《北京姑娘》
第8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
  点点头,不再言语。
  “冰箱里的啤酒,让我给扔了,厨房里我又放了些挂面,你胃不好,多吃些面食总归没错。那条鱼挺顽强的,原来还有四条的。你的那些衣服,都晾在阳台上,记得收一下,衬衫要自己想着熨烫。”
  “我我走了。”
  佟雪抱起那个整理箱,慢慢的走着。
  我怔怔的看着她,感受着灵魂从我身体中抽离。

  “你站住!”
  终于,在佟雪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喊了出来。
  她回过头,问道。
  没有言语,红着眼眶,我冲了过去,强迫着她放下那个箱子,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直视那双依然清澈的眸子:“你为什么会回来?”
  “告诉你了,我是来取东西的。”
  她在说谎!
  将她推在门边的墙上,不顾一切吻了上去
  佟雪挣扎了片刻,便不再动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我,双眼无神。
  “陈默,闹够了吗?”语气就像一汪死水。
  “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佟雪了。”
  “成熟些,别像个孩子。”
  佟雪猛地一甩,挣开束缚。

  佟雪走了,抱走了那个箱子,里面装着的,是我最后对她的一点念想。
  床下空荡荡的。
  心里也空荡荡的。
  失魂落魄地倒在沙发上,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很快,房间里便被烟雾所掩盖,一屋子尼古丁的味道这样,她独有的茉莉发香便不会存在了。
  她走的时候,我趴在窗前很久,直到见她上了一辆jeep之后,才回过神。
  烟盒见底,我也被‘咕咕’叫的肚子唤醒,还没脆弱到因为失去一个人而寻死觅活的地步,强迫着自己起床,厨房里有她给我带来的挂面,以及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几个鸡蛋,开了电磁炉,煮沸水,给自己下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打开冰箱,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才反应过来,佟雪把那些酒都给扔掉了。
  这个多事儿的女人。

  滴了几滴酱油,拌开,这就是我的晚餐。
  热腾腾的面,索然无味。
  北京的供暖效果很好,但不知怎的,房间就是很冷
  饭后,下意识的要点上一支烟,却发现烟盒已经空了,我该做些什么?
  现在刚刚九点,距离睡觉时间还很久,猛然间,无尽的空虚将我包围,亮着灯的房间在我眼前一片黑暗,孤单袭来,我就像大海上飘荡的一叶扁舟,在人生的航线上,找不到方向。

  原来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早日在北京的律师圈子里闯出名号,那样我就有足够的钱首付一套房子,自然而然的跟佟雪组建家庭。
  奇迹,往往需要人来缔造。
  只可惜,我与那条路渐行渐远。
  我被海水包围了,下一刻就会被淹没,这一切让人心慌
  就在这时,丢在床边的手机亮了起来,仿佛一道光,瞬间成了将我解救出空虚的希望,打开一看,也只是移动客服提醒我该交话费了,呵,大家都挺忙的,除了10086又有谁会想起我?
  用微信支付了话费,索性浏览起朋友圈。

  他们过的真幸福,工作顺利,跟爱人相处的也很好微商在竭力宣传自己的产品,白领在抱怨老总是如何剥削劳动力,保险推销员正乐此不疲的介绍着保险的实用性。
  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完成,有自己的趣事囧事来跟朋友分享,唯独我没有。
  上条朋友圈,还停留在去年秋天。
  “丫头,等我在北京给你一个家。”
  是她走的那天。
  原来,我已经有一年没有触碰过这个东西,曾经的炫耀,现在看起来就是无声的嘲笑,嘲笑我的天真愚蠢。
  点开朋友圈里的那个小相机,编辑了几次文字,都没能发出,有些东西只能自己来体会,说出来,反倒会变了味道。

  浏览一圈,知道‘朋友’过的还好,这就足够了。
  退出来,聊天界面显示我有三百个好友,我却找不出一个能跟我聊天的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孤独,只觉得自己跟他们已经渐行渐远
  想抽烟,又懒得下楼去买,倒在床上,又无法入眠,只能无所事事的摆弄着手机。
  看到那个小子,随手点开,发出段文字:“没事儿扔个漂流。”便退了出来,锁屏。
  过了片刻,微信提示音响起,应该是刚刚那个漂流得到了回应。

  “闲的捡个漂流。”
  看头像,应该是个姑娘,点开资料,地址显示的是北京东城。
  可我不太相信她是北京人,甚至,都不太信她是姑娘。
  但,那又怎样,我只是想找个人来聊天,打发无聊的时间。
  “确实挺闲。”我回道。
  “用你废话?”
  仅仅几秒,那边有了消息。
  看来,电话那头,跟我一样是个有些空虚的人。

  “姑娘,脾气太大可不好,容易早衰。”
  “用你丫管?”
  半晌没有音讯,这场突兀的对话,应该是结束了。
  就在我闭上眼数羊的时候,微信提示音又响了起来。
  “咋?没话了?”
  “我不想跟雌虎说话。”我道。
  “哦,那你还是回了。”
  “你大爷。”
  有些气结,心说今天真是糟糕透了,先是佟雪来了又走,再度把我抛弃,现在又是这个陌生,不知道性别的人。
  “你大爷!”
  那人学着我的样子,回复着。
  “能不能创新点儿?哥们?姐们?”
  “微信没有自动回复这个功能的吧。”

  “没完了?”
  看到最后那条消息之后,我告诉自己不要回复了,哪怕她|他跟我一样,都是寂寞空虚的人,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打发时间。
  “呵。”
  “上一个跟我呵的人,现在已经在第三医院躺着了。”
  “嚯,你丫口气不小啊。”
  “啧,这京腔儿挺足呗。”
  “姐妹儿可是正儿八经北京大妞儿。”那人回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些时候明明是不愿做的事情,偏偏还会做出来,大抵,这就是人的复杂,区别于低等动物的复杂。
  “你丫问的,你说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图没真相。”

  “咋?想看姐姐照片?”
  “我对小屁孩没兴趣。”想了想,我又接上一条:“早点睡吧,科学调查显示,熬夜的人,普遍没有生活。”
  应该不会回我了吧?
  想了想,嘴角一扬,阴郁的心,好了不少。
  竟是一条语音信息。
  京腔很足,声线略微有些清冷,好像在哪儿听到过。

  “滚床-单儿?”我道。
  “去你丫的。”她继续说着。愈发让我感觉熟悉,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我接触过这姑娘。
  “你声音很熟,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能加个好友吗?”
  “省省吧大叔,你撩妹儿这套,过时了。”
  “我说正经的呢!”
  “每个男人想睡一个女人之前,都说自己是正经的。”

  “早点睡吧,姑奶奶要就寝了。”
  “晚安。”
  只是,没有得到回应。
  点开她之前的那几条语音,脑海中猛然出现一个影子,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她,世界这么大,这点小概率的事情,未必会发生在我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