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经,我也是这里面的一员。

  现在不是。
  晚六点。
  整座城市都被霓虹装点着,五光十色,那样迷离,这时的北京,就像一个化了浓妆的大家闺秀,安静地看着很多不属于这里的人,挤在没有空隙的地铁,追赶着城际快车。
  天空的月牙儿,就是她的笑脸。
  她在嘲笑,嘲笑这么多傻-逼前赴后继的奔向她的身体。

  她很美。
  她也很冷。
  高贵决定了她有资格这样做。
  因为她叫北京。

  站在国贸地铁口,我开始驻足,思索着是回到那间冰冷的、没有生气的出租屋,还是赶往后海或工体,随便钻进一家酒吧,通过热烈的气氛,浓郁的酒精来让自己清醒。
  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家。
  快要交租了,这一年间,房东已经涨了三次房费,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要换个地儿睡觉。
  我开始懊恼。
  懊恼自己为什么花钱大手大脚,一年间,属于我的那十分之一,也只剩下一万五,加上这个月的工资,将将能应付接下来的三个月房租至于果腹的食物,煮方便面好了。

  嘴角有些苦涩,那个考虑了很久的问题,跃然出现脑海,我究竟要不要回到老家那座小城?
  凭借我这几年的经验,可以去一个不错的事务所,再或者,复习复习,考个当地的公务员也不是什么难事儿。这或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能够让目前的我,松上很大一口气。
  可我不甘。
  或者说是害怕更为贴切。
  父母还不知道我跟佟雪的事情,我是带她出来的,如今,只有我一人孤零零地回去,该怎么解释?毕竟,在他们的心里,佟雪就是他们的儿媳妇。
  这就是我留在这里苟活最大的原因。
  早晚有一天他们会知道,但不是现在。
  地铁里的味道,是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味道之一,现在是冬天还好一些,等到夏天呵。
  这个时间坐地铁,根本不用去扶扶手,转周都是人,彼此之间充当着靠垫,没谁会埋怨谁,大家都深知快节奏生活下的不易,这几分包容,大抵是我在这座城市里,感到最温馨的一面。
  家,地铁,单位;单位,地铁,家。
  日复一日,每天都重复一件事情,漂泊在这里的人,绝对是中国人中承受力最高的一搓,庆幸我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也不幸,我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终于,当播报到六里桥的时候,顺着大批行人,出了地铁,站稳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整理被挤到褶皱的大衣,随之深吸一口气,感受透着清冷的新鲜与污浊。
  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手脚,出了地铁站,只需要步行十五分钟就能到家,这也是当初选择这间房子的原因,不然,我们那时又怎会狠心支付一个月六千的租金?
  我记得选房子的时候,佟雪犹豫了很久,她算过一笔账:每天五点半起床,洗漱化妆耗时四十分钟,然后来不及在家吃早餐就要赶出门,挤上城际快车,如果挤不上就要选择打的,出租车的起步价是13,这期间还要奢望早高峰的五环不要堵车紧跟着是地铁,在人山人海中杀出一条血路,耗时四五十分钟,赶在八点五十之前到公司。
  迟到,一天就是白玩儿。
  最后我们无奈了,现实让我们知道,有些钱能省,有些钱,真的省不了。找到一家房产中介选择了现在这间房子,咬咬牙,透了加上一部分工资,支付房费,三环,比五环近了太多,就像是两座城市,对我们来说,也是两个世界。
  晃晃头,将那些片段赶出脑海,猛地,想起今早出门的时候,承诺过要给那条热带鱼带些饵料,寻摸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宠物店,买好鱼食,结账的时候发现,竟然要八十块
  在一阵肉疼中,将钱付好,赶忙逃离这里。
  我想养个动物,来填补寂寞,哪怕它不能与我共枕,可现实却是,现在的我,还不如狗。
  房子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老公房,年龄跟我对等,步梯楼,我租住的那间,在六楼。当我爬到地儿的时候,已经累到不能自已。

  就着楼道里橘黄色的感应灯,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灯,亮着。
  白炽灯光那样刺眼。
  清楚的记得,我走的时候,是关灯了的,现在它却开着。
  进了贼?

  不可能,北京的治安很好,再者说,就算是贼,也不能这样胆大包天吧?
  那会是谁?
  房子的钥匙只有三个人有,我,房东李姐,还有佟雪。
  难道是李姐过来收租了?

  不,不对,我们之前一直用微信和支付宝联系的
  佟雪。
  也只有她了。
  房间换了个样子,原本被我扔的凌乱不堪的沙发,如今被重新铺了一遍,地上散落的酒,有序地摆在垃圾篓边上,烟灰缸被倾倒的很干净,鱼缸里的那条热带鱼,也正欢快地吃着久违的大餐
  她回心转意了?
  这个感觉很怪,就像在沙漠中走了很久的探险者,突然寻到一汪甘泉!

  惶恐,欣喜,疑惑这些情绪统统出现在了我心里。
  卫生间传来水声,顺着半敞开的门,我见到了那道每夜都会出现在梦中的身影。
  她,好像瘦了一些,原本波浪似的披肩长发,如今成了沙宣短发,染成了酒红色,她正在洗衣服,洗我随意丢在地上的衣服。
  一切是这样虚幻,一切又是这样真实。
  好像,一年多以前的那件事儿只是我的臆想而已,我们还一起生活着,充实而快乐的生活着。
  情难自控。

  我冲了过去,然后紧紧的抱住佟雪瘦弱的身体。
  她有些颤抖,没有挣脱。
  “回来了?”
  “恩,刚下班。”
  嗅着她的发线,茉莉清香,那样熟悉,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多希望能成永恒。
  “抱够了吗?”过了半晌,佟雪站直,“抱够了就撒开。”
  语气平淡,有些冷。
  我忘了,忘了她已经不属于我。
  松开双手,无所适从的站着,手不知该放哪里,“你你怎么回来了。”
  “走的时候有些东西忘记拿了。”
  “那些文件对我挺重要的,今年业绩考核会用到。”
  佟雪回过身,看过我的样子后,皱了皱眉:“陈默,你怎么跟鬼一样。”
  人,没了灵魂,跟鬼有区别吗?
  干笑一声:“昨天没休息好。”
  “我那些东西呢?”
  从不切实际的梦中走出,在床底下拿出一个整理箱,她走之后,属于她的东西就被我放在了这里,希望她有天会回来取走,这样我就又可以见到她。也不希望她会回来,至少我还能留个念想。
  可,今天她还是回来了。

  “你的所有东西都在这儿。”推到她面前,“你看看还少些什么。”
  想过无数次重逢之后的可能:或许会激动到不能自控,或许会大声质问,也或许会苦苦哀求。唯独,没有想过自己会很平静。
  偏偏,经过短暂的欣喜之后,现在的我就很平静。
  这是否就意味着,我可以很淡然的面对她?
  佟雪蹲了下来,扫了几眼:“也就是这些东西,都有数儿的,谢谢你还留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