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呢?”

  “兄弟,酒吧这么多双眼睛可都看见了,再不济,这里还有,证据可都是齐活儿的,你向她扔钱,是羞辱她的人格。你的确被打了没错,但你要八千块私了,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讹诈,也能够上了吧?现在你又要把这姑娘架走,绑架?还是猥亵?”
  “呵呵。”
  冷笑一声,不再言语。
  我想,男人现在应该可以醒酒了,不然他的额头上又怎么能布上一层汗液?

  过了半晌,男人叹了口气:“说真的,我不是特别了解法律,但不得不承认一点,你丫说的有点道理。”
  “事实如此。”
  “放了她,然后她给你医药费,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我对他劝慰道。
  男人没有说话,看看那两个朋友,又看了看周遭,挣扎了大概一支烟的时间后,终于做出决定,“成,就按你说的办。”
  转头,对他朋友使了个眼色:“碰到硬茬了,放了她。”跟着,他又对姑娘说道:“丫头,赔我两千,这事儿就了了,没意见吧?”
  姑娘点头。
  从那俩男人的辖制中挣脱出来,姑娘掏出手机:“你支付宝多少,我转给你。”
  跟着,男人报了自己的账号,姑娘也没废话转过钱去,风波收场。
  “哥们,我再也不想在摆渡看见你了。”

  “我想我也不会来这儿了。”
  相视一笑,男人摆摆手,带着自己的朋友离开。
  直到男人跟他两个朋友的身影消失在摆渡门口,我才长出一口气暗中攥着的拳头轻轻松开,手心里早已被汗水浸透
  不紧张是假的,我刚才的那些言论,如果男人真要深究的话,是绝对站不住脚的,估计男人也是看这里人很多,不好做那些事情罢了,毕竟,真把姑娘带走,那他真的就会触犯法律,世界上永远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永远没有来临不到的正义。
  但,不论如何,姑娘幸免于难,而且在表面上,是我救的她。
  摆上一个自认为很阳光的笑脸,看向姑娘,可见到的,只是她的背影
  她就这样走了?
  不跟我这个救命恩人说些感谢的话就离开?
  哪怕在我心里已经不想跟她发生些故事,还是有点失落的,不管怎么讲,她都应该告诉我她的名字,以及留下一个联系方式。
  越是这么想,就越觉得不甘。
  咬了咬牙,追了上去。
  她走的不快,以至于她刚出门口的时候,我就追上了她。
  我叫住了她。

  姑娘回头,双手插着兜,“是你啊,有事儿吗?”
  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心说这算什么态度,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我的话,你这丫头不定会遭遇什么无法想象的事情呢。
  “不说话?”姑娘摇了摇头:“那就是没事喽?”
  “喂你这样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
  “我可是你救命恩人。”
  “哦。”
  “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然后作为回报请我吃点宵夜?”
  “宵夜过后,去如家还是你家?”姑娘笑问道。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你敢说你不想睡我?”
  见过直白的人,但,这么直白的,还是第一次见。
  “没事儿了吧?”
  “嗯。”轻轻点头。
  “那我走了。”
  姑娘转身,丝毫不拖泥带水。

  她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前,她回头,嫣然一笑,“我叫林佳一。”
  “啊我叫”
  反应过来的我,刚要告诉她名字,才发现林佳一已经乘车离开,留下我一人在初冬的夜里凌乱。
  又是一个宿醉之后的清晨,不待闹铃响起,我便准时从床上爬了起来,生物钟这个东西,就是如此招人厌憎。

  更何况,工作容不得我迟到。
  即便我住的地方离国贸很近,也要花费近一个小时,挤过人潮汹涌的地铁,才能赶到事务所
  嗓子发干,这是长时间吸烟、饮酒之后产生的后遗症,倒上一杯清水,站在阳台向远处眺望。
  佟雪走后,我习惯了这么做,看着算不上蔚蓝的天空,然后默默向着南方,问问她心情怎么样,那个男人对她好不好,以及没了我的日子里,有没有想过曾经的那些美好,是否还记得当初彼此许下的那些承诺。
  我得不到答案。

  她根本就不会听见,甚至,在她的记忆中,已经没了我的影子。
  眼角泛酸,不知是没有休息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点上一支烟,淡淡的烟雾,被透进窗子的阳光晃的有些刺眼,鱼缸里的那条热带鱼依然坚强的活着,它是除我之外,这间屋子里唯一的一个活物了。
  “嘿,兄弟,多活一些时间,晚上回来给你带饵食。”
  敲了敲鱼缸,惊的它慌张四窜。
  笑了笑,将燃了一半的香烟捻灭,随手丢在烟灰缸里。
  七点三十五分。
  洗漱,将已经冒出头的胡茬刮掉,穿上正装,然后套上那件她前年送给我的毛呢大衣,镜子里的我有些病态,皮肤不是正常的白,黑着眼圈,丝毫不像一个二十七岁的青年。
  强迫自己牵起嘴角,真他妈丑。
  抓了一个说的过去的发型,匆匆出门。
  不论谁离开了自己的世界,只要还活着,就需要继续下去。
  为了生活而活,现在的我就是这个样子。
  没有方向,除了呼吸能够证明我活着,整个人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在小区门口的手推车上,买了份儿煎饼果子,加上一杯热豆浆,快步走在街上,大部分人跟我很像,都行色匆匆的,低着头。
  佟雪说的对。
  我们这些外来人,就像是被北京豢养起来的蚂蚁,每天都重复着一件事情。
  六里桥地铁站里,我找了个不影响行人的角落,处理好那份廉价却美味的早餐
  坐上内环,在公主坟换乘好1号线,经过12站,到了国贸,不多不少,五十分钟,来来往往,上来很多人,也下去很多人,密密麻麻的。

  姑娘忙着腾出手补妆,年轻点的男人,耳朵里塞着耳机,安静地听歌,年长一些的,则会靠在门边、栏杆,眯着眼。
  他们不一样,他们也一样。
  我麻木了。
  这样的一幕幕每天都在眼前重复着,厌倦着,又不得不接受着。

  八点五十分。
  我准时出现在事务所门口,打卡,挂着和煦的笑,走了进去。
  最近手头没什么案子,也就比较清闲,律师就这样,忙的时候忘记了白天黑夜,也要为了委托人的官司做准备,闲的时候每天喝着咖啡,无所事事地摆弄着手机。
  正浏览新闻的时候,孟阳走了过来,神经兮兮的对我说道:“嘛呢?”
  闻声抬头,笑道:“没有案子,你说我能干什么?”

  “走啊,抽支烟?”
  点点头,跟着他来到吸烟室。
  “默儿,佟雪出国的这段时间,你就没打算过找个姑娘慰藉寂寞吗?”孟阳递给我一支烟,问道。
  听到他提起佟雪,猛地一怔,不自然的笑了笑,尽量不让手抖,接过香烟点燃
  他是不知道佟雪跟我已经分手了的事情的,我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