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问我啊。”
  姑娘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笑的前仰后合,过了半晌,才伸手指着已经站了起来,那个被她开了脑袋的男人,“你们问他,问问他想怎么解决。”
  一般,这种事情大多有两种解决方式,一种是报警经过民警协调;另一种则简单一些,双方协商赔偿点医药费。
  男人沉默。
  恶狠狠地盯着姑娘片刻,吐出两个字:“赔钱。”
  “多少?”
  “八千。”

  “嚯”
  人群中爆发一阵议论,俨然,都在认为这个男人有些过分,挑起事端的是他,如今反咬一口的又是他,人性的卑劣,在此刻,淋漓尽致。
  “我没那么多。”姑娘皱着眉,“更何况,你这点小伤去医院两千块就能解决。”
  “那是没有心灵创伤的情况下。”
  男人猥琐一笑:“我弱小的心灵受到了创伤。”
  无赖。
  没有比这两个字更为贴切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个男人了。
  “人渣。”
  姑娘笑骂了一句,推开挡在面前的两人,“你们报警吧,姑奶奶不跟你们丫玩了。”
  “哎,别走啊。”
  男人拽住姑娘的肩膀,“没钱也好说。”

  “可以肉偿。”
  “陪我们哥仨玩一次,抵账,怎么样?”
  “”
  姑娘无言。

  很多人都无语。
  见过奇葩,但这种奇葩,还是第一次见到。
  以往影视剧里的情节,此时在眼前上演,看来艺术有的时候真来自于生活。
  “滚。”
  姑娘用一个字,证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可由不得你了。”
  言罢,男人用眼色示意自己两个朋友,呈三角形将姑娘围在中间。
  “硬来?”姑娘歪着头,问道。
  “不然呢?”
  男人笑着摸了摸下巴,眼神在姑娘身上游荡。

  “去你大爷的。”
  姑娘仿佛一只炸了毛的猫,丝毫没犹豫就给了男人一巴掌。
  “啪。”
  声音很响,哪怕酒吧里的dj音乐也没能阻拦住这道声音。
  清晰可闻。

  男人愣住了。
  但也仅仅是片刻而已。
  “你他妈活腻味了吧。”男人拽住姑娘的胳膊,示意两个朋友一起架上她,当着所有人的面,要离开酒吧。姑娘毕竟只是个姑娘,哪怕她挣扎的很激烈,依旧没能挣脱。
  人群中有几个青年想上前拦阻,但大多被身边朋友给拦下。出来玩儿的,没人是傻子,男人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就把姑娘架走,一定是有自己的依仗。
  更何况,这座城市叫北京,呵呵。
  姑娘挣脱无望,安静了下来,祈求似的看着人群,她没有叫嚷,没有求助,只是看着,看着我们所处在的这个冷漠群体。
  总有人会问,究竟是这个社会冷漠了,还是构成这个社会的人冷漠了,我没有答案,何况,现在也不是思索答案的时候。
  平时遇见这种事情,我的选择大多会跟保持沉默的人们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个准则是我毕业后奉行了很久的一个。
  可今天例外。
  不知道是因为我想跟她发生点什么,还是其他的原因。

  “等等。”
  在一阵愕然中,我走了出来,制止住那三个男人。
  姑娘看了我一眼,不知是不是错觉,我发现她秋水似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亮色。
  “呦呵,还真他妈有人要管闲事儿啊。”
  男人笑道:“你丫谁啊,也不去扫听扫听哥们是什么人?”
  “哥们,不管你是什么人,你这样都是不对的。”
  放下酒杯,异常正经的说道。
  “哈?”
  男人愣了愣,片刻便开始哈哈大笑,他的朋友也跟着笑,甚至台子周围看戏的人,也有几个笑出了声。
  “你丫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反应过来的我,也笑了笑,刚刚说的那句话的确挺中二的。
  不过,那又能怎样?
  既然想做次好人,就要做个好人的觉悟。
  理想化的剧本,是我上前三个耳光,或是几次挥拳,将那三个男人打倒,然后搂着姑娘扬长而去,甚至姑娘会感恩戴德,以身相许。

  只可惜,这是现实,不是影视剧桥段。
  上大学之后,我就再也没跟人打过架,何况进社会步入职场呢?
  有些时候拳头确实可以简单粗暴的解决问题,包括现在的这个局面也是,但,它不适用于我。
  我有自己的方式。
  比方说讲道理。
  不是简简单单,幼稚园儿童都明白的道理。

  很多人都征住了,甚至有几个看客在窃窃私语取笑着我,更有甚者,还能听到有人问我是哪里来的
  本来,这件事情对很多人来说是人性的拷问,弱势群体遭到困难是否应该挺身而出。然而,在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用一种谁都没有想到的方式站了出来。
  “我要讲道理。”
  正经的语气,有板有眼的样子,跟眼前发生的一切是那样格格不入,与看热闹人群的想法相背离。
  “搞笑呢兄弟?”
  男人停下,让他的两个朋友看住姑娘,走了过来,拍着我的脸,说道:“你他妈是没毕业,还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放尊重一些。”
  嘴角轻挑:“就凭你刚才的态度,我就可以告你人格侮辱。”

  男人夸张的将耳朵凑到我面前,“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没有理会,掏出一支烟,给自己点燃,吧嗒吸了一口,轻轻吐出一个不规则的烟圈,慢条斯理道:“我在说,你刚刚的动作,我可以告你侮辱人格,甚至对我精神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创伤。”
  “哈哈哈我能信吗?”
  “为什么不?”

  笑了笑,弹弹烟灰,“忘了告诉你,我是一律师,有多年从业经验的那种。”
  “在我手里经过不少案子,说穿了,颠倒黑白的事儿,我不是没干过。”
  自从那件案子之后,我一直鄙视自己的行为,甚至开始质疑自己的职业,它跟我每天出来买醉一样,都会让我觉得恶心,但,这一次,我觉得这个职业是那样有用。
  有什么比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身,助人为乐更加有效?

  至少现在我想不出来。
  男人皱着眉,片刻,笑道:“是吗?你可以试试。”
  “巧了,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狠狠地吸尽了余下的烟,丢在烟灰缸中捻灭,“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那样,哥们,大庭广众的,哪怕你混的再怎么牛逼,你也不敢杀人吧?”
  “灭不了口,我就能告你。我们国家是法制社会,你懂吧?”
  虽然我在笑,但他能看出我的威胁。
  不再嘲弄,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事儿你丫是死了心想管了是吧?”
  “嗯,说真的,我看上这果儿了,不然也不会插手。”
  眼见我如此坦诚,男人笑了,“简单啊,赔钱。”
  说着,男人指着自己的脑袋,蛮横道。
  “我想你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缘由。”
  “怎么?我被她开了脑袋,还要我去反思?”
  “难道不是吗?”耸耸肩,对他道:“你在被打之前,自己做过什么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