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乎所有后海的酒吧都留下过我烂醉如泥的影子。
  又是一个出来觅食的午夜。

  摆渡酒吧。
  “来一杯格兰菲迪,不加冰。”打了个响指,对着还在调酒的小白说道。
  小白也是个北漂,来了三年,一直在摆渡调酒。
  “哎,不知道今夜哪个姑娘又会遭殃。”小白暧昧的看了我一眼,递过酒,感慨着。
  “去你丫的,哥这叫为了人类百年大计做贡献。”
  喝了口酒,瞬间味蕾被独有的奶油跟酒精味儿所占据,点上一支烟,朦胧的烟雾,酒吧里让人热血沸腾的音乐,扭动着腰身的姑娘们,加上一杯可以让人短暂忘却痛苦的威士忌,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
  其实我想过逃离,逃离这座很多人都想奔来的城市。

  可,我的工作在这,我的青春在这,更为主要的是,佟雪也在这儿,哪怕跟她呼吸同一片天空之下的雾霾,都是一种陪伴,不是吗?
  我不信,不信她会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
  但她给我的答案是这个,并且她已经走了一年。
  我是个律师,作为一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我也只会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

  她的离开,也已成为既定事实
  事实就要被人接受,俨然,现在我还做不到这点。
  “真的陈哥,我就佩服你这点。”小白砸吧砸吧嘴,笑道。
  “佩服什么?”
  “约个pa都能上升到人类大计的高度,我认识的人里面,你是独一份!”

  “哈”
  摇头笑了笑,没有反驳。
  这种事情也没必要反驳,本就是一只出来觅食的禽兽,又为什么要为自己辩解?
  眼神,在舞池四周扫视着,寻觅一个看得过去的猎物,然后一起喝两杯,吃点宵夜,最后做着人类最原始的事情,这他妈让我感到恶心,却也让我乐此不疲
  “姐是老中医,专治吹牛逼皮,头疼脑热血压低,跟我没关系”
  “你要吹牛皮,不如打飞机,又省钱来又过瘾,还没有压力”
  “吃点没关系,喝点没关系,吹牛皮地那些人,都没有实力”
  “有人吹牛皮,就找老中医,一顿五毒拍皮掌,脑袋打放屁”

  有些诧异的看了小白一眼,“嘿,这歌儿唱的不错啊,有点意思。”
  小白擦拭着酒杯,闻言,笑了笑,道:“这可是一坚果儿,好像还是电影学院一花儿呢。”
  “哦?”
  疑惑中,顺着歌声望去,小白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一坚果儿,一头利落的短发,朋克系衣着,野性的像一只猫,歌声中带着点沙哑,很有味道。

  指间夹着一支女士香烟,左手还拎着一小啤酒,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叛逆且有故事的姑娘。
  站在‘猎人’的角度来看,很想跟她发生点什么。
  见我盯着姑娘无言,小白开口问道:“怎么?相中了?”
  “不可以吗?”回头反问。
  “看上这果儿的人很多,但,大部分都被这雌虎开了脑袋”小白幽幽道。

  “怎么?”
  “眼睛见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小白摇了摇头,开始为别的顾客调酒。
  讨了个无趣,揣着一探究竟的心思,从座位上离开,端着酒杯,走到离台子很近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近距离欣赏,或者说观望更为贴切。
  男人跟女人的故事,大概都是从感兴趣开始。
  我现在的兴趣,就是跟这个唱着《老中医》的姑娘,一起迎接明天的太阳
  果儿熄灭了烟,响指打着节拍,洒脱的继续唱着,直到收尾。
  咳了声,清清嗓子,她道:“感谢各位能来摆渡捧场,希望今晚大家能玩的开心。”
  言罢,放下话筒,准备下台。
  “姑娘,唱的这么好,再唱一首吧?”
  来酒吧,大多是听歌买醉,还有一少部分是像我一样,想要寻觅猎物的人。说穿了,不就是出来玩儿,寻开心的嘛?
  这个短发姑娘唱的好,受欢迎很正常,有人要求她再来一首,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
  姑娘闻言顿了顿,喝了一口酒,好笑着歪头,“大哥,您一定是第一次来,我每天只唱一首歌的。”
  男人许是多喝了几杯酒,加上周围戏谑的眼光,让他有些不自在。

  酒劲上头,男人叫嚷着:“不就是一卖唱的嘛,让你丫唱就唱,哪来那么多废话。”
  说着,抽出几张钞票,三五百的样子,扔到台上:“唱,唱了这钱就是你的。”
  这年头,土鳖真多。
  喝干了酒,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直觉告诉我,姑娘不会收这个钱。
  但,现实往往会让人失望。
  姑娘笑了,很灿烂。
  蹲下,将钞票捡了起来,在手里点了点,“嚯,五百,不少啊。”
  嘴角牵着一抹微笑,酒吧的灯光打在她脸上,显得有些妖冶。
  “滚!”
  将钱扔在男人的脸上。
  一个字,霸气!
  小白说的对,这坚果儿,不是一般人。
  男人顿了顿,表情错愕,震惊、恼怒。
  “你他妈再说一遍?”
  “信不信老子找人轮了你?”
  “你不没事也想玩把三批吗?”
  男人上台,拽住姑娘的胳膊,就要往下走。
  自古,吃瓜群众都不会觉得事儿大,何况,在酒精和dj音乐的中和下?

  欢呼声,口哨声,以及微不可查的阻拦声。
  乱了。
  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站了起来。
  只是,还不待我上前,陡然反转。
  姑娘举起手里的酒,‘嘭’的一声,就拍在了男人头上。
  “你妈没教过你要尊敬你姥姥我吗?”
  挣脱男人的手,姑娘跳下了台子。
  姑娘开了男人的脑袋。

  猛然间,我想起不久前小白跟我说过的话,有不少人看上了这坚果儿,最后都被她开了脑袋。
  不仅我看愣了,很多人都愣住了。
  丝毫没想到这瘦弱的姑娘,会有如此大的脾气。
  穿着野性没错,说话风格有些粗犷也没错,可无论怎么看,她都是个姑娘。姑娘,往往都是柔弱的代名词就是这样一个姑娘,开了一个男人的脑袋。
  “啊!”
  男人有些痛苦的叫了一声,双手捂着头,蹲在地上。从手中渗出的鲜血,很轻易就能看出姑娘用的力气不小。她没有理会周遭人的议论,有些不屑的瞥了男人一眼:“别以为喝点马尿就有资本为所欲为。”

  “啧。”
  砸吧砸吧嘴,陷入惊愕当中。
  此时,我心里已经不奢望跟她发生点什么了,不是我的菜这是其一,最主要的,我不想跟蹲在地上的这个男人一样。
  姑娘要走。

  可在她面前有两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应该是那个男人的朋友。
  “怎么,打完人就想走?”其中一人说道。
  “呵,他不嘴贱,姑奶奶会打他?”

  “呦呵,小丫头脾气还不小。”那人笑了笑:“人就想让你再唱一首歌而已,你就开了人脑袋,咋?四九城里没人能治得住你了,是吧?”
  眼睛眯成一道细缝,看着面前那人,她道:“听这话音儿的意思,你们丫是想治治我喽?”
  男人摸着下巴,阴测测道:“我不想治你,没那义务。但,眼见着自己朋友让人打了,不站出来多少有些不仗义,我就想问问你,这事儿,你想怎么解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