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真的有些累了,毕业三年,如果在老家的那座小城,现在的我大概会供着一套七八十平米的房子,一辆算不上好,但也不会很差的代步车,还有她,我的爱人,佟雪。
  可,现实往往会跟人开上一个又一个玩笑,两个一般家庭的年轻人,想要拥有那些东西,无疑会给家里增加很多负担,哪怕是一座三线城市也不例外。所以,大学毕业后我们便一竿子扎进北京,这座足以将我们淹没的城市之中。
  佟雪曾说过,她厌恶小城里的生活,厌倦每一条街道,厌恶一成不变,我们上学的时候是那样,到了我们毕业,还是那个样子。
  初到北京,我跟她挤在一间十平米的单间相依取暖,到现在租住在西三环的一间五十平左右的单室里,这在很多初到这座城市的年轻人眼中,是种奢望。但我这种老北漂知道,在北京没有一间房子,永远都不会真正融入到这座城市,今天,距离这个目标进了一步。
  两个人,三年,从实习生到如今,一共攒下了二十万。

  加上今天的这十万块钱,我们凑够了首付的十分之一!
  杯水车薪也好,画饼充饥也罢,这至少是一种盼头
  车子停到目的地,付好车钱,跟司机师傅道了声谢,摇晃着打开车门下车。
  深吸口气,尽可能让自己精神一些,然后到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中买了口香糖,扔进嘴里几粒狠劲地嚼着,轻轻吐出口气,直到嘴里没什么酒味儿之后,才缓缓爬上楼梯
  “咚咚咚”
  敲了几下门,喊道:“媳妇儿,我回来了,开门啊。”
  想象着她得知我赚到这么多钱之后的欣喜,嘴角自然而然的就会向上扬。
  随之加大了敲门的力度,肉麻道:“宝宝,我回来了,怎么还不给我开门呢?”
  我是带了钥匙的,可我更想第一时间给她一个拥抱。
  终于,佟雪打开了门,脸色倦怠。

  “怎么了?快让我抱抱。”说着,我贴了上去,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
  体会着她身体的柔软,是我最大的慰藉,在这座城市里坚持,看遍人性的丑陋,尝遍人间辛酸,不就是为了我们以后能有一个家吗?
  “快洗洗睡觉吧。”佟雪推了我一下,抽了抽鼻子,说道:“以后少喝些酒,你胃不好。”
  “嘿嘿,知道了,主要是今天开心,你可不要生气。”
  ‘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小跑着去了卫生间,冲了个澡,还没等擦干身体,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出来。
  佟雪穿着一件米色睡裙,躺在床上,眼睛凝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趴在她身边,拄着头,注视她柔美的侧脸,轻声发问:“怎么了?”
  “没什么。”
  语气平淡的就像一汪湖水。
  爱了七年,又怎能感受不到她的情绪?

  联想到我酒后归家,轻易得出答案。
  跟佟雪在一起的这些年,一直没怎么争吵过,每次见她不开心,都会竭尽所能的哄她高兴,因为我知道像我这样平凡的男人,能找到她当女朋友,是前世积了很大的福报。
  凭心而论,目前的我也只能保证这点。
  “我以后绝对,绝对不喝酒了。”
  举起手,神色异常正经的做出保证。
  不待她做出反应,坏笑着吻起她的脸颊

  很快,房间里充满了一股春天的味道
  事后。
  我点上一支烟,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发梢。
  “亲爱的,我今天赚了十万块钱,相信我,再有一个五年,我们就能在北京有一个家了,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我们的家。”

  五年?
  按照现状来看,一定是不够的,可动了情的男人,往往看不清现实。
  “好。”
  佟雪轻轻点头,眼中透着犹豫,好像有什么话想说。
  “你今天真的很不正常。”我关切问道:“是不是在公司受到了什么委屈?”
  “没有。”
  佟雪扭过头,没了言语,应该是要睡觉。
  过了半晌,她回过身子,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低语:

  “陈默,爱我。”
  这是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亦是最有效的hun药
  毫不犹疑的掐掉香烟,梅开二度。
  原本有些保守的她,此时格外开放,一次次高呼我的名字,我也一次次的回应
  直到分开,我才发现刚刚竟忘记了安全措施,不过想着今天是安全期,也就没太在意,轻轻的将佟雪搂在怀中,闭上了眼睛。

  “陈默,我们分开吧。”
  “嗯?”
  本来有些迷糊的我瞬间清醒:“你说什么?”
  直直的盯着佟雪,满脸错愕。
  “我说,我们分手吧。”佟雪坐了起来,随手穿上脱在床边的内衣,淡然道。

  仿佛在说一件与她毫不相干的小事。
  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强迫着嘴角上扬:“亲爱的,别拿这种事开玩笑好吗?”
  “我没有。”
  佟雪的语气终于起了波澜,她咬了咬牙:“是我对不起你。”
  想不通她为什么会说这样一番话。物质?如果她是个物质的女人,为什么不在刚到北京那会儿就离我而去?又何必要跟我坚持这么久?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做出这种决定?
  我看不透,更猜不出。
  “我出轨了。”
  佟雪笑了笑,却很像在哭。
  “他答应我在三环买套房子,挂在我名上。”
  “陈默,这么多年我真的累了,我们就像是被北京豢养起来的蚂蚁,每天朝九晚五,像架机器,女人的青春只有几年,我不希望等我三十几岁的时候,才能在这座城市有个家。”
  心,乱了。
  我是了解她的。
  她这一定是在骗我!

  有些激动的坐了起来,红着眼眶:“能不能换个理由?佟雪,这么多年我了解你胜过了解我自己,你绝不是那种肤浅的女人。如果你要房子的话,五年,只需要五年,到时候我再跟家里拿一些,我们就能凑够首付,到时候我们就会在北京有个家了!”
  “然后就一辈子都还房贷么?”
  佟雪冷冷的道。
  我怔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不住的在心中问着自己,这还是那个我爱了七年的女人么?
  “我走了,你”佟雪穿好了衣服,走到门口处,终于回头:“如果可以,早点回家,然后找个好姑娘就娶了吧,北京真的不适合你,忘了我。”
  我这是让人踹了么?
  而且还是让男人无法接受的那种?
  猛的,我想到了那个女人说的话,她说,像我这种为了钱可以出卖良心的人,早晚会遭报应。
  连他妈一天都不到,报应就来了!?
  爱情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会让人如此痛苦?
  哪怕过了一年,我依旧没能忘记佟雪,那个秋天她带走了太多东西,爱情、信仰,还有我们好不容易攒够的十分之一。
  这一年里,我学会了泡吧,学会了跟陌生女人一起起床,每日都用烟酒来慰藉本就脆弱的神经白天,我是自以为是,维护着委托人利益的律师,午夜,我是衣冠楚楚,出来觅食的猎人。
  这就是佟雪所留给我的东西。
  不想承认自己堕落,但偏偏事实如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