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9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普通牧民的婚礼,然而拓跋冽作为可汗,他的婚礼则会更加隆重。再加上摩藏大汗王刻意邀请其余两部落观礼,他们为显示赫赫王权,更要弄得声势浩大,万众瞩目了。
  拓跋冽和仆兰诺,一早就换上了红色的项羌传统礼服。上面绣着青云的标志,九朵祥云飘舞的图案,显得拓跋冽更加英俊。而仆兰诺脱下黑裙,取下面纱,穿上红色礼服后,也更加妩媚多姿,仿若天仙下凡。
  女奴们伺候这两位新人收拾妥当后,相携一起出金宫,登上了华丽的敞篷马车。那马车是由四匹汗血宝马拉着,车内宽敞,地上都铺上了柔软的羊毛地毯。婚礼的议程是摩藏大汗王订下来的,新郎新娘先坐着马车环游丹阳城,接受项羌百姓们的祝福。环行一圈后,再回到金宫大门前,举行婚礼。
  拓跋冽面无表情的坐在马车上,他毫不容易终于从金宫中出来了,却没有一丝欣喜。他旁边的仆兰诺,也仪态万千的端坐着,偶尔向围观的牧民挥手致意,得体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秦络也和桑丹老头一起去凑热闹了。虽然他是个犯了罪的奴隶,按礼说不应该离开跑马场的。但可汗大婚这日,普天同庆,摩藏大汗王也放那些奴隶休息一天,让奴隶们也可以远远的看一眼可汗和仆兰可敦。
  “太远了,看不清啊。”桑丹老头一直使劲往里挤,嘴里不住的抱怨道,“光看到两个影子,正面看不到,到底是不是美女啊。”
  “桑丹大叔,别挤太前面。”秦络在后边跟着他,在人群中呼唤着。他看到车架两旁都是层层士兵守护,不仅是充当仪仗,更是防止牧民拥挤,出了什么乱子。秦络无奈的看着桑丹大叔又向前挪了几步,真怕他光顾着看美女,直接往护卫刀尖上撞。
  “桑丹大叔……”秦络正想挤过去拉他回来,结果突然有人拉住了他的手。秦络大惊,转头一看,原来是混在人群中的铁匠孙。
  “别管他了,跟我走。”铁匠孙拉着秦络,避开人群,向相反的方向走过去。
  四匹骏马缓慢的踏着步子,平稳的拉着豪华马车,走了这么久,才绕行丹阳城一半。仆兰诺看着身边的拓跋冽身体僵硬的坐着,故而关心的问道:“可汗是不是累了。”
  “不累。”拓跋冽生硬的吐出两个字,他根本不想和仆兰诺多说一句话。
  “可汗不必着急,再有一半的路程,我们就可以回金宫歇息了。”仆兰诺没有生气或害怕,依旧温声细语的说道。
  拓跋冽冷冰冰的态度,并没有吓退仆兰诺。此刻,摩藏可敦的话回荡在她的脑海中。
  在大婚之前,摩藏可敦曾说道,“阿冽和拓跋昊、拓跋冿不同,他还小,还不懂男女之情。你的欲擒故纵,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你只有把他当作是自己的弟弟,像大姐姐那样照顾他,关爱他,他才会信任你,对你毫无保留。”
  仆兰诺对于前两任丈夫,都是采用冷冰冰的态度,对他们不冷不热的。可他们都被仆兰诺的美色所迷惑,不顾一切的去爱她。她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可拓跋冽不同,他最初是不愿意娶仆兰诺的。仆兰诺对他,也只能换种方法获取信任和情报了。
  或许摩藏可敦的这个方法对她的儿子会管用,只可惜在此之前,秦络已经看穿了仆兰诺间者的身份,无论仆兰诺将来做的多好,拓跋冽永远也不会信任这个女人了。
  绕城一周后,拓跋冽和仆兰诺重新回到了起点。摩藏可敦和摩藏大汗王在金宫门口,等待着他们。见儿子终于成亲了,摩藏可敦留下了半真半假的眼泪。
  金宫外边宽敞的草原上,早已搭起高台。围着高台旁边,摆放了一圈桌椅,供三大部落的大汗王和亲贵们待会儿观礼。拓跋冽步下马车,牵着仆兰诺登上了高台。他在抬上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大舅,以及围坐在四周的人群。
  有多日不见的伴当,有自己的兄弟拓跋凌,还有一些拓跋氏长辈们,比如大国师拓跋晟。再然后,就是白沙部和赤水部的大汗王了。然而令拓跋冽意想不到的是,叶勒依居然也在场。
  他的手微微一抖,差一点就要扔下仆兰诺,奔向叶勒依了。可是仆兰诺对此早有防范,一直紧紧拉着拓跋冽,并时刻密切关注着他的动静。仆兰诺也抬头看向叶勒依那边,心道这就是拓跋冽念念不忘的女子吗?
  她细细打量着叶勒依,见她还是个小女孩,没有长开,穿着红色的骑马服,大大咧咧的样子。仆兰诺想不明白,这个只能算是姿色尚可的女子,哪一点吸引拓跋冽了。
  的确,和仆兰诺相比,叶勒依的长相确实不及她万一。仆兰诺的妖艳,如同天上的太阳,光芒四射,令台下的人都如痴如狂了。而叶勒依从不在意穿着打扮,每天像个野小子一样上山打猎、射箭、骑马,但却有一种野性的美。
  仆兰诺看叶勒依的时候,叶勒依同样也在观察仆兰诺。她对着父亲评论道:“看着是很美,眼睛好像能吸人魂魄。不会真的如传言所说,她用眼神杀人吧。”
  “听他们瞎胡扯,怎么可能有这种巫术。”叶勒扎隆说道。
  可叶勒依却笑道:“我看就是有,你看台下那些男人,一个个眼睛都看直了,就差流口水了。那可是未来的可敦啊,也不知道收敛点。”
  叶勒依所言不差,台下无论是四五十岁的大叔,还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都恨不得自己去娶了仆兰诺。他们都被仆兰诺的真容所惊艳,在台下议论纷纷。
  “美女啊,真的是美女啊。这样的女人,我要是拓跋冿,也要和老可汗拼命呢。”
  “怪不得以前老是蒙着黑纱,这样的容貌,走哪不引起轰动啊。”
  “啊,可惜啊,现在是可汗的女人了。”
  “突然好羡慕拓跋冿,这样的女人,我就算死在她手里,也心甘情愿。”

  一切准备就绪后,巫师上台,向上天祈祷道:“苍天先祖,赤乌天神在上,今日我项羌可汗迎娶仆兰可敦。愿天神保佑这对新人百年好合,青云永昌,项羌万岁!”
  在巫师的祷告声中,拓跋冽和仆兰诺也面向项羌最高的山峰——阿布圣兰山的方向,单膝跪地,向赤乌天神行大礼,并且喝下了合卺酒。
  之后,三位大汗王上台,向仆兰可敦行礼。他们单膝跪地,右手搭左肩,向新可敦表示服从和尊敬。
  礼毕之后,众人纷纷叫好,齐呼:“可汗万岁,可敦万岁!可汗万岁,可敦万岁!”

  拓跋冽和仆兰诺回到了主座上,与各位来客举杯畅饮。奴隶们端上一只只鲜美的肥羊牛肉,众人洒上盐巴,用刀划成一片片,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摩藏可敦看着这一幕,对旁边的摩藏达格说道:“大哥,白沙部看来是不用担心了,只是这赤水,还没有彻底臣服。”
  “叶勒扎隆的野心也不小呢。”摩藏达格撕下一块羊肉,对妹妹道,“看到了吗,老可汗死了,大家的心思都活起来啦。”
  “扣下他的儿子,留在青云作为质子。”摩藏达格望向赤水部做的方向,看见叶勒扎隆对小儿子十分关照,舍不得让他受半点伤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