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8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我忘不了他呀。”叶勒倾抬起头看着母亲,“我不怕受苦。”
  “现在可汗刚娶妻,你想嫁也得等过几年吧。”卫兀氏心想,或许时间会冲淡一切思念,她的女儿才十四岁,情窦初开,等长大了就能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也会看清,她和拓跋冽,只是一场自欺欺人的单相思。
  此时的金宫,所有人都在为可汗的大婚而做准备。只有拓跋冽,仿佛一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一天无所事事,还有时间从密道溜出宫去,找秦络谈谈心。
  “我要结婚了。”拓跋冽躺在马草堆上,望着头顶蔚蓝的天空,对秦络淡淡道。
  “恭喜可汗。”秦络知道拓跋冽是不愿意的,只可惜形势所迫,不得不娶。对此,他也说不出一句安慰人的话来。
  拓跋冽苦笑了一下,转过头来问他,“秦络,成亲是怎样的?”
  秦络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未曾娶妻。”

  拓跋冽惊的都坐了起来,“真的吗?你都二十多岁了,还没成亲?”
  “我家贫,没人上门提亲。我年轻时一心扑在科举上,也没有闲暇去想男女之事。入仕后,我只是在清闲衙门做个小官,也没有谁家名门闺秀愿意下嫁给我。”
  “这样啊……”拓跋冽突然有点同情秦络,他提议道,“我们项羌没有门第之见,你不如在草原上娶个项羌姑娘吧?”
  秦络依旧摇头苦笑道,“项羌女子,恐怕不愿意嫁给一个被俘虏的楚人,而且她们也看不上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吧。”
  “秦络,你总会遇到喜欢你的女子。”拓跋冽安慰道,“而且,你既然来辅佐我,早就不是被俘虏的奴隶了。等我们将来打败了摩藏家族,我会给你高官厚禄,看谁还敢看不起你。”
  看着拓跋冽真诚的眼睛,秦络一时间有点不敢与其对视。他偏过头,看向山坡那边,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吃草的马儿。
  只可惜,他被项羌和楚国两重枷锁束缚着,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叶勒大汗王交代好部族事宜后,便带着小部队,领着二女儿和小儿子一起出发了。
  距上次去青云观看赛马,还不多一年时间。叶勒依手持马鞭,轻车熟路的打马而去。她追上队伍最前面的父王,疑惑的问道:“父亲,这一路上,我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
  “哦?何事?”叶勒扎隆知道自己的二女儿一向聪慧,居然还有她想不清楚的事情。
  叶勒依偏头问道:“我在想,摩藏可敦为什么不选摩藏家族的女子嫁给拓跋冽,反而要让仆兰诺成为新的可敦?难道自己家族的女子,还不如那个会妖术的仆兰诺好控制吗?”
  叶勒扎隆一愣,他居然忽略了这个问题。
  “而且我早就听说,摩藏可敦善妒,不知暗中搞死多少个老可汗的小妾了。”叶勒依继续分析道,“可是这个仆兰诺,她当侧妃的时候,居然能好好的活着呢。”
  “你想的倒是仔细。”叶勒扎隆说道,“可能,仆兰诺真的好控制吧。”

  “会金阳秘术的仆兰氏后裔,真的好控制?”叶勒依表示她绝不相信,她敢打赌,这个仆兰诺肯定不是什么柔弱的角色。
  叶勒依想起,那次赛马时,仆兰诺不管不顾的闯入马场,差点就命丧马蹄之下。她当时还为这个女人担心,可现在想来,无缘无故跑赛道上,光这点行为就很可疑啊。
  可惜男人们都被仆兰诺的样貌惊呆了,谁还会考虑她为何要闯入跑道。就连秦络和叶勒依,也是政变过后,才察觉那次仆兰诺绝不是误入,而是故意出现在赛马道上,吸引可汗注意力的。
  “父亲,那个女人肯定是很有心机的,我们要小心她。”叶勒依提醒道。
  “为父知道。”叶勒扎隆笑道,“等我们到青云,见识见识那位用秘术杀了大王子的女人。”
  等赤水部到达青云时,白沙部比他们早一天到了。叶勒依鄙视的瞥了眼白沙部营帐的方向,这么急冲冲的赶来向摩藏达格献殷情,果然是棵墙头草啊。
  “叶勒大汗王来了。”等了很久,摩藏大汗王才过来迎接道,“好久不见了。”

  “摩藏大汗王。”叶勒扎隆只是微微向他点了点头,没有像对老可汗那般行跪拜礼。
  摩藏达格见他没有像白沙部的大汗王那般有眼色,顿时脸黑了下来。
  眼看气氛要僵住了,摩藏可敦又恰如其分出来解围道:“欢迎来青云,大家不要在外面站着,先入营帐吧。”
  摩藏达格也让人给赤水部安排了营帐,在城北的地方。摩藏可敦引他们进帐坐下后,看着叶勒康尔,笑问道:“这是你小儿子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他身体弱,小时候多病多难的,故而还没到过青云,拜见老可汗和可敦呢。”
  “现在见也不迟,你儿子很可爱。”摩藏可敦说完,又看向叶勒依,“怎么只带一个女儿过来了,这个是叶勒依还是叶勒倾?”
  “这是二女儿叶勒依。”叶勒扎隆抱歉道,“大女儿身体不适……”
  “没有关系。”摩藏可敦并不知道,老可汗对叶勒扎隆提亲的对象,是他的长女叶勒倾。她只是听儿子一口一个叶勒依,故而她明为邀请她们姐妹,实际上她只想让叶勒依过来,看看她的表现。
  然而叶勒依并没有表现出悲切的样子,反而安之若素的坐在这里,仿佛对失去可敦之位,毫无感觉。摩藏可敦的如意算盘打翻了,她故意挑衅说:“本来老可汗已经和你叶勒家联姻,只是没想到会突生变故。仆兰氏虽然是老可汗的小妾,出身也不好。但她击杀了叛贼,是项羌的英雄。因此,她更担得起可敦之位。”
  这就是说叶勒倾担不起可敦之位了,叶勒依听有人侮辱自己姐姐,差点掀翻桌子。叶勒扎隆用眼神制止二女儿,对摩藏可敦说道:“您说的对,婚姻嫁娶,本来就充满着变故,我们理解。”
  “能得到你们的理解,真是太好了。”摩藏可敦假惺惺的感激道,“为了补偿,不如我为你们家的女儿提门亲事吧。我弟弟摩藏达西……”
  “不用了,我们又不是嫁不出去,不劳烦摩藏可敦操心。”叶勒依站了起来,打断道。她一听摩藏可敦居然给自己弟弟提亲,顿时火冒三丈。摩藏达西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女人无数,而且还花心,这种人怎么能配得上她姐姐呢。
  摩藏可敦的脸色微变,她看着这个叶勒依,没想到还是个烈性子呢。叶勒扎隆恼怒的将女儿拽到座位上,他抱歉道:“小孩子不懂事,可敦您别和她一般计较。”
  摩藏可敦瞪了眼叶勒依,想起明天是她儿子大喜的日子,暂时忍下了这一口气。她一甩袖子冷冷道:“好吧,这事咱先不提了。你们走了这么多天也累了,先休息吧。”

  项羌的婚礼,不像中原那般有很多的繁文缛节。他们不需要写什么聘书、礼书和迎书,也不用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只需将亲朋好友请来,和新郎新娘一起跳舞喝酒,最后将新郎新娘送入洞房,就算礼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