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0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有分管,也没关系。您毕竟是乡里的老大。乡里的工作就是这样,您跑上一趟,骂上两句娘,效果就是不一样的。”
  段虹彩说的也对,作为乡里的最高领导,陈九江是该保持一个较高的出镜率。毕竟乡里的工作更多的是直观,直率。老百姓也更吃这一套。
  段虹彩刚走,路爱国就从下面赶了回来。他比陈九江走时,黑了一些,也精干了一些。戴上陈九江送他的日本表,心里乐开了花。

  路爱国把乡里的事情跟陈九江汇报了一遍,说的和段虹彩差不多。之后他又谈起了县里的改建。路爱国说:“在于县长的号召下,县局都动了起来,纷纷趁着东风,拿地建房。有钱的连门面都包了,没钱的凑着建起了宿舍。不过我听说,都是公家添一点,那产权最后会归了个人。”
  陈九江听了,很佩服于向荣这一手弄的好。现在不流行公家分房了,都想住的好一点。多数人也都认为还是自己的房子牢靠。他惋惜的道:“这可是个好事情,只是咱们乡里没有钱。要不然也投资搞个店面,权当是县里的落脚点。”
  路爱国道:“谁不说是呢。不过私人若是有钱,也能买上一间。陈书记,听说你就要结婚了,不如也趁机弄上一套。我走老钱的路子,在他那定了一套。钱我自己交,不占他们的便宜。”
  陈九江听了也觉着不错,就动了心,说道:“等下我就给老钱打个电话,不知道还能不能申请的上。”
  路爱国说:“一定能的,谁手里还没有几套房源。不过看着于县长的操作,我也有点心动。”

  陈九江问:“怎么个心动法?”
  路爱国说:“咱们乡里的集市可比县里的还老,也应该整修一下了。不如借着这个机会,按照于县长的路子动一动。”
  陈九江一拍大腿,说道:“老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原本就想着修好了路,就搞一搞街道。不想你也产生了这个想法。咱们不妨借着于县长的东风,放起纸鸢来。”
  路爱国听陈九江同意了他的意见,也很高兴,立刻小心翼翼的问道:“陈书记,你看这事安排给谁办?”
  陈九江说道:“还能给谁,当然是你这大乡长最合适了。”

  路爱国心里喜滋滋的,嘴上却说道:“陈书记,这事你可不能都甩手给了我。我势单力薄总有顶不住的地方,所以你这书记大人还是要问一问的。”
  陈九江道:“这个当然,怎么着我都不能躲开。这样吧,方淑珍那里也没有多少事情,就代表丨党丨委跟着你一起干。”
  路爱国一想,正好可以借助她利用姚百万的影响力,立刻点头应了。路爱国问陈九江,咱们乡里的集市,是建成十字架,还是两道杠。
  陈九江说,十字架看起来杂乱无章,还是两道杠的好。以后发展起来,再搞三道杠,四道杠。

  路爱国说,那阻力可就太大了。集市里面密密麻麻的住着无数的人家呢,可以说是寸土寸金,咱们可拆不动它。
  陈九江说,我早就想好了。到时公路一修,咱们就沿着公路,在路头划出一块地来,建造新区。
  路爱国挠了挠头,说道:“我说当初勘测的时候,为啥路离集市那么远,原来你早就存了这么一个心思。如此一来,可就好办的多了。不过这样的话,咱们乡政府可就变的偏远了。”
  陈九江道:“老路啊,我可提醒你,这个事情你要好好的办。办的好了,一个新的乡政府是少不了的。到时候丨党丨委一栋,政府一栋。咱们建两栋崭新的小楼。也让县里看看,咱们乡不比别的乡差多少。”
  路爱国说:“是呀,以前一提到咱们乡的办公楼都沾沾自喜,那可是全县的唯一。现在就倒过来了,都是唯一一栋旧楼了。冬凉夏热不说,还四处漏风。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倒了。”
  陈九江道:“所以,能不能打翻身仗,就看你的了。”
  路爱国举起戴着新手表的左手装模作样的行了一个军礼说道:“请首长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路爱国一走,陈九江就给钱勇敢打了电话。钱勇敢说,老弟你放心吧,哥哥心里早就想着你了呢,到时候你只管交钱就行了。
  陈九江就问,是个啥户型,钱勇敢道这个还没有定,不过你尽管放心,到时候哥哥住啥,你就住啥。
  挂了电话,陈九江就佩服起于向荣来,啥叫有魄力,这就叫有魄力。富春生搞了好几年都拍不了板的事情,人家于向荣拍拍脑袋就决定了。
  你要钱,好办,拆迁之后就给你钱。你要房子,也好办,安置房子等着你。你要选好地势,住好房子,也好办,县里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只要你钱交的到位,房子由挑由拣。
  但是有一条,如果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只知道狮子大张口,对不起,看守所里走一走。你去上丨访丨也不怕,去时的路费你要自己掏,伙食县里也不管。县里只管接回来,回来还是要去看守所。当然看守所也是要钱的,不交钱就别出来。
  俗话说的好,傻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人家老于也是有名号的,于大乱乱起来,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行啊,你们不是十个人一起上丨访丨吗?全抓了,一百个,那就挑十个抓,其他人你看着办。反正老于就认准了十,不够可以凑一凑,人多可以放两个。两回一抓,行了,风平浪静了。
  啥叫魄力,啥叫铁腕。于向荣就是魄力,于向荣就是铁腕。就这于县长大人还不罢休,扯着嗓子就骂大街,你们这些奸商,挣钱的时候,连蚊子的籽都能挤出钢镚来,说到为县里发展作贡献的时候,就可着劲的想吸血。你吸的明面是县政府,不还是要老百姓买单。无论他谁来说情,我老于第一个不答应。
  这一骂作用还真大,原本民怨沸腾的拆迁就变成了在县政府带领下,广大人民与奸商之间的战争。你不拆是不是,老百姓第一个骂你,真他麻麻的贪多无厌。家里钱都撑破了麻袋,还想着搞县里的钱。
  面对一边倒的舆论,拆迁户有苦难言了。到处诉苦谩骂,可是有什么用呢?谁叫麦克风在人家于向荣的手中呢。人家想说啥,老百姓就只能听见啥。
  从于向荣的身上,陈九江又学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你知要为党,为政府,为广大人民着想。硬一点,横一点,蛮不讲理一点,都是正确的。
  第二天乡里召开了全乡党员干部大会,为去广州务工做动员。会议由陈向阳主讲,陈九江和路爱国都出席并讲了话。
  陈九江说,不出去,不知道世界变化的大,走出去才知道真的开了眼界。我现在的工资一个月还不到二百呢,可是在外务工一个月两百只是保底。
  可能有人会说,务工多苦呀。可是不苦能有钱赚吗?其实打工和种地比起来,那就算是幸福的了。但是种地一年辛辛苦苦能落几个钱?买不起新衣吃不起肉,上不起学来,看不起病,还不如在外干上三五个月。
  路爱国也说,不打工在家干什么?还不是抽烟喝酒打麻将。欠了钱,就打老婆,卖娃儿。这不,前两天刚抓了一个。这样没人性的,少不得要判上几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