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0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卫国对自己的秘书是非常满意的,他就那么随意的下去转了一圈,秘书就能敏锐的发现自己对那个年轻人的关注。这说明了他对自己的事情是上心的,当的起门口墙上的字“全心全意”。
  当然再好的秘书也不能用的太久,一旦用的久了,难免会心生埋怨,最后离心离德。因为没人愿意永远站在巨人的后面当作影子。就像鸟儿一样,觉得自己翅膀硬朗了,就想展翅飞翔。
  这时候当领导更像是当父母,要勇于放手,只有他遇到了难处或者是摔了跟头,才想起父母的关怀。
  吴卫国看到陈九江那富有传奇色彩的简历,眉头就凝成了八字。他可没有想到这个刚刚二十七岁的小伙子居然真的是一个乡的丨党丨委书记——一把手书记。尤其是在大河县,那里现在可是个敏感的地方。
  什么是敏感地方呢?敏感地方就是指有敏感人的地方,或者是正在发生这敏感事情的地方。敏感的事情之所以称的上敏感,也多是和人有关。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敏感的人。作为天云省老大的儿子,吕栋梁就是个敏感的人,他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称作是敏感的事。
  在下面人的眼中,吕栋梁低调,谦虚,做事踏实肯干。不愿出风头,也极少出风头,身边的人甚至都不摸不清他的来历。但是他的一举一动,省城里的大佬们哪一个不是历历在目呢。
  显然的,陈九江多少和吕栋梁扯的上一些关系,因为他认识吕潇潇,更知道吕潇潇和吕栋梁的关系。任何人知道了这个关系,都会顺着杆子往上爬。他陈九江也绝不会例外。但是偏偏陈九江的两次提升,都和吕栋梁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不能不叫他这老狐狸狐疑。是陈九江藏的好,还是他真的靠的是运气。
  通过温莹莹的话,吴卫国也了解到,陈九江和她是发小。发小自然是青梅竹马,朝朝暮暮,花前月下,时时相伴。温莹莹一小“没有”爸爸,但是有妈妈呀。这些事情人家妈妈自然是知道的。那就不属于他管辖的范围了。但是知情了就一定要上报的,毕竟领导的家里无小事啊。
  若说对温莹莹的了解,这财政厅里,当属他吴卫国了。就连温莹莹上大学的事情,都是他亲自出马安排的。更别说是后来的工作安排了。
  你若认为他吴卫国和温莹莹之间有什么关系,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自温莹莹上大学之前,吴卫国连温莹莹这个名字都没听过。

  俗话说的好,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换作官场中人的话说,那就是无利不起早。吴卫国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有人关注着温莹莹。而那个关注的人,也备受吴卫国的关注。
  晚上宴请完中央督查组的领导,吴卫国就去了卓不凡的家中。吴卫国将秘书给他的资料交给了卓不凡,卓不凡看了一眼就想骂人。老子堂堂的省委副书记,虽然管着全省的人事,但是总也管不到一个乡丨党丨委书记的头上吧。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卓不凡岂不要累死。
  卓不凡冷眼一扫吴卫国,吴卫国立刻小心的陪着笑道:“老领导,您先看一看这小子的籍贯,就明白了。”
  卓不凡只扫了一眼,就看见了平原县的字样。不觉眉头一皱,心中暗想,老子当初插队的时候,是留了一个种,可那是温莹莹呀。和这陈九江有什么关系呢?
  吴卫国见卓不凡狐疑的目光,立刻解释道:“昨天我在厅里遇见了这个叫陈九江的,当时他正挽着莹莹的手,说是她的未婚夫,据说年底就结婚。”
  卓不凡听了这话,面上居然舒展了开,仿若那波澜不惊的井水,再也看不出一丝的表情。换做别人一定会认为卓不凡对此漠不关心。其实不然,吴卫国知道,这是本能反应。正是因为陈九江这个人触动了他的心,所以他的想法就更难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就不能再跟领导逗闷子了,吴卫国只得接着说道:“说来也怪,今天就接到了大河县的申请,说是需要财政厅的对口支持。不但如此,还将解决一个副科的位置。”
  卓不凡轻轻放下了陈九江的简历,心中暗想,看来是有人闻到味了,想要试探一下。可是当年的事情又怨的谁呢?还不是时代造成的吗?即便有人会说,他卓不凡也是不怕的。如果怕的话,就不会安排吴卫国为温莹莹做那么多的事情了。
  当年的抛妻弃子,让他后悔了半生。现在有能力了自然要照顾一二的。卓不凡一直信奉,做人是要讲感情,要有人情味的。对于自己的亲骨肉更是应该如此,否则还不如野兽呢。
  虽然他一心补偿,但是补偿的了吗?只怕未必,温柔她是知道,这么多年含辛茹苦,孤苦伶仃的养着孩子,就是没有忘记他。可是这不忘既是无尽的爱,也是数不清的恨。但是为了温莹莹,即便她猜到了什么,可还是忍了。
  但是对于女儿来说,什么是幸福呢?在财政厅里生根发芽是,还是守在心爱的人身边呢?只怕莹莹属于后者,和他母亲一样的痴情,一样的执着。
  无论是谁,只要女儿喜欢就好。反正谁也没有卓越卓越,没有不凡不凡。当然若是做了他卓不凡的女婿,想比卓越卓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卓不凡不动声色的问吴卫国道:“这程序正常吗?”
  吴卫国心想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呢?若说正常,哪里都正常的很,若说不正常,里面可都是人为的痕迹。只是不知道领导嘴里说的正常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如果他说的是正常,但是卓不凡想的是不正常那可就麻烦了。于是他想了又想,然后说道:“财政厅是有两个挂职的指标,本就是要支援贫困地区的。不过大河县不在指标内。所以这事说起来既正常,又不正常。”
  卓不凡风轻云淡的道:“正常就办,不正常就不办。”
  吴卫国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出来这事到底正常不正常。直到他想到了伟人的一句话,他才做出了决定。伟人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连娘都要嫁人,更何况是人家如花似玉,春心已动的妙龄姑娘呢。再者说,看那小子也是个能折腾的主,年纪轻轻就是正科。虽然这在财政厅里算不上什么,但是在下面县里,能在这个年纪做到乡镇一把手的,还真是寥寥无几。老领导有了这么一个乘龙快婿,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所以,还是伟人说的对,随她去吧。
  陈九江刚回到乡里,段虹彩就赶了回来。她将乡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详细的汇报了一遍。末了还提醒陈九江说:“陈书记,按说您刚回来,是该休息休息。但是乡里的其他工作,还是要多关注的,最好还是亲自跑一跑。毕竟去了和不去,是不一样的。”
  “这样不太好吧,不是有分管的人吗?”陈九江将事情分了下去,就不想再去插手。他可不想让人认为,他和金波一样,事事都伸手,样样都要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