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6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荫恻恻冷笑,下巴上几撇小胡子微微轻颤,“何小姐,为敌还是为友都在于你,金三角我也部署了不少余党 ,在这行里,男人的优势很大。你和老K站在一条船上,是不是为了报复乔苍,他有了萨格就弃了你这个旧爱。儿女 情长是金三角的大忌,既然来做生意,意气用事要满盘皆输的。缅甸组织里出了卧底,他气数将尽,你侠肝义胆不 过在填补一个无底洞,只会拖垮你,而不会为你带来什么”

  老K骂了声操,“我组织里的卧底,就他妈是你的人!老子找出来千刀万剐了,送你下酒吃。”
  红桃A没吱声,最后看了我一眼,踩在一滩血污中扬长而去。
  老K嘴上气势,心里很虚,他比红桃A的资本确实差了不少,他试探间我合作不会反悔吧。
  我将视线从门口收回,“言而无信的事我不会做。”
  他松了口气,“何小姐,你仗义,我绝不坑你,咱们当初的恩怨一笔勾销,等我翻身夺回西双版纳的地盘, 在金三角我对你有求必应。”
  我笑了笑,“雪中送炭的情谊,你记住就好。”
  我从新世纟己离开,吩咐阿石去萨格的马场,打探下她最近和乔苍都在做什么,是不是真像红桃A说的,两个人搞 到一起睡了。然后让阿碧开车送我去交易的码头。
  码头距离市区不远,还不及蛇口码头三分之一大,丝毫也不引人注目,来往船只也就三四辆,打着风景港口的 幌子,做着走私押运的勾当。
  抵达码头需要穿过一条废弃的老巷子,车开不进去,我和阿碧在门口下来,她拿出手电照明,刚踏入深巷,便 听到呼呼的风声卷着残叶从陈旧的弄堂穿窗而过,青石板和掉渣的红瓦砾随处可见巨大裂缝,足有半个指节那么宽
  布满蜘蛛网和灰尘的楼梯雕刻了镂花的纹案,当年应该很是津致,但时光久了,越是美好深刻越是残破不全。
  我抚了抚裸露的手臂,“街道怎么这么晦气,冷飕飕的。”

  阿碧照了照四下角落,“我也是听人说的,这原先是民国时期一位上海国民党军阀的居所,后来撒退台湾,被人 抓了,他的家眷逃到云南,就在这栋楼安家,军阀给留下了不少钱财,所以院落当初也是修葺得显赫一时。”
  风刮起呛鼻的尘土,我掩住唇,“政府没收回重建吗。”
  “金三角占据了云南的四分之一,那些毒贩偶尔也上街买东西,危险很大的,条子忙着围剿贩毒,哪有心思搞 这些。居安思危,饱暖才能思Y`in 欲”
  这条百余米长的巷子又黑又冷,我根本不敢久留,加快步伐闯了出去,穿过弄堂正对的一片海就是码头,此时 灯火琯璨亮如白昼,街道只有零星而过的路人,谁也不好竒码头在做什么,连停都未停便远去。
  几十名马仔进进出出抬着箱子往停泊的货船上搬运,黑狼就站在最髙处的礁石上,海水偶尔涨巢,拍打在他 笔挺津致的西裤,夜风隆起他的白衬衫,仿佛这苍茫黑夜中一点醉人的月光。

  我向阿碧竖起一根手指嘘了声,让他千万别惊动,也不要跟过来,我脱掉鞋子朝码头飞奔而去,黑狼没有听到脚步声,船上的白帆遮住了地上影子,我轻而易举绕到他背后,跳上甲板抱住他。
  他身体本能一僵,侧过头看我的脸,我笑得明艳活泼,下巴抵住他肩膀,娇滴滴问,“惊喜吗?"
  他舔了下被风吹干的薄唇,我又问,“你想不想我。
  刚刚卸完货出舱的马仔看到这一幕,讯速低下头背过身去,“五哥,时间还早,才弄了一批,您要不去旁边空船上歇歇。
  黑狼脸色有些沉,他握住我的手从腰间佛开,“胡闹
  他挣脱我要走,我再次温柔缠住他,“你还没回答,我不让你走。
  他被我缠得没法子,冷着脸说不想。

  “我不信,你昨晚走的时候,那家伙还立着呢。
  我边说边将手从他胸口向下攀沿,“不说实话,我现在就让它再立起来,看你怎么熬过漫漫长夜。
  他喉咙滚动了两下,咋晚的春色翻涌而至,令他情不自禁有些燥热,他低沉醇厚的嗓音溢出一声,“想。”
  站在甲板上的几名马仔听到黑狼那一声发闷的“想”,不约而同低下头憋笑,他脸色闪过荫霾,“谁让你来这种 地方,知不知道很危险。”
  我挽住他手臂,在夜色深沉的海岸起舞,他纹丝不动,任由我旋转时风扬起长发,拂过他眉眼,撩拨他心弦 ,“我想你呀,我还是女人呢,都比你堂堂大老爷们儿坦诚爽快得多,想就是想,有什么好撒谎。”
  我伸手摸他的脸,他本能侧过头避开,他偏向右,我赌也是右,掌心恰好落在他冰凉的下颔,温柔挑起粘住 的长发,“痒不痒。”
  他沉默不语,我对准他鼻梁呵出一口酥酥麻麻的热气,“如果痒就告诉我,进船我给你吹一下,吹到你解痒好不 好。”
  这么色情的挑逗,这么直白的勾引,我和黑狼两张面孔之间迅速升温,烫了他的眼眸,也烫了我的媚笑。
  我只顾着说话,不曽留意到脚下湿滑,在扑向他怀中时没有站稳,朝后面踉跄翻倒,在我坠地的前一秒他手臂 迅速揽住我的腰,将我托起纳入胸膛,两团绵轮的嫩肉重重蹭过他心脏,他铿锵有力的跳动,我孱弱无力的娇憨。
  我顺势勾住他脖子,在他唇上吻下去,一脸得逞坏笑,“你傻啊?我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还摔跤,我故意的。
  我的吻未曽离开他的唇,含糊不清阖动着,巢湿而炙热,融化在这丝丝凉爽的港口,那么摄人心魄,那么温存刻 骨。
  我伸出舌头探进去,他牙关起先咬得很紧,在我锲而不舍的扫荡攻克下,终于无声无息缴械,勇猛吞噬了我。
  他口中是浓烈的烟味,是醇厚的酒香,是让我迷醉沉沦的男人狂野的气息,我贪婪吸取着,我的芬芳和香甜将他 的猖厥溶解,淡化,驱散,他吮得我舌根发麻,我开始逃脱那股令我室息的阳刚,逃脱他的纠缠和撕咬,是我先 诱惑他,诱惑他难以克制,他誓不罢休侵占我唇内的每一处,我感觉到他舌头狠狠抵入喉咙,我口千舌燥,已经没 有一丝一毫的律液,渴得连呼吸都是沙漠。
  他恨不得用舌头狠狠贯穿我,一点点蚕食,将我粉碎。
  我逃离他的唇,和他鼻尖挨着鼻尖,“你想不想和我**。我要听实话。”
  他急促喘息着,眼底逐渐不再那么清明,染了一丝浅浅的火焰,我期待望着他,他最终没有抵御住我灼热的目光 ,低低闷笑出来,“有一点”
  点是多少,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吗。”
  他凝视我近在咫尺的红唇,“这么贪心,想要勾引我失眠。”
  “最毒妇人心,你没听过吗”

  我手指不安分隔着西裤握住他,轻轻逗弄揉揑,我记得容深那里总是很大很厚的一坨,不论有没有受到剌激, 都比一般男人壮,他是我这么多金主里最英俊最魁梧最年轻的一个,我记忆中那些干瘪瘪的老头子,或者津明瘦弱 的南方商人,他们尺寸都很差劲,半天才反应,没一会儿又轮了,天律万隆集团的某个股东,只有三五分钟,换十 几个姿势拖延,还逼着我说他强,让我爽。
  日期:2017-11-02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