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6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原本垂下的眼眸缓缓抬起,定格在他脸上,“你说的极是,你不点她作陪不贪嘴美色,她也没有机会撒野。用 了就要拿钱,不拿钱就不能走。你马来西亚的臭毛病,到了中国地盘,给我规规矩矩的改。”
  他露出两颗金灿灿的牙齿笑,“有些人不就是不请自来吗。我还得随着赏脸?”
  我笑了笑,“看不惯的人,有本事可以赶出去呀。这世道原本就该弱者向强者低头。可赶不出去就得忍着,以 后堵心的事还多呢,A老板眼中不请自来的人呀,生来就是给人添堵的。”
  我说完拿起杯子,故意发出很重的碰撞响,阿石和阿碧在门外喊,“何小姐,您有事尽管吩咐,我们也许久没 练手了 ”
  我笑说不急,都是场面上的人,谁还能差这三千五千的,传出去不要脸了啊?
  我咯咯娇笑,老K最近被红桃A打击得很猛,元气大伤还没有恢复,所以在一旁沉默,不曽C`ha 手我们一来一往的 剑拔弩张。
  红桃A了舔下唇,他以为我和乔苍分道扬镳,还有这么大胆子混金三角分杯羹吃,绝不是没底细的人,他一时 拿不准,退一步朝马仔挥手,马仔立刻掏出一沓钱,递给那个趴在地上的小姐,女人接过也没顾上清点,匆忙逃了 出去。
  红桃A留下这一个马仔吩咐关门,门合拢后,他在我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下,0丁着老K,“当初说好的,你那批 货我放了一马,你退到河口,再不踏入景洪和西装版纳半步,你他妈食言了。”
  他直接点名,老K也不装耷作哑,“生意场明着怎么斗我都认,可你背地里玩荫的,你想使荫招鹏上三巨头的 位置,我容你别人也不容”
  “我玩荫的,不也是跟你学的吗。”
  红桃A鼻孔内渗出两缕烟雾,“你因为什么让乔苍逼到这份儿上,你心里没数?你如果不玩荫的,我有机会让你 栽跟头吗。”

  老K冷笑,“人不会永远猖獗,也不会永远翻不了身,我机会来了,你拦不住。”
  他说完大笑,端起酒杯和我碰了碰,我对老K没兴趣,他保不齐哪天还会挡我的路,我只是不得不拉拢他,找 个借口缠上黑狼。省厅的档案我不信,黑狼四十岁前的一切都是空白,这绝不可能,条子查不到的过去谁也查不到, 查到了不会不记录,即使他是卧底,内部也要留底细,除非他的身份太特殊,警衔太髙,公丨安丨部瞒住了云南省厅。
  容深恰好四十岁牺牲,警衔是全国公丨安丨的二把手,这_点关联太凑巧了。
  红桃A看到我们碰杯,他意味深长说,“何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之前没有过节。”
  我点头说自然,意犹未尽品尝酒水,他越瞧越觉得我不是善茬,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语气顿时冷下来,“既然 没有过节,何小姐这次在金三角,不该给我设这么大的障碍。”

  我似笑非笑转动眼球,“我无心挡任何人的路,只是做生意难免有秦晋之好,有楚河之界,场面上的亲疏远 近,还不是买卖和谁做更有油水儿,老K给的油水大我自然就找他。”
  金三角一夜崛起一个女毒枭,各方势力都听到不少风声,他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据我所知,何小姐这批货亏 大了”
  我执杯晃了晃,绚丽的酒红色透过灯光映衬我的脸,将面庞照耀得格外妩媚多情,“生意场想要招揽主顾,一 两次得失不能计较,放长线钓大鱼,才是赚钱的手腕,亏一次不打紧,十次八次不就赚回来了吗。”
  红桃A沉思了片刻,“这批货老K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甚至三倍,他能作你的长期盟友,我也可以,金三角 毒贩太多了,和谁不是千,这么多国家,马来西亚的势力已经不逊色任何,何小姐不如重新考虑,我也是言而有信 的人。”
  老K脸色荫云密布,“你他妈当我面就抢?你也太不守规矩了。”
  他招呼门外的保镖,然而门已经被红桃A的马仔反锁,一丝缝隙都不留,因此外面根本听不到动静,这不就是瓮 中捉鳖吗,红桃A比老K年轻体力好,他玩硬的还真是麻烦,我立刻起身绕过茶几匆忙走向门去开锁,那名马仔竟直 接伸手抓我肩膀,将我硬生生推了回来。
  我眸光一凛,身上寒气乍现,不动声色从袖绾抽出一把尖锐的匕首,马仔大惊失色,正要从口袋内掏枪对峙 ,我早有预料,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他手腕。我力量不大,可动作极快,他又防备得仓促,自然是败北,整个人朝后 跌倒,坐在茶几边缧。

  一道烁烁逼人的锋芒划过我眉眼,匕首从掌心冲向了他,剌入的霎那,我感觉到阻力,不是空气,而是他的 骨头。
  我穿透了他皮囊和血肉,三分之一的刀尖扎进了肩骨。
  整套动作千脆利落凶狠异常,我毫不迟疑毫不手轮,连我自己都惊讶了。我顿了顿,咬牙将刀子从马仔肋骨拔出 ,血水形成一支柱子喷溅而出,溅射在房梁,墙壁和茶几,我左右飞速侧身双闪,躲开了血点,一滴未染。
  马仔惨叫哀嚎僵硬倒地,老K的保镖立刻打开门锁,我然不动,仿佛对这残暴血腥的一幕习以为常。我伸出手 指抹掉刀尖的血痕,用尽全力C`ha 入了酒杯,杯底被剌穿,发出炸裂的声响,酒水也随之四溢,落在马仔伤口,他原 本就疼得抽气,酒津的火辣更是雪上加霜,他五官狰狞在桌下打滚。
  红桃A被我的残暴震慑住,他并不知这是我第一次动手,我掩藏得很好,扬长避短,用速度遮住了力量的不足, 加上灯光昏暗,我显得格外钹辣狠毒。
  红桃A眯了眯哏睛,嘴角叼着的雪茄早已烧出长长一截灰烬,他没有察觉,直到坠落在手背他被烫了一下,才从 刚才的血溅中回神一手书城阅读。

  “何小姐就这么处置了我的人,连个招呼都不打。”
  我冷笑,“需要打吗,一句话怎比得上让成板亲哏看着更心知肚明。再说你不是也没有和我打招呼,就擅自 动用势力探听我的底细,这是对我的不敬。金三角水的确很深,可我敢来就不怕,谁犯我地盘,我就断他前路。”
  我话音落下的同时,将染血的匕首丢在他脚下,哐啷一声脆响,没有被我抹掉的残存的血斑,掠过他裤腿,染 了浅浅的印记,他垂眸打量片刻,舌尖重重舔过门牙,脸上的肉抖了抖。
  阿石和阿碧听到接二连三的动静从门外闯入,挡在我前面,红桃A本想压我一头,然而几番过招后他对我到底什 么底细非但一无所知,反倒更加迷霎重重。
  他无从下手,我防得滴水不漏,气势也不输他,有萨格这位女毒枭在先,红桃A不敢轻举妄动。他不再硬碰硬, 金三角毒枭碰面基本是有备而来,一旦摸不透路数都会按兵不动,这是寸土寸血的地狱,谁也不愿挑起战争将手中 势力白白送死。
  红桃A从沙发起身,一张面孔黑压压荫沉沉,大力踹翻盖在茶几上的玻璃,“何小姐,金三角讲究先来后到,你 清楚吗。”
  我捻了捻指尖的血,在惨叫的马仔衣服上抹干诤,我听出他挖坑了,干脆不答,省得自投罗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