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6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小姐办事敞亮,老K说您是巾帼不让须眉”
  王世停在一扇门前,回头打量我,笑得下流痞气,“五哥那晚从何小姐住处离开,还真吓了我一跳,他平时从 不笑,也是难得破天荒春风满面”
  我抬眸看他,“是吗。”
  他摸了摸下巴,“何小姐这样的美人儿投怀送抱,五哥裤裆那玩意儿也不是白长的,他素日清心寡欲是瞧不上 眼。”
  他说完推开门,老K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眯眼打量我,王世弯着腰说何小姐到了,他侧身请我进入,只留下一 个看门的保镖,其余人都被带下去。
  老K叼着烟卷笑了笑,示意我坐,“何小姐,没想到我们也有合作的一天”
  我礙视墙壁闪烁的霓虹,“风水轮流转,谁也不知道仇人何时变朋友,上一次是我不守规矩,这不,我赔罪的 诚意,你也看到,,
  他哈哈大笑,脖子上栩栩如生的盘龙纹身有些狰狞,“其实我一向不与女人合作,说白了,女人心性不定, 又很狭隘,做这行还是爷们儿讲义气,不过何小姐给我这么好的货,这么优惠的价钱,让我对女人有了改观”
  他将半支没有抽完的烟放在缸内,亲自倒了两杯酒,“货物我已经让老五去交接了,云南这边有个小码头,就 干这档子生意,晚上十一点后开始装货钱嘛,何小姐放心,二堂主和老五经常做这些交易,规矩错不了。”
  我接过他递来的酒杯,顺势问,“这位五哥似乎在金三角威望很足,我一路来,听一些黑市小毒贩提到他,都 想归顺他跟着他千。”
  老K很得意,对于这个心菔非常欣赏,“老五是我的金字招牌,如果没有他緬甸组织扛不到今天金三角的格 局和风云每天都在变化,我也从没想到会被马来西亚那小破国逼到这个份儿上。老五一人扛着我的势力,红桃A现在 就怵他,不然河口这点地盘,我都要守不住了。”

  他说完怕我察觉到他的弱势,不愿再合作,立刻又补充,“毒贩子嘛,就是靠生意撑,生意做得大了,势力就 又回升了,有何小姐与我合作,前景还是非常光明的”
  我和他碰了碰杯,正在饮酒时,阿石在外面敲了敲门,看守的保镖打开一道缝隙,见是我的人立刻放行,阿 石走过来小声说,“红桃A也在这家场子,听说老K见一位小姐,打算来会会面”
  老K不打算碰这个头,他招呼来自己的人,吩咐他想法子避开。
  马仔很是为难皱眉,“金三角的规矩,同等地位的毒枭彼此是不能驳回的,他要见您,您不见就是打了他的 脸。”
  “他和我同等吗? ”老K当时就急了,“他也就是条得势的哈巴狗!当初给我@脚我都嫌他废物,马来西亚的毒 贩在金三角混了三十年混不出头,他要不是趁人之危,他能有今天?还想和我平起平坐。”
  他说完.忽然想起什么,脸色悠然一沉,有些防备叮着我,何小姐,你不是替乔苍摸底来了吧?我可是一百个诚意跟你合作,你不要挖坑让我跳,我混到今天,鱼死网破也不怕了
  我执杯的手腕微微晃了晃,“我和他没关系,我是来金三角做生意,我淌了这毒窝的浑水,你还怕我玩花样吗
  他呲牙咧嘴朝地上吐痰,“什么狗屁规矩,我偏不服 让他滚
  他话音未落,保镖被一股巨大的力气弹开,直接砸向了对面墙壁,匍匐在他上吐了好大一口血,走廊逆着的光影中,一抹人影伫立,后背有些佝偻,他身后眼跟着七八名马仔,被阿石阻拦 只让为首的男子进入.
  他身高足有一米九,很瘦,像一只长长的虾米,穿着艳丽的花衬衣,掌心滚动着两只玉球,说话很是轻佻倨傲,“老K,行啊,还不服输,想着扳倒我是吗?又在背地里找了合伙的

  他歪头越过老K看我,“是哪位小姐,在金三角也敢碰这买卖.
  我目视地面忽明忽暗的灯火,低低笑了声。
  我的笑声令男人眼睛眯起一道缝隙,十分危险定格在我脸上,光线很昏暗,他看不真切我的容貌,朝左侧一堵墙 壁伸出手,觖摸了开光,白灯笼罩的霎那,他眼底闪过一抹津光,“原来是乔苍的马子。”
  我没有问他怎么认出我,不慌不忙喝了口酒。
  他手离开墙壁探向身后,门口站立的马仔看了一眼阿石,我不动声色嗯,阿石这才放他进入。
  马仔递上烟盒与打火机,男人含住一根,点燃后狠嘬了几口,“怎么,乔苍要拉老K一把?”

  他说完自己就否认,“老K有今天不都是他搞的吗,他现在没这个必要卖情面吧。乔苍是什么人物谁也不是不 清楚,他踩谁就往死里踩,要么就留余地不动,大发慈悲的时候从没有过。”
  他说到这里掸了掸烟灰儿,“除非他是冲我来的。”
  我挑起一边唇角,不屑一顾嗤笑,“我十五个月前来过金三角,小住了几日,当时马来西亚的毒贩子在这片土 地,连野食都吃不上,冲你恐怕小题大做了。红桃A,我没有招呼你,你自己往我哏前撞,你气派够硬的。”
  我后仰倒在沙发,带几分戏谑打量他,这样耻辱的挖苦和目光,红桃A倒是没急,“自立门户?”

  我没吭声,他挑眉说,“最近金三角盛传,萨格和乔苍搞到一起了。何小姐不千马子要转行做这买卖,和我抢 饭吃?”
  他话音未落,门外走廊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和叫喊,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一个女子冲破人群闯入,直接贴上了 红桃A的身体。她穿着黄色内衣,胸口挂着牌,写着82号,是这里的小姐,她问他还过不过夜,是在包房还是带她出 台。
  红桃A没搭理,小姐看出他要甩掉自己,不甘心就这么吃亏,央求他给钱,自己陪了三个小时不能白千。
  红桃A哪有没心思应付她,被磨得不厌其烦,怒吼着推开,脚掌踹在小姐胸口,将她踢出好几米远。

  小姐倒在墙角挣扎半响才艰难鹏起来,扶着音响揺揺晃晃,红桃A吩咐马仔把她弄下去,在他离开前不要让她 再出现。
  小姐被马仔蛮横架住丢出门外,刚站稳又倒地,整个身体像拖把一样,朝前滑行着,裸露的胸部磨出一道道伤 口,无比凄惨哀嚎,我知道红桃A今天就是来找茬的,我怎么退让他也不会罢休,不拿出点横的不行了,我将酒杯 往桌上重重撂下,“慢着”
  马仔被我唬得一愣,还真停了,我慢条斯理续了半杯,“欠你多少。”
  小姐听我和她说话,立刻回答三千。

  我嗯了声,“继续要。”
  红桃A还没向我发难,我却先和他杠上了,他手夹着烟卷冷笑,“**而已,明码标价也是**定的,她值不 值这个数,我玩了才知道。她刚才的伺候我不满意。”
  他目光意味深长在我和小姐之间徘徊,“既然是男人的玩物,就不要妄想做一些不符合身份的事,摆不正自己 的位置。我眼里不揉沙子,我在的地盘是女人能撒野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