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6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弗兰克说的一点儿没错儿。丧失1艘战列舰对山本无疑是一个严重打击,但并未动摇他欲将11艘运输舰安全送达瓜岛的决心。13日天亮之前山本通知近藤,田中船队登陆时间向后推迟一日至14日凌晨。上午9时55分,“爱宕”号再次接到了山本的电令:“外南洋部队及‘雾岛’号应与前进部队主力汇合,对隆加角附近残敌实施扫荡,并顺势炮击亨德森机场。”三川第八舰队同样接到了上述电令—亨德森机场再次面临着生死考验。

  鉴于近藤舰队距瓜岛尚有一天航程,如此当晚炮击机场的任务就落在了三川第八舰队的头上。13时上午,三川舰队已驶抵瓜岛以北320公里处。此时瓜岛附近已无美军舰队存在,驻图拉吉的鱼雷艇显然无力阻止三川的重巡洋舰。山本强调,如果当晚三川炮击效果极佳,则田中船队于14日凌晨返回瓜岛卸载。如巡洋舰炮火不足以完全压制亨德森机场,则三川迅速与近藤主力汇合,于14日夜合力再次炮击机场,为田中船队的安全卸载杀开一条血路。最后山本指出,14日夜间近藤和三川有望得到“隼鹰”号舰载机的空中支援。由此可以看出,圣克鲁斯海战打残日军机动部队具有非凡的战略意义。

  日本人再次卷土重来,瓜岛的紧张局势日甚一日。在谋划下一步的行动时,哈尔西认为不应仅考虑自己的绝对损失,而要联系敌人所期望达成的目标来综合衡量。他说,“在我的脑海里如果还有什么战争原则的话,那就是猛烈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纳尔逊勋爵说得棒极了,一个舰长只要将他的船跟敌人紧紧地咬在一起,那他就肯定没什么错!”
  由于第六十七特混舰队在13日的夜战中被彻底打残,“企业”号战伤未愈且舰载机夜间无法战斗的局限性,兵力捉襟见肘的哈尔西手中只剩下了最后的王牌—位于瓜岛以南480公里处的第六十四特混舰队,由威利斯李少将领衔的舰队只有2艘新式战列舰“华盛顿”号和“南达科他”号及4艘驱逐舰。从舰队构成师兄们可以看出,舰队护航力量极其薄弱,轻重巡洋舰一艘都没。这就类似两位将军带着一群尉级军官和士兵就直接出来打仗了,上、中、少校一个都没。如果哈尔西是一位日本军官的话,他是绝对不敢冒如此大的风险贸然派出2艘战列舰的。在命令李少将快速北上阻击日军的同时,哈尔西电令金凯德、范德和菲奇,要求“企业”号、仙人掌和驻圣艾斯皮里图的陆基航空兵积极给予配合支援—老哈已将兵力用到了极致。13日中午,接到紧急电令的李少将立即率舰队以26节高速向瓜岛狂奔。但他们距离战场尚远,最早也要到14日上午8时之后才能赶到作战海域。

  就在此时,三川的第二支炮击舰队已经向瓜岛破浪而来。说三川是“福将”其实有点小看他了。一般人前往瓜岛往往选择航程最近的“槽海”,但这儿恰好是美军侦察机重点关照的区域,周边岛屿上到处隐匿着盟军的“斐迪南”,完全隐藏行踪是极为困难的。三川特意选择了一条先向东行然后突然向南的冷僻航线,成功避开了盟军的所有耳目。加上“比叡”号成功吸引了仙人掌和陆基航空兵的注意力,13日晚22时10分,幽灵一般的三川舰队悄然摸进了寂静的铁底海峡。

  为防止图拉吉美军鱼雷艇的偷袭,谨慎的三川亲率重巡洋舰“鸟海”、“衣笠”号,轻型巡洋舰“五十铃”号及驱逐舰“朝潮”号负责在萨沃岛周边放风,由第七战队司令官西村祥治少将率重巡洋舰“摩耶”、“铃谷”号在轻巡洋舰“天龙”号及驱逐舰“夕云”、“卷云”、“风云”号的护航下炮击机场。
  23时30分,随着“铃谷”号水上飞机投下的照明弹,日军两艘重巡洋舰的20门203毫米开始向亨德森机场猛烈开火。炮击进行得异常顺利,在37分钟时间里,“铃谷”号发弹504发、“摩耶”号485发。合计989发炮弹将亨德森机场变成了一片火海。日军声称击毁美机18架。但经美军事后统计,只有3架飞机被摧毁,另有17架受伤但可修复。可见重巡洋舰203毫米炮弹的杀伤力与战列舰356毫米巨弹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谨慎的三川仅派2艘重巡洋舰实施炮击也是美军损失不大的一大原因。炮击对跑道的破坏同样轻微。此时美国人已经开始使用钢板铺装跑道,简单的修补只需更换钢板就OK了,几个弹坑在效率极高的海蜂工兵队面前根本就不算个事儿。天亮之前,亨德森机场已基本具备了起降飞机的能力。日军对此自然一无所知。

  14日0时30分,自以为大功告成的三川与西村炮击分队顺利汇合后撤出战场。出于对炮击行动的极度自信,返航途中的三川于2时30分向山本发出了“机场已被摧毁”的祝捷电报。大喜过望的山本当即下令田中船队再次调头,以最快速度向瓜岛突进。
  由于自信机场已被摧毁,三川舰队并未以全速向北撤退,他“福将”的称号似乎也暂时失灵了。天刚放亮,隐藏在瓜岛以南370公里处的“企业”号就放飞了10架“无畏式”,向北追击撤退中的敌军舰队。7时15分,美军机群发现了三川舰队,将其主力误判其战列舰和重巡洋舰各2艘。8时30分,罗伯特吉布森中尉向“衣笠”号发起俯冲,在300米高度投下了2颗227公斤丨炸丨弹。在埃斯佩兰斯角海战中表现出色的“衣笠”号和三川一样没了好运气,先后被4条鱼雷命中,一颗丨炸丨弹将舰长泽正雄大佐等高级军官悉数炸死,另一颗穿过甲板在机舱爆炸,“衣笠”号速度很快慢了下来,左倾10度。“摩耶”号也被一颗丨炸丨弹命中,阵亡水兵37人,伤势之重不得不回到横须贺船厂彻底维修。

  美国人断然不会就此罢休。8时45分,“企业”号第二攻击波的17架俯冲轰炸机在10架战斗机的护航下再次出现在三川舰队上空。旗舰“鸟海”号的一个锅炉舱被炸坏,舵机被损坏的“五十铃”号只好改用人工操舵。“衣笠”号再次挨了一颗近失弹,于9时22分带着511名水兵沉入大海。凯旋而归的三川舰队像一群被驱赶的鸭子失魂落魄地逃回了肖特兰基地。
  14日清晨,再次向南航行的田中船队很快被仙人掌的1架美军侦察机发现,亨德森机场上瞬间一片欢腾。刚刚在昨夜挨了无数炮弹的小伙子们个个欢呼雀跃:“这回中头彩啦!”谁都清楚,光天化日之下冲进亨德森机场攻击半径的日舰往往意味着毁灭,更何况这些速度只有10节多的运输船?田中船队的位置被迅速传给金凯德和菲奇,“企业”号和圣艾斯皮里图立即开始忙碌起来,美军三支航空部队的矛头一起对准了田中,一场穿梭式的投弹竞赛就此拉开了帷幕。

  上午11时,7架鱼雷机、18架俯冲轰炸机在12架战斗机的护航下出现在田中头顶。护航舰只拉响凄厉的防空警报,碧蓝碧蓝的天空中,一大群美机抖动着翅膀俯冲下来,肆无忌惮地扑向海面上诱人的猎物。田中只好一边紧急向近藤和草鹿呼救请求空中掩护,一边下令驱逐舰以高射炮火顽强阻击,几架美机被日军击落,但更多的丨炸丨弹投向了日军运输舰。
  12时45分,第二波攻击的27架美机滚滚而来。天空万里无云,日军编队无处躲藏,欲罢不能的田中只好抖擞精神拼死迎战。在日军防空炮火阻击下,美军投弹命中率低得出奇,只炸伤了运输船1艘。田中船队在密集的水柱和爆炸声中顽强向瓜岛奋勇挺进。
  下午13时45分,20架B-26轰炸机迎头堵住了田中的去路。丨炸丨弹像鸟儿下蛋一样纷纷落下,运输船刹那间被炸沉2艘。14时30分,又有15架B-17拍马杀到,一股脑儿投下了15吨丨炸丨弹,干脆利落地将2艘运输船送入海底。直到此时,“隼鹰”号的24架零战才姗姗来迟,全然无法挡住一波接一波的美军攻击。在随后爆发的空战中,他们反被数量绝对占优的“野猫”围住。美军以损失5架“无畏式”和3架“野猫”为代价一举击落日机13架。15时30分,空中再次出现了“企业”号的7架轰炸机,田中又有两艘运输船中弹起火葬身海底。

  当战斗日报送达南太平洋司令部时,哈尔西兴奋得一蹦三尺高,对一众参谋高声喊道:“快来看,我们已将那帮混蛋痛扁了一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