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6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7 22:28:08
  (正文)
  由于美军同样无力追击,4时20分,驱逐舰“雪风”号折返战场,试图帮助“比叡”号排水灭火。有“三大祥瑞”之首的“雪风”号亲自赶来救援,已躺进棺材的“比叡”号等于被盖上盖儿了。6时之后,“时雨”、“白露”、“夕暮”和“照月”号也陆续回到现场—三大祥瑞之二的“时雨”号同时大驾光临,等于在“雪风”号盖上的盖儿上又钉上了一排钉子,“比叡”号再不死就实在太不给面子了。由于夜间遭到美军的玩命攻击,“比叡”号的上层建筑已面目全非,舱室结构不复存在,仅露出烧得乌黑的金属框架。5艘驱逐舰将旗舰团团围住,开始向战列舰喷水试图灭火。6时15分,阿部率第十一战队司令部转移到了“雪风”号上。

  驱逐舰上的阿部迅速与主力舰队取得了联系。一艘战列舰竟然被美国人打瘫在海面上,这是近藤中将万万不曾想到的。他迅速颁布了两道命令:由驱逐舰为“比叡”号提供掩护,该舰应继续抢修舵机恢复机动能力,必要时由驱逐舰实施拖曳向北返航;同时“雾岛”号立即调头南下返回战场,准备曳航自己的姊妹舰。
  得知“比叡”号生命垂危,山本立即从特鲁克发来急电,严令阿部必须尽一切努力挽救“比叡”号。在日军的固有观念中,只有战列舰才算真正的主力舰,一旦有失震动极大。但山本和近藤好像都忘了一件事,瓜岛周边白昼的天空是美国人的天下。5时05分,隐藏在瓜岛以南的“企业”号放飞的20架攻击机已飞临战场上空,此时日军已努力修好了“比叡”号的两根推进轴,战舰航速也恢复到了15节,但美机的到来让他们一切努力都变得毫无意义。“比叡”号只能以少数几门高炮和驱逐舰的炮火进行自卫,很快被两颗丨炸丨弹命中。但这才刚刚是开始。一小时后,正当日军堵塞水下漏洞接近完成时,第二批来自“企业”号和亨德森机场的30架美机飞抵战场。“比叡”号接连被命中5颗丨炸丨弹和1条鱼雷,汹涌而入的海水使舰首沉到了海面以下。

  “雪风”号上的阿部发现,来袭美机中除亨德森机场的攻击机和航母舰载机之外,甚至还出现了体型硕大的空中堡垒,那正是菲奇少将从圣艾斯皮里图派来的。照此下去不等“雾岛”号及近藤主力舰队抵达战场,“比叡”号和附近的几艘驱逐舰早已去海底向龙王报到了。何况阿部清楚,近藤舰队中并无航母存在,即使来了也是白给,只能徒增损失而已,这种无望的救援更多凭借的是一种“义气”。8时20分,“雪风”号向“比叡”号发出信号,将战舰冲上海岸搁浅当作陆上炮台使用,舰员全部登岛加入陆军部队。但西田舰长拒绝命令,再三强调自己可以拯救“爱舰”。

  美军的连续空袭让西田的所有努力均化为泡影。眼见整个舰首已经被海水淹没,阿部于10时35分再次发出命令,“趁空袭间隙,迅速收容幸存人员”。但西田用旗语回复“预计舵柄室进水尚可控制”,拒绝弃舰,对阿部的命令置之不理。别看只是一个小小海军大佐,但颇得山本器重的西田在联合舰队同样是声名显赫。如果将日本海军军官分为老中青三代、山本和山口分别代表“老”“中”的话,那西田无疑正是少壮派中的翘楚。这位当年“海兵”第44期第三、海大第26期次席的优等生已被看好即将出任“大和”号舰长。

  正午过后,“比叡”号已完全静止在萨沃岛东北9公里的海面上,右倾10度,舰尾也开始徐徐下沉。13时30分,阿部再次用旗语发出了严厉命令:“处分‘比叡’,全体人员撤退!”同时下令驱逐舰放出小艇收容舰上的水兵。此时9架空中堡垒再次飞临并投下丨炸丨弹。西田无奈同意弃舰,下令打开了舰底的金斯顿通海阀。全体舰员齐聚舰首,朝东京方向三呼“万岁”,之后舰旗徐徐落下。天皇御相早已被转移到“照月”号上,一众水兵开始有序地向小艇上转移。

  到下午16时,全体舰员撤离完毕。从“企业”号和亨德森机场飞来的美机仍不停地对奄奄一息的“比叡”号进行投弹—当天向这艘战舰投弹的美机合计近70架。舰长西田并未离舰,而是在三号炮塔顶部放了把椅子,镇定自若地坐在上边仰首观摩美国人的进攻,誓与战舰共存亡。阿部严令信号长坂本松三郎大尉率几名水兵登舰,强行将西田架回了“雪风”号,之后下令“时雨”号向“比叡”号补雷。这一命令立即被山本严令禁止。山本试图以“比叡”号吸引美军注意力,为田中船队的行动提供掩护—堂堂“比叡”号竟然混到了充当诱饵的尴尬地步。在随后的两轮空袭中,“比叡”号又被命中3条鱼雷,断裂的舰尾烧得通红,舰上到处大火肆虐,倾斜已增加到15度,这艘由英国乔治瑟斯顿爵士设计并监造的巨舰缓缓地滑向海底,并勇夺太平洋战场日军损失第一艘战列舰的光荣称号。鉴于之前在铁底湾安睡的基本都是巡洋舰、驱逐舰或其它辅助舰只,新来的“比叡”号当之无愧地占据了带头大哥的位置。

  下午17时,阿部率残部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缓缓下沉的“比叡”号,于深夜23时回到肖特兰。因为损失了一艘宝贵的战列舰,山本认为阿部已没有资格在海上领军。连一向不轻易发表意见的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岛也拍案而起,一纸命令解除了阿部的职务。翌年3月20日,阿部被勒令离开海军打入预备役。
  看来美军所谓的“所罗门漩涡”对日军来说同样存在。和南云、塚原、阿部、草鹿陆续淡出一线类似,美军先后有戈姆利、弗莱彻、诺伊斯、默里、金凯德、赖特等将领因瓜岛赋闲。其中最幸运的当属金凯德,他在尼米兹的帮助下再次获得出山机会,后文详叙。
  尽管西田比阿部表现出了更多的“武士道精神”,但同样未能逃过海军法庭的质询。为给自己钟爱的西田开脱,山本派宇垣参谋长专程赶往东京,向海军省人事局长中泽佑少将求情。但岛田海相坚决不肯饶恕这位居然未和战舰共存亡的舰长。翌年3月20日,西田和阿部一样被打入预备役,后被召回现役也只担任了一些闲职。作为黑岛龟人的同班同学,西田和三川、栗田、田中类似,对战争中涉及本人的谜团“坚决不开口”。在无数次被问及有关“比叡”号的问题时永远都是那句话:“我是丢失了天皇陛下战舰的罪人,哪里还有分辨的资格?”日本作家相良俊辅有幸采访了晚年的西田,并在1976年出版了《怒りの海—战舰比叡西田舰长的悲剧》一书,这是一直活到79岁的西田唯一一次回忆往事。

  至此美日双方在瓜岛东北第一夜的战斗暂时拉下帷幕。在这场被金上将称为“空前剧烈的海战”中,日军损失战列舰1艘、驱逐舰2艘,美军损失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4艘。包括卡拉汉和斯科特在内的1439名水兵战亡,日军仅阵亡550人到800人。美军付出巨大牺牲的意义不仅在于击沉了敌军1艘战列舰,而在于使阿部在胜利在望的情况下放弃了炮击亨德森机场的作战,最终使田中的登陆行动功亏一篑。后来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弗兰克如此评价13日的这场激斗:“没有任何一次战斗在近距离交火、激烈度和混乱度上能与这次海战相匹敌。但这场战斗并不具有决定意义,卡拉汉和他的舰队以自我牺牲为亨德森机场换取了一晚上的喘息时间,同时推迟而非阻止了日军对瓜岛的增援。日本联合舰队更大规模的兵力调动依然在进行之中。”

  日期:2018-09-17 22:29:42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