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5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明明身处马厩,为奴为婢,看似狼狈,但骨子里却有着云淡风轻般的从容温和,不卑不亢。
  “你来了?”秦络果然没睡着,只是在假寐。他一听到脚步声,离开警醒的真开眼,便看到了铁匠孙站在自己身前。
  “你怎么睡在这里?”铁匠孙问道。
  “我是犯了罪的奴隶,睡马厩不是很正常吗?”
  “拓跋冽不是来求你了吗,他怎么还把你锁这里?”铁匠孙盯着秦络的长长锁链,一头拴在木栅栏上,限制在他的活动范围。
  “他呀……”秦络摇摇头,苦笑道,“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里管的了我?”
  其实早在拓跋冽砍了铁链后,老头就疑心他的身份了。那日桑丹老头望着拓跋冽的背影,试探的问秦络:“这是哪位大爷啊,还敢砍断你的锁链。他知不知道,这是三王子让锁的。哦,现在是可汗了。他连可汗的命令都不听,这要翻天啊!”
  桑丹老头怀疑的不错,然而拓跋冽是偷溜出来的,万万不可暴露身份。秦络也不好解释,只好替拓跋冽圆谎,“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您要是怕上面追究的话,要不,您再帮我锁上?”
  “算了算了,这几天看守的那小子没来监督,晚上锁就行了。”桑丹看着秦络伤痕累累的手腕,到底还是没忍心。

  于是随后几天,白日里秦络终于摆脱了锁铐,做事方便多了。但晚上却仍被锁起,且全天都不可出跑马场半步。
  铁匠孙步入正题,开门见山道:“你把马儿还给我,看来是想好了。怎么样,愿意加入我们,成为间者吗?”
  秦络平静的说道:“我愿意。”
  当秦络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后,他的心反而得到了安宁。
  铁匠孙终于露出了点笑容,他继续问道:“你知道,作为间者,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忠诚?”秦络回道。
  “是的,忠诚,对母国的忠诚。”铁匠孙点点头,“不忘初心,永远不被任何人、任何事迷惑,无论楚国将来是强是弱,你都不得背叛。”
  “我明白,我绝不会背叛。”秦络承诺道。
  “来,面朝南,跪下。跟我宣誓。”铁匠孙面向南楚的方向,带着秦络一字一句的起誓,“吾以吾血,吾的先祖英名起誓:从今日起,自愿成为间者,愿为大楚奉献一切。”
  秦络跪在他身侧,跟着铁匠孙肃然道:“吾以吾血,吾的先祖英名起誓:从今日起,自愿成为间者,愿为大楚奉献一切。”
  “服从楚国的派遣,遵从楚国的命令。不被金钱所诱导,不被权力所迷惑。”铁匠孙低沉的声音回荡在马厩中。
  “服从楚国的派遣,遵从楚国的命令。不被金钱所诱导,不被权力所迷惑。”秦络庄
  严的重复道。

  “铭记国耻,誓死效忠。”
  “铭记国耻,誓死效忠。”
  “袍泽同心,永不背叛。”
  “袍泽同心,永不背叛。”
  “不忘初心,至死方休。”
  “不忘初心,至死方休。”
  宣誓完毕,铁匠孙向南叩了三个头,秦络见状,也跟着他虔诚的行礼叩首。在日后黑暗的日子中,秦络也曾纠结过,动摇过。但在那些艰难的时刻,他总会想起这一夜,总会想起自己的誓言:不忘初心,至死方休!

  宣誓过后,铁匠孙又向秦络简单介绍了一下间者的任务。总结来说共有三点:探听敌方军事消息,扰乱敌方军事部署,破坏敌方军事行动。
  “为防止有人叛变,我们都是单线联系的,至于还有谁是大楚的间者,我并不知道。不过据我猜测,项羌这边的间者不太多,这才会导致情报滞后,让他们攻破了我们大楚的都城。”铁匠孙说道,“以后你要是获得什么情报,直接找我即可。对了,拓跋冽他为何而求你?”
  秦络回道:“他被摩藏可敦给软禁了。而且据我分析,那场政变,摩藏可敦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大王子被她当作棋子,给利用了。”
  “看来黑岩部想要夺权。”铁匠孙沉思片刻,捋了捋胡须道,“我们不能给摩藏家族这个机会,摩藏大汗王是比老可汗拓跋昊更阴险的人,要是让他当上了可汗,对大楚没有任何好处。反而拓跋冽当可汗对我们更有利,他还是个毛头小子,心思单纯,而且很信任你。”

  秦络不知铁匠孙从何总结得来“信任”二字,只得苦笑道:“他被我骗过一次,还会信任我吗?”
  “或者,正因为骗过一次,他才以为你不会再骗他。”铁匠孙沉吟道,“而且你最后坦然说出了真相,他对你坦白的勇气,十分欣赏呢。”
  “就算拓跋冽信任我,他身边的人也不会再信任我的。”秦络想起二王子拓跋凌曾警告过自己的话,但他没有做到,欺骗了拓跋冽,这事必然会惹怒到二王子。
  铁匠孙皱着眉头,叹了口气道:“是啊,间者怎么可能被所有人信任?我们宛如行走在悬崖边上,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目前你需要取得拓跋冽的信任,就按他说的,先帮他摆脱摩藏可敦的控制,这对我们大楚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明白。”这一点秦络早就想到了,大楚和青云部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黑岩部。
  “最近咱们先不用联系了。如果你有急事找我,城北坡有铁匠铺子,你可以来看看兵器。”铁匠孙说完后,双手抱拳,对秦络道,“前方道路困难重重,望君珍重。告辞!”
  秦络抬头,看着铁匠孙如蜻蜓点水般,施展轻功绝尘而去。
  拓跋冽得到秦络的支持后,兴奋的不能自已。等他返回金宫,第一件事就是拉着吉米的双手,开心的说道:“他同意了,他答应我了!”
  “什么乱七八糟啊?”吉米挣脱被禁锢着的双手,“谁同意了,同意什么了?”
  “秦络,他说他同意帮我。”

  “唉,原来是这事啊。”吉米揉了揉被他捏痛的手腕,“还以为谁答应你求婚了呢,看把你激动的。”
  “咳咳咳……”拓跋冽听完吉米的话,一口吐沫差点呛死自己,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吉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说到求婚,秦络说……”拓跋冽卖了个关子,停顿半天,等吉米着急了才慢吞吞道,“他让我听母亲的话,娶仆兰氏。”
  “什么?”吉米炸了,愤愤道,“你确定秦络真的在帮你,不是在害你?”
  拓跋冽扶额,“确定,他说我应该先让母亲放松警惕,让摩藏达格带着他的队伍赶快离开。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和母亲相抗衡。”

  “可你现在,连门都出不去。”吉米表示他们任重道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摩藏可敦放松警惕。
  拓跋冽也心情沉郁的坐在床上,他想了想说道:“那么,大婚的时候,我们得在草原上举行婚礼。这时候母亲总不能把我锁在金宫了吧。”
  “说的好有道理,果然还是绕不开娶仆兰诺啊。”吉米听后表示很生气,一甩袖子,一溜烟跑出了可汗寝室。
  拓跋冽咋舌,什么情况,吉米为啥突然生气,自己又说错什么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