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6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动声色吹拂开飘荡的茶叶末,如数吞咽意犹未尽,“任何东西,都是陈旧才名贵,埋在地下的宝物,蒙的 灰尘越厚,越是价值连城,何况有些旧物,不仅用着顺手,也一样光鲜夺目。我本身就是念旧的人,何小姐不知道 吗。”
  他放下空了的茶盏,在我旁边躺下,我嗅到他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那不属于我,我从不会用这么烈,我余光打量 他敞开的睡袍下最醒目的皮肤,光线太昏暗,我并不能看清什么,但我知道他今天回来这么晚一定是被萨格缠住。
  那般贪婪求欢的女人,一双眼眸写满对乔苍的兴趣和欲望,她勾引猎物的手段丝毫不逊色我。
  “乔先生不洗澡吗。”
  他淡淡嗯,“有些乏,明早再说”
  我忍了忍,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乔先生这一趟金三角不虚此行,不论拿下多少生意,解决多少麻烦,已经 不重要了。最津锻是不费一兵一卒,怀中温香轮玉打情骂俏,做男人终究是比女人好”
  他发出半声轻笑,扼在喉咙里,笑容只浮现脸孔和眼尾细细的纹路,眼底平静幽深毫无波涧。
  “那么何小姐呢。”
  他清俊温柔的神情有一丝丝垮掉,“何小姐在我逢场作戏良辰美景时,去做了什么。”
  我将长发挽到一侧,用手指拨弄梳理着,“允许乔先生州官放火,不许我小小百姓点灯了?逢场作戏用得着那 么激烈吗,我一向别人给我一分,我还十分”
  他拉开库头抽屉,拿出一支玉石烟嘴,套在雪茄的烟蒂上,打火机压下霎那,火光映照他眉眼,寒意森森,冷 气刻骨。
  他唇角谜之深沉的笑忽然收敛,那一瞬间的恐怖,危险,偾怒,令我汗毛倒竖,他不给我任何防备与反应,千 脆利落的一巴掌扇在我脸上,将我的头打偏。
  耳畔一道劲风刮过,我失神匍匐在库畔,睡衣在剧烈的冲击下从肩膀脱落,尽管乔苍很克制,但怒火中仍旧是 我承受不住的力量,我除了发抖便是发愣,半边脸颊火烧火燎的剧痛令我整个人如同丢了魂魄。

  被扇打过的脸颊急速升温,火辣辣的疼痛令我失神错愕,我几乎不能确认发生了什么,像做了一场浑浑噩噩的梦
  乔苍绵长沉重的呼吸戛然而止,他看了一眼自己泛红的手掌,掌心还残留着我的余温和香气,他什么都没有说 ,离开房间去外面喝酒,我独自蜷缩在库头,肉体和理智都有些麻木。
  他是那么固执的男子,我是这么固执的女人。
  我们都活在仓皇的矛盾和挣扎里,除了**以外距离彼此太遥远,我们隔着一段时光,这段时光觥筹交错,相 识相遇相撞,他不完全属于我,我更不该属于他我放不下这段时光里我的罪孽,我的过错。
  他是亡命天涯的浪子,他洗不干净恶贯满盈的双手,世人不给他回头路,也不给他救赎心肠,他回不了头他 清楚有些安稳满足不了我,我也清楚有些忠贞给不了他。
  他说风月逢场作戏,我说风月假戏真做。
  我们最初都是演一场戏,一场关乎利益,权谋,色欲的戏,只是演着演着违背了演员的规则,最终全部掉进漩 涡。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黑狼,乔苍注定会发怒,会萌生杀掉我囚禁我的念头,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怎样走 完这条路。
  我纠缠在两个男人中间,他纠缠在三个女人中间。

  情爱离恨,真真假假,戏中人都看不透,何況戏外的人。
  我拿起摆放在库头的镜子,对准自己左脸看了许久,虚掩的门外酒盏碰撞的声响忽然停止,他似乎已经离开。
  月色染上树梢,穿过罅隙落入窗台,灯火摇曳,纠缠其中。
  更深露重的夜,云南的冬日比广东还要暖。

  如果没有萨格和黑狼,我和乔苍也不会就此安然无恙。
  这段盛开在悬崖峭壁,盛开在深渊海域,盛开在道德世俗的枷锁下,盛开在道义人伦铁蹄下的情爱,仅仅活在风 月里,活不在现实中。
  偷欢的花很美,但结不出果子。
  我躺下沉默凝视天花板上星海波涛般的月影,大约半个小时,乔苍从屋外返回。
  他无声无息靠近,我立刻闭上哏装睡,屏息静气龄听他的呼吸辨别方位,他停在库头,停在我睫毛忽闪的眉 眼,很轻柔,没有重量,轻飘飘生怕吵酲我,染了烟味酒味的手指,拂过我炎热红肿的脸。
  我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他立刻抽回,直到我恢复平静仍不曾酲来,他才又坠落。
  他抚摸了几秒钟,直到温热的手指从我脸孔滑落到脖颈处,接觖某一寸皮肤,竟停在上面僵住空气骤然变 得凝固冷却,荫森森的恶寒侵袭了我,像从天而降的一块冰。
  我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长发被乔苍用力扯住,连我整个身体一起扯向高空,我吃痛哼叫出来,仓促睁开眼 ,他一身冲天的戾气,说不出的骇人,发了狠将我拽进他怀里。
  我无比狼狈憔悴的脸孔面向他,他哏底升起一团烈火,那团汹涌残暴的烈火正熊熊燃烧着,烧得寸草不生,烧 得荣枯万里。
  “何笙,我从不打女人,从未经历过女人背叛我,从不觉得自己有掌控不了的东西,我所有从不,都在你身上 破了例”
  他手指狠狠掐住我头皮,我感觉到尖锐的剌痛,感觉到他的撕扯禁锢下阵阵发麻的快要脱离我身躯的额头 ,我不喜欢毫无反抗任由摆布的无助,失了往日的娇媚风情,同样暴戾,荫狠,我_字_顿咬着牙,“放开我”

  他不肯,我不求饶不服轮的固执模样,犹如_盆汽油,把他的怒意浇得更旺盛,“睡了吗”
  他忽然问出这样一句,我面容僵硬,张了张嘴没有回答,这样的反应在他哏里等于默认,他的戾气顷刻间加重了 无数层,一层层包裏住,遮掩了他原本的模样,仿佛身体内积蓄了_场毀天灭地的杀戮。
  他松开我的头发,滚烫手掌隔着丝绸在我的胸口,肚脐和腿间掠过,“这里碰了吗,他干了吗”
  他清俊的脸孔在极致愤怒中掺出惊心动魄的冷意,“我看看有多激烈”
  他不由分说撕开我身上睡衣,蛮横剝光我,剝到一丝不挂,我冰凉光滑的身躯陷入他掌心,一点逃脱余地没有 ,任他凌辱,任他观赏,任他肆意拿揑。
  乔苍盛怒掀翻灯罩,光束顿时从昏暗变为剌目,照亮房间的每一角,又从墙壁折射到中央,全部汇聚到我和他 的身上他对着赤裸的我看了许久,只找到一枚吻痕,他眉骨剧烈跳动,强压住狂暴嗜血的心魔,粗鲁分开我的腿 ,手指狠狠剌入,“你在他身下是不是比被我干的时候还风*”
  我毫无准备,咬住被子呜咽出来,眼前闪过他和容深因为我险些大动干戈的场面,那时容深也这样愤怒,愤怒 他不惜身败名裂为代价娶来的妻子和他的敌人偷情,通奸,欢爱而这_B寸刻,容深的压抑,不舍,不甘,我忽然 感受得一清二楚。
  乔苍将我从库上拖到他面前,高大的轮廓压住我,那根手指也随着他弯腰而更深入,“爽吗?何笙,不管你多 放荡,我可以日日夜夜干你,干到你厌倦这种事,干到你哭着说不要你想舒服,我死在你身上都可以。但如果再有 下一次,我发现别人留下的痕迹,我就活劈了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