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32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吉坐在副驾驶,笑着说:“师父,你什么时候迷信起来了?”
  我笑了一下,我说:“有些事情,不由得你不信,你看我这块佛牌,他救了我好几次,如果不是这块佛牌,我的命早就没了,你说,我是信,还是不信?”
  “是师父你运气好。”李吉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这个你说的我爱听,就是我运气好。”

  李吉笑了笑,随后他电话响了,他接了电话,过了一会,他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我问:“怎么了?谁的电话?”
  “没有,没事师父……”李吉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李吉不是会说谎的人,他肯定有事,但是,他已经独当一面了,有些事不想我知道,我也不会多问,如果他想说,肯定会告诉我的。
  车子到了皇家酒店,我们下车,皇家酒店在芭提雅算是五星级豪华酒店了,很奢华,这里的外国人非常多,我们朝着酒店里走进去,身后跟着几个保镖,到了酒店,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这里并不是大楼建筑,而是平地建筑,很有东南亚氛围,但是装修风格又是欧洲的金属蓝色美丽风格,很漂亮,但是我没有时间欣赏风景,而是直接朝着餐厅去。
  走进餐厅,地板很漂亮,装修也很优雅,玻璃橱窗可以环绕芭提雅的海边风光,很美丽,在餐厅里,都是一些欧洲人或者美洲人在吃饭,相反,本地人很少。
  这里的包厢,是开放形式的,虽然是单独的房间,但是却能够看的到外面的风景,而在烛光下,显得很浪漫,这里的安保也很严格,有专门的士兵把守。
  我们到了位置,坐下来,梁菲还没有到,作为男人,我当然会礼貌的等她,对于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我一向是都会绅士一点,甚至是跟他们谈恋爱交朋友,但是那是以前的我,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心情去撩拨别人的心弦了,一句话,累了,收心。
  外面的红尘在美,不如家里的糟糠一分,我充分的理解了这句话的真谛。
  过了一会,我看到梁菲来了,她这次没有穿制服,而是一生湛蓝色的海边连衣裙,脚下一双蓝色的高跟鞋,一身东南亚海边风格,短发的她,又显得精神,跟这里很搭配。
  她到了之后,李吉给她拉开座位,她坐下来,看着我,我说:“想吃点什么?

  又想喝点什么?”
  “可乐,牛排,谢谢……”梁菲说。
  我听着,就觉得惊讶,我笑了起来,我说:“你还真是个年轻人,居然喝可乐吃牛排,但是,我觉得红酒更搭配。”
  “不,我不喝红酒,牛排也要十分熟,谢谢……”梁菲认真而严肃的说着。
  我听着,就看着她,有点奇怪,她好像十分怕血啊,想想上次,他好像也是看到了我身上的血迹,所以才愣住的,我舔着嘴唇,我说:“你怕血?”
  梁菲意外的看着我,随后就说:“谁不怕?没什么不正常的。”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是个女人,你怕血?告诉我,你每个月怎么度过生理期的?”
  她听到我的话,有点错愕,随后有点愤怒的说:“你这算是骚扰我吗?”
  我送了耸肩,我说:“只是好奇罢了,骚扰你这个小姑娘,没什么意思,我不吃嫩草。”

  他听着就没说设什么,李吉很快就去准备,梁菲看着我,问我:“你突然找我,为什么?”
  我笑了笑,我说:“不急,先吃饭。”
  她听着,就很郁闷,我看着她的眼睛,我想看穿她,只有看穿她,才能拿下她。
  我看着她的眼睛,我看到了仇恨……
  这让我奇怪,她在仇恨什么?
  梁菲让我感觉有点意思,他的短发,很好看,很柔顺 , 脸也很白净 , 那双眼睛倒是让我有点意外。
  我从他的眼神里 , 看到了仇恨的光 , 之前来的时候 , 还没有,她一来,我从他的眼神里,只看到了疑惑 , 好奇 , 但是,当我说道红酒 , 血的时候,他的眼神就变了。
  变得警惕,变得仇恨,表情也一直僵硬着 , 没有笑容 , 而且 , 她时常看别处,小心的观察周围的环境,这是她的内心有惧怕的因素在。
  她恐惧鲜血 , 因为鲜血给她带来仇恨 , 我很喜欢解剖一个人的人性 , 也喜欢观察他们的眼睛,从眼睛里面 , 能看到很多事情 , 甚至是一个人的过往 , 不过我没有那么厉害 , 我不知道梁菲有什么过往。
  这里的环境很优雅,她坐在我对面,我问:“你有男朋友吗?”

  梁菲看着我 , 摇摇头,说:“没有。”
  我说:“那你上什么大学?”
  “我上学,不是为了谈恋爱的。”梁菲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摇头,我说:“我们上学 , 那是为了出人头地 , 你这种人还上学?实在没有必要 , 你叔叔可是红宝龙公司的董事长,亚洲最大的翡翠原石矿产开发商,你就是一辈子不读书,光是糟践他的钱,也够你挥霍一辈子了,所以,你上学应该谈恋爱,享受人,享受大学最美好的时光 , 而不是,读那些死板的数据,还有,难啃的学位。”
  梁菲笑了一下 , 我看到她笑 , 我就知道她放松了一些 , 我不能让她紧绷着跟我谈事情 , 我需要摸索她的内心 , 我需要知道,她想要什么她是什么性格,只有摸透了这些,我才好对她下手 , 为我所用。
  她说:“邵先生说笑了 , 那是我叔叔的公司,跟我有什么关系 , 我最多,也只能算是公司的员工。”
  我听着就挥手,我说:“据我所知,你叔叔梁斌 , 一直没有生孩子 , 而且 , 他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你还指望她生孩子吗?所以,他将来的产业 , 都是你的。”
  “你又错了 , 还我三叔……”梁菲认真的说。
  我听着她的话 , 我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 她在提防她三叔 , 她感到危机 , 还有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功的因素 , 就是她三叔,这个女孩的危机感十分的强烈 , 哪怕是自己的亲人,也会让她感觉到危机感。
  我看着牛排上来了,我没有要红酒,我只是要了一杯白水 , 她端着可乐喝了一口 , 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 我端着白水,也喝了一口,我说:“你不喜欢红酒,我也不喝红酒,只是,喝白水,不介意吧?”
  梁菲有点意外的看着我,说:“没问题,对了,你找我 , 到底有什么事呢?之前我那么恳求要合你见面,谈事情,你都不答应,现在又怎么来急着见我呢?”

  我笑了笑,我说:“你还是涉世未深啊 , 如果我是你 , 我肯定不会出来见的 , 我会慢慢的等 , 等到时机最成熟的时候 , 然后要挟对方,把自己的利益扩大到最大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