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7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咦?”张大雕忽然发现骡子身上居然出现了一些血红色的汗珠,顿时就惊呆了,“难道,这骡子是驴和汗血宝马的后代?”
  他惊奇的绕着骡子仔细打量,忽然又发现,骡子的尾巴上又长出了九根浅短的尾巴毛,大约也就一寸来长,但色泽却乌黑发亮,与上次拔掉的那九根一模一样。
  “这几根尾巴毛居然还可以再生?”张大雕惊奇极了,甚至有种预感,说不定只有这骡子的尾巴毛才能具有储存先天之气的功能,是纯天然的法宝。
  “这骡子还真的与众不同啊,尤其是这九根尾巴毛。”张大雕忽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名字,那就是“九尾骡”。

  这当然是张大雕起的名字,不存在于典籍之中,事实上,张大雕真的很期待“九尾骡”和“五花马”能生出一个后代来,而看这情况,五花马既然愿意与九尾骡交*配,那十有八九有怀孕的几率。
  生*殖隔离的生物原本就杂交造成的,那么,杂交生物与夹杂生物生下的后代又是什么什么物种呢,难道会像红颜髓那样神奇?
  适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张大雕打开一看,居然是凤妞发开的,而且满是错别字,大抵意思就是问:“二能子哥哥,拿个白白的夜体是什么东西?”
  就这么一句话,居然有三个错别字,但张大雕还是读懂了,只是不明白她说的白白的液体是什么玩意,想了想,忽然满头黑线回了一句:“那就是男人的种子啊。”

  过了好久,凤妞才发来短信,问道:“真的能吃吗?”
  张大雕暴汗,只能回复道:“那只是为了增加情趣,没有能不能吃的说法。”
  凤妞只是小学文化,好像打字很吃力,又过了会才发来短信:“是不是女孩子愿意吃,男孩子就特别开心呢?”
  这次,张大雕只回复了一个“嗯”字,过了会又编辑短信道:“你还是孩子,别想那些不健康的事情,你只需要知道男女怎么生孩子就行了。还有,那视频别看了,会让你入魔的。”
  可凤妞依然发短信问道:“真的很舒服吗?”

  “不是。”张大雕耐心道,“第一次会痛死人的,之后才会感到舒服,你还小,得等到20岁后才能体会那些快乐,听话啊。我要睡觉了,你也休息吧。”
  “可我难受。”凤妞还不甘心,缠着问道,“哥哥,你想和妞妞生孩子吗,妞妞也想让你高兴。”
  我倒!
  张大雕直接关了手机,再不敢和她聊下去了。

  然而,张大雕刚躺下,窗外又响起了敲击声,吓得他屏住呼吸,假装没听见,过了好久,敲击声才失望的消失了。
  次日一早,张大雕便拿着模型飞机和模型轮船风驰电掣的来到北河水库——这个时候天才刚刚亮,加上天气寒冷,水库边一个人影都没有。
  张大雕正想把模型飞机飞到天上去看看效果,江小满却忽然打电话问道:“亲爱的,起床了吗?”
  张大雕白眼道:“早起来了,我现在在北河水库搞试验呢。”
  “搞试验啊,我也要看!”江小满亢奋道,“白姐也来了哦,我们正准备找你谈话呢,你等会啊,不许偷偷搞试验,要等我们到了再说!”
  这是威胁,也是撒娇,不知道为什么,张大雕总感觉自己和江小满的感情比较特别,想了想后,也不忍心让她失望,便老老实实的等候着,同时研究一下怎么遥控模型飞机和模型轮船。
  大约20分钟后,白姐和江小满犹如仙子下凡般翩翩而来,她们都是有功夫的人,哪怕是在寒冬腊月里,穿的也是单薄衣裙,看上去特别美。
  “哈哈,我的大老婆和小老婆到了!”一见面,张大雕就口花花的占她们便宜。
  江小满噗嗤笑道:“我们是大老婆小老婆,那黄蕾是什么?”
  张大雕眼睛一黑:“她啊……嘿嘿,当然是正宫娘娘啦,嘎嘎!”
  “嘎你个头!”白姐一个爆栗敲在张大雕脑门上,气哼哼道,“想让老娘当你的大老婆,那还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才行,哼!”

  张大雕呲牙咧嘴的捂住脑门,闷声道:“不许使用家庭暴力。”
  白姐轻笑道:“那你打我啊,只要你打得过我,怎么暴力都行。”
  这下,张大雕彻底郁闷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即使修为达到了第四修境界,貌似依然躲不过白姐的攻击。
  “对了,老巫婆的事你准备怎么解决?”白姐睇着张大雕,最喜欢看张大雕吃瘪了。
  “昨天下午就已经解决了。”张大雕正色道,“那老妖婆的确夺了安小乐的体,不过还没来得及吞噬安小乐的神魂,我灭杀了她,帮安小乐夺回了身体的掌控权。”
  “那我就是放心了!”白姐一脸欣慰之色,好奇的盯着地方的模型飞机和轮船,问道,“你在干嘛?”

  “放飞机啊!”张大雕把遥控板扔给她,笑道,“不过我太笨了,又比较懒,研究了半天,觉得有些麻烦,还是让你们来吧。”
  白姐拿起模型飞机看了看道:“你在这上面喷的什么粉末?”
  张大雕耸了耸肩,欠揍道:“谁知道呢。”
  “找死!”白姐一脚踹在张大雕屁股上,直接把张大雕踹了个狗吃屎,然后还挑衅的扭了扭香臀,弄得张大雕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江小满则没心没肺的娇笑道,“活该,谁叫你惹我教官的,没把你踢成太监已经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了!”
  “小*妞,你敢吃里扒外!”张大雕扑上去揪住江小满,嘶啦一声扯下她的衣领,还张狂的大笑道,“好大啊,怎么长这么大了?”
  “哎呀,我杀了你!”江小满立马就和张大雕扭打在一起。
  白姐气得一跺脚,自顾自的遥控着模型飞机飞上了蓝天。然而,模型飞机刚飞出还不到三十米就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白姐揉了下眼睛,惊叫道,“飞机呢,怎么不见了?”
  张大雕立马停止了打闹,开启千里眼盯着天空,却见模型飞机在失去操控的情况下栽落下来。
  “啊……又出现了!”白姐慌忙按动按钮,但已经来不及了,模型飞机扑通一声栽落在水库里,砸破了薄冰,沉入水中。
  张大雕愣愣的盯着水面,紧接着跳脚道:“你会不会开飞机啊,不会开早点说嘛!”
  白姐完全傻眼了般,念念自语道:“怎么会凭空消失呢,没道理啊!”
  可接下来,她一把揪住张大雕,母老虎般叫道:“说,你到底在飞机上做了什么手脚,为什么飞机飞到半空后就消失了?”
  “家暴,家暴啊,小满救我!”张大雕夸张的喊叫着。
  “家暴”的意思是东拉西扯胡搅蛮缠,企图转移视线蒙混过关,白姐何许人也,岂会让张大雕这么容易就蒙混过去了?
  结果,张大雕彻底变成了布娃娃,被白姐拎在手里肆意挥舞摔打,最终,还被她骑在地上,用香臀肆意碾压,一边碾压还一边叫道:“臭小子,你招不招,不招老娘就‘坐’死你!”

  日期:2017-10-07 1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