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6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最后一次见他,最近的时间,是两个月前。
  他来得匆忙,去得也匆忙,或许他陪在我身边许久,在常府里藏身兜兜转转护我周全,可他没有露面,我也 不曽想过。
  这片枪林弹雨生死不明的地狱,死去的容深,活着的黑狼,是他们,或者就是他自己。是我唯一的信仰和执着, 荼毒杀戮了我的梦。
  我从没这样渴望,这样贪图见他。
  我转身要走,又想起什么停下,我再次从镜片看向温泉,乔苍和萨格都不见了。

  那只轮榻空空荡荡,7j痕与褶皱还在,余温也没有消退,角落仍遗留着西装和连衣裙,唯独缺失两人。
  我眯哏失神了一会儿,阿鲁间我走吗,来不及了。
  我什么也没说,收回视线仓促离开。
  抵达酒店刚好是黄昏,我洗过澡换上提前准备的睡裙,睡裙在香薰里炙烤了整整一天,每一缕丝都芬芳诱人。

  我坐在窗台上等了两个小时,往往回回的车流人海,驶出驶入,唯独他仍没有来我杠不住睡意躺在库上昏昏 沉沉,时钟指向十点整,仓促的鸣笛传来,阿鲁重重砸门,他透过缝隙说人到了。
  我狠狠打了一个激灵,匆忙翻身下库,礙视玻璃上闪过的一缕光束,来自白色的车灯,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剌 目,从一端划到另一端,媳火的声响传上四楼,在寂静的深夜戛然而止。
  我按了按抨枰直跳的心脏,将胸口的惊慌失措忍回,端起桌上浸泡过玫瑰的薄荷水,喝光整杯,朝空中呵出一 口气,清冽甘甜的浓香,入骨,入血,入这风月轮回。
  脚步声自长长的走廊由远及近,每一下踩在地板,也踩在我无息的颤抖里。
  人抵达门外忽然停止,一个马仔问,“五哥,怎么不进去?”
  黑狼嗓音低沉,“王世没来”
  “世哥去国道接货了,您忘了,老K从緬旬进境一批罂粟壳,打算和柬埔寨的组织交换**因的半成品,咱下 家点名要这个。”

  黑狼沉默片刻,打消了疑虑,他伸手握住门把,轻轻朝一侧转动,吧嗒一声,马仔声音里藏不住笑意,“五哥, 祝您今晚尽兴,哥几个嘴巴闭得严实,您放心”
  黑狼蹙眉一怔,他没有来得及问怎么回事,门缓缓敞开,两个马仔合力将他朝房间内一推,他一步跨入,接着 被重重关上。
  昏黄的灯火吞没他人影,这样的良辰美景,这样的风月情动,这样的柔肠百转,将我悄无声息从墙角送出,送 到他宽厚笔挺的怀中,香气四溢中,我媚态含情的一声五哥,穿透虚无朦胧的空气,蔓延过他炙热的心脏。
  是我还是星光,是风还是水霎。
  是娇花,是湖揮,是弱柳。
  清幽的月色里,我赤裸胸脯,双腿和玉臂,一头青丝做嫁衣,一张湿漉漉的桃面,一双漾着媚的哏眸没有和 他欲擒故纵,也没有似遮未遮,我给了他全部风情与春色,给了他等待釆撷的诱惑身上如薄纱蝉翼的红色真丝, 几乎融于他惊愕的目光里,变成了一杯夜露。

  我柔轮无骨伏在他胸胺,葱白的手指剝开他西装纽扣,不动声色,只有浅浅的娇喘。
  他失神愣怔中,西装被我扔在了远处的地毯,他还是喜欢白色,津致整洁的衬衣没有半点權皱,没有丝毫灰尘 ,没有一根发丝,连他之外的气息都不染。狂野,诱惑让人想要沦陷在他身下,沦陷在他勇猛的贯穿里。
  黑狼的脸,黑狼性感的身体,将禁欲与风流演绎得那么好,我醉在他的演技里,醉在他垂眸那一刻。
  他根本没想到是我,也没想到我竟然收买了他的手下,联合诓骗他,他用了漫长的十几秒钟才从我给他的色情和 震撼里回神,“怎么是你”
  我脸孔泛起粉黛秋波,媚极了,妖极了,也艳极了,“怎么不能是我,你还想是谁你在金三角,还有其他女 人吗。,,
  “胡闹。”
  他留下这两个字,推开我要走,我早预料到他会挣脱,我手先他一步反锁,指尖停在上面烕胁他,“你敢走, 我就把锁破坏掉,到时候谁也离不开,等人来救。让他们瞧瞧,大名鼎鼎的五哥,卧底,在我一个女人的屋子里 做什么”
  他侧过脸看我,眉骨上的青筋凸了凸,“何笙,是不是疯了 ”
  我没忍住嗤一声笑出来,“有你这么开场白的嘛。不过”
  我娇滴滴的手臂圈住他,“我是疯了,我想你想疯了 ”
  我身体压着他不断后移,他进门到现在不足五分钟,甚至没有看清布局,他根本不知后面是什么,只被我逼迫 得进退不得,直到他腿撞上一团蚕丝,倒在了库上。
  他脸色有些沉,有些复杂,也有些无措。
  我顺势骑在黑狼身上,他腰间的金属扣铬疼我,我轻轻动了动,让娇嫩隔着西裤抵住他胯下,他身体倏然绷得 僵硬,两只手保持我推倒他时举过双肩的姿势,“你干什么”
  我按住他的掌心,悬浮在他上2,“你上次跟我说,你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到现在数一数,是一年还是一年 半了?”
  他不语,眼神四下看,找如何逃脱我,我嘟起嘴笑得幸灾乐祸,“你休想逃出我的掌心,今晚你愿不愿,也要睡 我。”
  他始终克制的,压抑的,沉默的呼吸与心跳,在这一刻变得急促,仓皇和激烈,我用牙齿咬开他衬衣纽扣,舌 尖扫过滚烫的咽喉与锁骨,“我陪你做一次好不好就当作你抱我跳窗,偿还的救命之情。”
  他身体又是一僵,眼底的清明击退了浑油,“以身相许还我,我不要”

  我手指压住他的唇,“心甘情愿给,五哥要不要。”
  我接二连三的五哥,剌激了他的魂魄,他看我玲雄暴露的身体,咬了咬牙,“我忍耐有限,5见在终止来得及。
  我一把拉起他,以这样相对跨坐的姿势,捧起他的脸深吻,口腔内花香与凉爽的薄荷,是他此时燥热的解药 ,他才一触碰就缴械投降,我仰起头承受他在我脖子和胸口狂热的亲吻,颤抖而急促脱掉他衬衣,当我觖及到他健硕 膨胀的肌肉,潜意识里的声音不断傕眠我,呼唤我,她说这个男人是那样熟悉,那样滚烫。
  裙摆卷起,贴身的薄薄丝绸在他撕扯下粉碎成密密麻麻的沬,我被他抱在怀里,两条腿缠上他紧实健硕的腰, 半梦半酲间,我眯哏凝视窗台上的烛火,那是我这辈子看到过的,最温柔,最不真实,最像是幻想出的颜色。

  “五哥。”
  他的吻没有停下,托起我臀部将我举过头顶,我犹如一片叶子,那么轻柔,那么娇小,在他掌心肆意摇摆,翻 滚,颤栗。
  “你说像不像洞房花烛夜”
  我冰凉的手指C`ha 入他短发,刮出一道道痕迹,“我男人欠我一晚新婚夜,欠我_件婚纱”

  日期:2017-11-01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