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6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多少懂点内幕,市面上八成以上的冰*能达到百分之九十纯度就算顶尖好货了,这么纯的如果乔苍知道了, 他也势必不会放过。
  不远处泥泞的山路此时忽然晃过几道人影,林间洒落的雨水浇注在他们身上,保镖立刻撑起一把伞,遮挡在为 首男子的头上,水汽迢迢中我仍一眼认出是老K团伙里的世哥,上一次他没有识破我,险些被坑得栽跟头,我还料想 他恨毒了我,死活都不会再来见我。
  世哥网着一根烟,在距离我仅剩几步停下,隔着朦胧混沌的水帘我们都看清了对方的脸,他将烟头吐在地上, 皮笑肉不笑说,“何小姐,咱又见面了 ”
  我微微偏头,阿鲁说出一个名字,我挑眉点头,“王世。”

  我叫他名字算作打招呼,今时今日我身份在他之上,算半个毒枭,只要做成一单大生意,金三角便声名鹊起, 世哥从我口中喊出,太抬举他了。
  他脸色极其难堪,这些亡命徒是瞧不上女人的,“何小姐,一年后你的口气和骨头是越来越狂了。”
  我眉眼流露的神情几分荫恻恻,“这要多谢老K,我冒失闯入金三角算计了他,他教训我那几下我铭记于心, 不过这一次我是来谈交易,谁让我瞧上了金三角这块风水宝地,我得守规矩给老K拜帖子,所以往昔恩怨一笔勾销, 再送你们一笔赚钱的买卖。”
  他舔了舔嘴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坑我。”
  我抓住头顶遮雨的桑叶,撕碎丢在脚下水洼里,“来都来了,废什么话。我现在是生意人,做生意谁不为名利 。缅甸在金三角的地位已经垮掉,想要翻身重回霸主,没有大买卖加持怎么可能,我这是雪中送炭,要不要看你自 己。”
  我说完千脆利落抬起一只手,二堂主吩咐马仔将箱子里的粉包递给王世,他迟疑拿起,打开放在鼻下闻了闻, 脸色缓和不少,他这次谨慎许多,亲自到箱子前查验,甚至把手探入最底下,捞出角落的一包,打开二度查验,发 现没有任何出入这才放心。
  他挖了挖鼻孔,流里流气的痞子腔调,“什么价钱。
  “这种纯度的冰*,你们后期随意注水也照样是A+的货,在贩毒市场你能找出第二批,我白送你。
  他牙齿上下磨了磨,“一口价,六百一克。”
  我伸出三根手指,他眼珠子一瞪,“三千?你他妈玩我?
  “三百_克。”
  这回换他愣住了,我笑说,“既然雪中送炭,自然是我赔本赚吆喝。不过。”
  我没有说下去,直接一脚踢在箱盖上扣住,王世见状脸色突变,“怎么,何小姐说话不算话,定好的交易还 有临时变卦的道理?”
  我点了一根狭长的女士香烟,霎气不浓烈,也不呛口,刚好过瘾,“上一次交手,你已经摸透我意图,我只要 五哥来和我谈,传出去我在道上有面子,三百一克我不讲价,你们随时拿走。”
  他垂下眼眸,反复掂量了一会儿,他带来的马仔小声说,“世哥,这娘们儿不就是看上五哥了吗,又不是吃谁 的肉,她长得也不赖,五哥不吃亏。况且咱现在搞不到好货,都他妈让红桃A压死了,这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的,五 哥肯不肯让他自己办,咱给他糊弄去不就得了。”
  王世嘿嘿乐了,“五哥急了砍人怎么办,你兜着?”
  “砍不了,老K下周回来,咱拿下货了,他能不髙兴吗?五哥心里兴许正乐意,但是拉不下面子,搞不好最后他 还得器重您。”
  王世舌头在下唇舔了好几个来回,他扑哧一声晬了口痰,“反正我看他也是够能装的,这娘们儿这么靓,我不 信他不想搞。”
  王世伸手将马仔朝后边一推,“我留下几个人守着这批货,两日内我诓五哥去见你,你可别反悔。”
  我笑说自然,我见到他的人,货你们立刻交钱提走。
  我说出一家酒店名字,让他等五哥去了,联络二堂主,再把房间号给他。
  我和王世从半山腰分开,带着阿鲁下山,我看出他欲言又止,想说不敢说,就一直叮着他,他被我看得发毛, 知道躲不过,小声告诉我,“苍哥半个小时前,独自开车去了温泉宾馆。”
  我脚下一顿,蹙了蹙眉,“他去那里做什么”

  温泉宾馆脱离金三角边境,在西双版纳的风景区,来往游客很多,不是适合交易谈判的场合,乔苍没有理由去
  阿鲁眼神更加躲闪,我感到事情不简单,让他如实说。
  “萨格小姐在这家宾馆邀请苍哥泡温泉。”
  我脸色骤然一沉,心头隐隐闪过不妙,从她养了那么多面首就能猜出她是一个欲望极其强烈的荡*,乔苍的英 俊与狂野令她非常感兴趣,她使用美色诱饵一旦成功,既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男人,又能为自己化解金三角的劲敌 ,是一箭双雕的事,这样聪明的女人,一定有这套算计。
  我冷笑握了握拳,“美景,泉水,红酒,这样的好事,怎能落下我”
  阿鲁一愣,“您要去?可是萨格派来的人说,她只见苍哥。”
  我说,“她见谁是她的事,我去不去是我的事。我阻拦不了她,她也千预不了我。”

  我命令阿鲁送我去温泉宾馆,他劝不住我,只好再三央求不要告诉苍哥是他谢露这件事。
  车在一阵疯狂疾驰后停泊在宾馆外的红毯上,阿鲁打开车门迎我下去,我透过虚无的空气认出角落属于乔苍的 奔驰,这一刻理智压住了冲动,击退了我的仓皇和莽撞,我无非想要知道乔苍对萨格的心思,是玩一玩还是被她吸 引诱惑住,亦或是将计就计。我出不出面都有法子,何必大张旗鼓挑破,聪明女人为男人保留余地和颜面,也在其他 图谋不轨的女人面前保留气度。
  我沉默勾手指,阿鲁探进半副身子,将耳朵附在我唇边,我吩咐他替我办两件事,他听清楚后点了点头,转身 走入宾馆,与前台交涉了几句,过程不很顺利,所幸阿鲁是场面上的老油条,很有套路,他从前台手中拿到我要的 东西,匆忙向这车跑来。
  “何小姐,都办妥了,您现在可以进去。”
  我接过房卡,用衣领遮住脸,跟在他身后穿过宾馆侧门,直奔三楼。
  阿鲁带我进入五层走廊尽头的房间,他打开灯走到窗前,将望远镜放在筒夹,透过镜片找好角度,叮紧某一处看 了片刻转过身说,“楼下温泉池已经被硬格包了,包到明天早晨。期间不许任何人进出。玻璃罩是半个小时前刚升 起,防止窗口有住户看到”

  为了钓乔苍上钩,萨格可真舍得下本。两大对立的毒枭交手,血流成河的概率远远超过握手言和,不论抛出什 么筹码,各自都不缺,根本不可能相安无事。
  萨格自恃是女人,又有美色,才敢冒这份险和乔苍过招她打赌一个爬到这么高位的男子,势必有海纳百川的 气度,做不出连女人都不饶的下三滥事。
  我挥手示意阿鲁关灯合拢窗纱,室内顿时陷入一片浓烈的漆黑,我无声无息靠近窗台,站在望远镜前视线对准 泛起白霎的温泉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