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人生之——修缘》
第18节

作者: 夜紫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10 21:36:06

  看来鬼屋很值得期待啊!很快就排到了我们,我们心惊胆战又满怀好奇的冲了进去。对我来说,天生胆子就大,玩鬼屋也就是图个热闹,明知道都是假的嘛。一路前行中,“惊险”不断,同行的两个姑娘不时发出尖叫声,一左一右紧紧抱着志拓的胳膊不放,弓着背,恨不得把脑袋埋在志拓怀里。
  我走在志拓身后,怕走散了,一直拉着他的后衣角。看着鬼屋里员工扮演的各种鬼怪妖精,比起我经历的那些刺激差远了。志拓也不害怕,一直充当着姑娘们的护花使者,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大喊大叫,闲庭信步的像是在逛后花园一般。
  我忽然觉得,一个小和尚用这种淡然的状态走在地狱中也不过如此吧。我甚至还抽空和志拓议论着一个画着大白脸涂满鲜血的“厉鬼”演技不够走心,不能只做个样子,做“鬼”要有专业精神。
  正想着,汗毛猛的竖了起来,一股凉意从背后涌起,这是一种生物本能的直觉,浑身都绷了起来,我立刻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看过去,那种感觉绝不是一个工作人员扮成的鬼怪能形成的。
  我正揣测着那是什么,走在前面的志拓忽然反手伸过来抓住我拉着他衣角的手腕,侧过面庞却没有看我,嘴里大声说着:“紫焰你别回头,把眼睛闭上,跟着我走!”我下意识的照做,紧闭着眼睛任他拉着我,感觉到他的脚步加快,我也紧紧跟上。耳边依然还是两个同伴的惊声尖叫,随着我们走过那个区域,身体那种紧张感立刻消失,我没敢睁眼睛,回忆着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听见志拓说:“没事了,把眼睛睁开吧。”

  睁开眼睛,我们还是在鬼屋没出去,四周依然是阴森森的布景,不时的从哪里传来一阵幽幽的鬼笑,一个吐着红舌头的鬼从顶棚上唰的大头朝下吊在了半空,悬在我们眼前,俩姑娘“妈呀”一声又扑进志拓怀里。我拨开鬼的长发走了过去,又不放心的回头看看,想搞懂刚才那个感觉是什么东西造成的,心里已然有了一些明了。
  志拓身上挂着俩姑娘,转过身来,眼睛在黑暗里散发着明亮的光,有些惊奇的问我:“你知道了?”我反问他:“你也知道了?”没等他回答,俩姑娘催促着快点出去吧,我和志拓交换了一下眼神,没有多说,一路走了出去。
  日期:2018-03-11 21:30:28
  出了鬼屋回到过山车排队的地方,找到那对情侣同伴的位置,前面还有一条长龙般的队伍,我们也只能慢慢排。一同进鬼屋的俩姑娘叽叽喳喳的议论着鬼屋里的恐怖,我假装玩手机,心里计较着刚才的诡异。志拓站在我旁边,看我拿着手机心不在焉的样子,碰了碰我胳膊问:“你害怕了?”
  “就是吓一跳,没想到那里会有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我抬眼看向他。志拓用很小的声音说:“阿飘。”(似乎南方都这么叫。跟北方的“清风”同样,指鬼魂类)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不远处的鬼屋,旁边的人太多,没法问出太多,只隐晦的又问了句:“那里有那东西,不会出事吗?”志拓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眉头微微一皱:“环境适合它生存,现在看不会出大事,不过会让个别体质弱的人出现点儿问题。还记得咱们在那边排队时,看到的那个把工作人员挠伤的姑娘吗?”
  我想起那个姑娘,一副学生模样,秀气文弱的样子,脑中不仅浮现出她一边吓得嚎啕大哭一边满身戾气的冲着高出她一头的工作人员脸上挥舞着长长的指甲……
  “有办法处理下吗?”我觉得那东西还是早早收了的好,虽然我可以感受到,但捉鬼这种事,我还是做不到的。志拓轻轻摇了摇头:“它没害人,只是选错了地方,阴阳不平衡,体质弱的人会被影响到。等阳气再多些,它也就离开了。”
  队伍缓慢的移动着,几个同伴依然兴致勃勃的聊着天,我看远处有小吃的档口,就跟同伴们打了招呼,去给大家买些吃的东西。志拓也走出队伍说跟我一起去。我俩心照不宣的慢慢溜达着。

  志拓先开口了:“你修的哪一路?”
  “仙家帮解了封印,还没有具体修,现在只是体质敏感些。别的还做不到。你呢?”
  “我是催眠师,但是也在修行其他法门,对西方灵性学很感兴趣。”
  催眠师?那不是变魔术的吗,跟灵修有什么关系?我没好意思问出口。志拓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动解释:“是可以看到前世因果的一种手段,需要连接高我,来解答问题。有时间的话,你可以搜索’前世回溯’,会看到很多案例。”
  “跟北方看事时需要请仙家出马的路数很像啊,只不过仙家是要请仙,催眠需要请高我!哈哈哈…你敢不敢告诉我高我是什么!”
  日期:2018-03-11 21:53:20
  志拓一脸黑线的看着我,不知道从何说起。他这无奈的表情,看的我心中暗笑。忽然一阵熟悉感袭来,似乎在很久以前,也是曾经面对着这样一个人放肆的嘲弄过,对方也是这么无奈,我心里也是这么暗爽。

  这种熟悉的回忆让我不禁一愣,志拓关切的问:“怎么了?”打断了我的思路,熟悉感如被微风吹过的烟尘般飘散的无影无踪:“没事,我们去买烤肠吧,她们一定喜欢吃!”
  对于一个新鲜事物,我还需要时间来熟悉,毕竟现在的自己连修行的门槛都没摸到,不能露怯。我心里这么想着,手里没闲着,买了一堆零食回到队伍里,大家都是驴友,对这种吃法早已见怪不怪。
  终于排到我们了,这个号称速度最快的过山车让那些大叫着的同伴们灌了一肚子风,我倒是没什么感觉。紧接着来到第二个过山车,这个大玩具以高度落差而闻名,腿部是悬空的,固定住了上半身。上升到一个与地面垂直的角度时,噶然卡住,整个车身竖直着停在高空,我坐在第一排,面前没有任何阻挡,就那么直勾勾的面对着地面,旁边同伴姑娘猛的尖叫了起来,差点刺破我的耳膜,我感觉晃了晃头,这感觉真不舒服,无法对抗的地心引力将整个身体向下坠着,安全带勒的胸口好闷。

  就那么悬空的被绑缚着,大概五六秒的时间,过山车忽然失去阻力,全力下冲着,全车人的嚎叫被疾风迅速撕裂,分不清到底是人声还是风声。我紧紧的闭着嘴,强行克制着身体的不适,整个人就像从高空跌落一般。
  又是熟悉的画面,上一次眼睛与地面如此急速的接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同样的高空坠落,同样倔强的咬紧牙关不肯呼叫,心里憋着一股劲儿像是在跟某人置气,一个意识传来: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不服!
  过山车一个大幅度回旋,贴着地面上的水槽疾驰而过,将我的思路甩飞,车身激起的水幕让外围观看的群众兴奋的赞叹着。耳边依然充满噪音,当我再想回忆下那个画面时,它早已消失不见,就像风吹落叶,只留下了一个影像,再想寻找落叶的踪迹却无处可寻。
  同伴们聚在一起,我和志拓没再有单独的交流,随着大家又玩了几个游戏器械,不是大头朝下的飞天椅,就是高空速降,一路下来,脑袋一直晕晕的。当我们玩过第三座过山车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座过山车与第二座正好相反,第二座是腿部悬空上身固定,而这座却是下身固定上身悬空。车身运行起来起来 ,人就像根水草一样摇摇晃晃,脑浆子都快被甩飞了。我们几人走下车来的时候,有的脸色发青,有的直接趴到草坪上,我就双腿一弯跪到地上干呕起来。志拓也走起了猫步,大家像一伙残兵败将一样,互相看着对方的惨样嘿嘿的取笑着,再也没有力气去尝试最后一座过山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