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人生之——修缘》
第12节

作者: 夜紫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妍领着我用矿泉水净了手,从仙家的那个屋子开始上香磕头,一个仙家一个仙家的磕过去,磕完头又拿出了湿巾擦拭雕像和案几上的灰尘。然后拿着香烛来到佛菩萨那间,也是如法炮制,一一过去磕头。磕到观音像,我不禁又想起了那天的梦:非佛非道……这个词我听都没听过,怎么在梦里出现的呢?再一想,好像真是这样,观世音菩萨是佛家的还是道家的呢?我止不住又胡思乱想起来……

  妍拿着香火上前刚想点着,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只马蜂,围着妍嗡嗡的飞着,妍连忙拿手赶走了它,这只马蜂绕了一个圈又飞了回来,如此反复了两三次。我一直跪在地上,在等着妍点了香,我好磕头,见她被一只马蜂纠缠住,刚要过去帮忙,妍挥手止住了我。马蜂终于被赶跑,妍开始点香。
  这次的香点了半天才点着,我见妍把香稳稳的插在了香炉里,我弯下腰去刚准备要磕头,只听得一声惊叫,我抬头看去,原来香火齐刷刷的从中间折断了。紧接着腿上一疼,低头看去,一个不知名的飞虫,有半截手指那么长,叮到了我的左腿上。虽然穿着户外的裤子,但是那个奇怪的飞虫有着长长的口器,像马蜂一样直接穿透裤子刺到了我的皮肤里,我连忙用手抖了抖裤子,虫子却无动于衷,腿上越来越疼,恐惧由心中深处,我顾不上许多,用手一拍把虫子打飞,被咬的地方火辣辣的疼。隔着裤子摸了摸,好像被咬起了一个包。我不知所措的看了一下妍,忽然发现她望向我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些伤感和一些明了。

  妍沉思了一下说:“一会你全部上完香后,回到观世音菩萨这里跪着吧。”我脑子里有些懵圈,但对妍还是非常信任的,于是给各位佛菩萨、三清道长、王母娘娘上香磕头后,回到了观世音菩萨的雕像前,直直的跪了下去。妍没有理我,继续仔细的擦拭着各处。我跪在那里,刚才被虫子咬到的地方,一直在发热,用手摸上去,好像更肿了一些。
  直到跪的膝盖疼痛,两腿发麻,妍走过来拉起了我,离开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下山的路好走多了,但是腿上的包依然不停的肿大,胀得发痛,不知为什么,还有一种灼烧感。被叮咬的位置正好是屁股和大腿的连接处,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肌肉把大包挤压的越来越难受。回到车上的时候,已经肿得一只手都盖不住了。我有些害怕,妍告诉我这只是个惩戒,不会有其他的事情,让我不要担心。至于为什么要惩罚我,妍也没有说,我隐隐觉得跟观世音菩萨有关。
  日期:2018-03-03 19:25:27
  车子往回开,我问妍接下来要去哪里?妍告诉我,今天来这边给人抬杆子(东北俗语,指帮助别的需要顶仙的人出马),顺便帮我把身上的封印解开。刚才的一切,证实了她心中的想法。
  封印这个词,对我来说还是很新鲜的,以前是在神话里面看过,今天轮到了自己,我这八卦不死之心再度升级:“封印?就是那种解开后就能变成拯救天地的大神或者毁天灭地的恶魔的东西?”
  “刚才在山上的时候,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观世音菩萨不受你的香火。”
  这话我不知从何说起,因为这只是头脑中的一个感觉,一个隐隐约约的念头而已。我试探着问:“你是说,我做错了什么?难道那个梦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以后你自己就可以证实。但解开封印后必须要给菩萨磕头道歉。在护国般若寺那里就可以。另外,解开你的封印后会有些难受,过几天就好了,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我在你旁边。”
  “你能不能说明白些啊?”我嘟囔着,“你能不能心疼心疼我啊?以前别人欺负你我还帮你打过架呢!你看咬的这个包啊,都肿成这个样子,把裤子都撑起来了。”我没办法全坐下去,只是侧着身子摸着腿上的大包,心有余悸的说。
  “天机不可泄露,我跟你说的已经够多了。你平时散漫惯了,性格顽劣傲慢无礼,前世与今生,都只重视对力量的追求而目无尊长,今天这件事只是给你一个惩罚,你要好好的反思悔过。”
  听着妍老气横秋的批评,腿上的痛又传了过来,我没敢反驳,心里想着不要再继续痛下去了……
  又开了40多分钟,终于到了一个村子。这里全是带着大院子的平顶房子,院子里或种着蔬菜,或堆着柴火,鸡犬相闻之声,让住惯了城市的我欢喜的不得了,只是瘸着一条腿,怎么看都不像个淑女了。
  我一瘸一拐的跟着妍下了车,走进一户农家。一个村妇带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迎了出来,妍让我喊她嫂子。嫂子的脸上有着粗糙的皮肤,但笑容却是发自内心的朴实与真诚,与我在职场中常见的虚伪笑容完全不同。我喊了一声嫂子,她过来拉着我的手说:“看这姑娘长得多好看!哟!这腿是怎么了?”妍说:“在山上被虫子咬了,起了个包,不过没什么问题,一会给她抹点清凉油就行了。”

  大包又疼又热又胀,真的很难受,嫂子让我趴到床上,拿出一盒清凉油来,要给我上药。我实在觉得很尴尬,初次见面就得脱裤子,纵使我脸皮再厚,也觉得有些难为情。嫂子翻出了一条裙子让我换上,这才缓解了我的尴尬。包的位置是比较靠后,脱下了裤子我才发现,那哪是包啊,简直就是个小馒头!抹上清凉油后,灼热感逐渐的消退,妍和嫂子去院子里收拾着什么,说是要晚上用。
  我正懊恼的趴在火炕上,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姑娘,应该是邻居家的,过来找小男孩玩。看到我趴在炕上,就问小男孩:“晚上是这个姐姐给你妈抬杆子吗?”小男孩很认真的摆着手说,:“不是的不是的,是外面的那个姐姐。这个姐姐的屁股上被虫子咬了一个大包,我妈刚给她上完药,你不能去打扰她。”
  我趴在炕上无奈的看着两个孩子,默默无语两眼泪。
  日期:2018-03-04 16:53:20

  我翘着半边身子吃过了一顿香喷喷的农家饭,嫂子和妍又出去忙活着。我趴在炕上,外面不时的传来虫鸣鸟叫的声音,天气正好,爬了一上午的山,活活累成狗,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旁边人声嘈杂,我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天已经黑了下来。屋子里南北两铺炕上都坐满了人,听声音,外屋还有不少人。我睡在火炕的最里侧,大家都在闲聊着家常,谁也没有注意到我。
  这些人应该都是村子里的,大家聊着家长里短,听着他们的谈话,我发现今晚来观摩的人里有村长,还有村干部,竟然还有派出所的两个警员,就像看戏一样热闹。丨警丨察不是应该阻止这种“封建迷信”的吗,怎么也来凑起了热闹?想不通,也不去想了,反正既来之则安之,我一个半伤残患者也改变不了什么。
  妍和嫂子进来了,嫂子的左右肩头搭了两块布,腰间缠了五色的长布条,看起来怪怪的样子。村民们看到她们两个进来,主动把火炕中间让出了很大的一块位置,我被彻底挤在角落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