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人生之——修缘》
第11节

作者: 夜紫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他说:“你好自为之吧,也不要让阿姨再来为你说情。别来找我,大家都很忙。”说罢挂断了电话。当天晚上,那个叫小慧的女人,疯了一样大哭着给我打电话,说天舒打电话骂了她,一定是我撺掇的,她丈夫也打了她并要求离婚;她说我破坏了她的家庭,问我为什么这么恶毒,她诅咒发誓一定要拆散我和天舒。我说了一句谢谢,便把这些人的电话彻底拉黑。做完这些,心里没有来由的平静,只觉得终于结束了,终于又回到生活的正轨了。后来,果然再没人骚扰我了,据说天舒对我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回忆起了这件事,我不禁苦笑。当时与闺蜜们谈起我那神一般的第六感时,大家反应不一,基本都说我太夸张,也有说我吹牛的,但也解释不了我是怎样定位最初那个座机号码的。在那一摞电话单里,只有几百分之一的概率。
  收起了回忆,我看向妍,她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我:“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吧?”我还是不太懂,莫非直觉准确的人都适合修行?心里总是感觉好像意识里抓到了什么,又转瞬即逝。

  “如果我要修行的话,要怎么做呢?”我问妍。妍看了下墙上的钟说:“今天太晚了,这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明白的,明天跟我去一个地方,你慢慢接触就知道了。”
  日期:2018-03-02 20:10:30
  回到家里已经快11点了,这一夜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我是个童子模样的姑娘,揪着一个比我年长些的少年的衣领,恶狠狠的对他说:“以后你跟观世音别走的那么近!她非佛非道,四处拉拢人脉,你最好离他远点,听到没有!”那个男子头上扎了个发髻,穿着一件青色长袍,面无表情的看着故作凶神恶煞状的我,没有做声,像块木头一样,可眼里透出的光,分明是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清晨醒来,觉得这个梦太可笑了,因为我从来不拜佛,更不要说观音,怎么会梦到她呢?我住的这个城市,就有一个非常出名的般若寺,历史可以追溯到1922年。但是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却从未踏进过庙门的一步。不是我不想去,只是每次去那里都是大门紧闭。有几次想赶个庙会,进去逛逛,却总是被其他的事物缠住,不得脱身。庙里有一座高大的观世音菩萨露天石雕像,足足有五六层楼那么高,平时每次从寺庙外侧经过时都能看到。可是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过雕像的正面,留在记忆中的全部都是观世音菩萨背面和侧面的样子。再仔细回一下,我上一次在那个苦修的小庙里,拜的也是如来和地藏王,而不是观音。结合了昨夜这个梦境,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什么。

  过了没几天妍给我打电话,开车过来接我,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需要在那边住一夜。我也闲来无事,简单收拾下就跟她走了。路上跟她说起那个观音的梦,妍还是那句话——到了你就知道了。
  妍开着车驶向郊外,我逗她:“你有老公有孩子,不好好当你的家庭主妇却跑出来跟我玩,你老公不管你啊?”妍淡淡的说:“过一阵子我就会离婚了。”她这个没有来由的话,,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离婚?你说你要离婚?”“是的,我们的夫妻缘分就要断了。”这话我倒是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我觉得在妍身上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你不是有仙家跟着吗?即使感情不好的话,也可以请到老仙儿来拯救这段缘分啊。”提到了这个问题,妍有些消沉:“如果没有老仙儿的话,我可能还不会离婚。现在已经接了堂口,顶仙的人五弊三缺,这是我们谁都逃不掉的命运。老天让我与仙家有了这份缘分,有了不同于常人的能力,就一定会收回属于我的一些东西,这世界就是这么公平。”
  “孩子怎么办?”我又问。“我还没有跟孩子说离婚的事情,以前我和孩子他爸都上班,孩子也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如果孩子想我,我可以回家去住几天。不会有太多影响。”我的八卦之心再次升起:“孩子的爸爸呢?他同意离婚吧?”妍淡淡的说:“我们早就分居了,离婚以后我什么东西都不要,孩子他爸有权利寻找他的幸福……我不是一个好妻子,给不了他想要的,我在家里过得更像一个保姆,而不是他的妻子。离婚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我现在已经顶了仙家,一旦有了五弊三缺,对他反而是个拖累。”

  妍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如果说我身边只有一个女人是可以遵从三从四德这种古老规矩的话,那也只能是妍,当初她婆家看中的也正是他这一点。曾听朋友说妍的公婆对她不是很好,当着我们这帮朋友的面就能训斥妍。如今,这样一个肯逆来顺受的软柿子主动提出了离婚,不知道公婆会有什么反应?我把这个问题向妍提了出来,妍说出了一个差点让我笑岔气的事情。
  本来公婆是不同意妍出马,因为一旦妍出马顶了仙,就会知道好多他们背着妍做的事情(比如公婆偷着买房租了出去,妍的前夫是知道的,但是妍一直不知道。再比如,前夫先后三次出轨,公婆帮着打掩护而没有一丝谴责。这些都是我开悟后才知道的事),但是后来仙家闹到了宝贝孙子身上,所以也不得不同意了。
  妍出马的当天,状如癫狂,时而在地上翻滚,时而大声吼叫,公婆在旁边看得心惊不已。猛然间,妍冲到公婆面前站了起来,指着公公的鼻子破口大骂,公公要冲上去打妍,被妍一把抓住手腕子,大声呵斥,说自己是公公的爸爸,并且一边骂一边讲,把公公小时候和年轻时候一些很隐私的事全说了出来。公婆吓得浑身颤抖,当时就跪了下来。而这位长辈,也被供奉到了妍家仙堂的那张红纸上,每天受香火供奉,修了鬼道。自此,公婆对妍也一直客客气气的,再没了往常的嚣张。这次离婚,公婆也没敢说出什么。

  日期:2018-03-02 22:14:10

  我俩一边聊天一边开车,不知不觉,两边的景色发生了变化,我才发现已经从高速下到了乡间的小柏油路上。道路两边是一片片绿油油的田地,偶尔能看到几个小小的村子。道路越走越窄,只能并排行驶两台汽车,在一个毫无标识的小小岔路口上,妍一个右转弯,车偏离了乡道,驶在了一片连路都称不上的土道上。
  又开了十多分钟,车停在一家农户门前,看样子妍跟这家挺熟的,我以为终于到地方了,结果妍跟农户打了个招呼,就让我背着几瓶水和香烛贡品一起往后山走去。我俩顶着午间的大太阳开始爬山,好在还有些树木遮挡阳光,那也爬的我汗流浃背。几处稍陡的坡上,只能拉着草根树枝往上走,虽然称不上危险,但对于一个爬山爬的几乎没有力气的人来说,能借个力就已经满足了。中途我想休息,妍说让我要拿出诚意来,好吧,那就爬!好歹我也是玩了几年徒步的,不能让妍看扁了。

  我俩手脚并用,整整爬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到了。那是几间小小的房子,非常简陋,房子里面被分隔成几个房间,里面供着不同的雕像,雕像前面摆着烛台香炉和装着供果的盘子。我仔细看了看,一个屋子里是狐黄白柳灰等仙家,一个屋子里是如来、观音等佛菩萨,一个屋子里是三清、王母等众多神仙,原来是一处不知道有哪位有缘人盖起的小庙。这里没有人看守,妍说,都是凭着香客自己来上供自己打扫,这个小庙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但是香火很旺,墙壁上被烟火熏得已经发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