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人生之——修缘》
第5节

作者: 夜紫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雪梅还是坐在床沿上,眼睛瞅着自己的脚尖,嘴里念叨着,像是在回答谁的问题。
  “你别哭,我不难受。”
  “既然咱们两个在一起了,我就肯定把你送到你想去的地方。”
  “我知道你也是没有办法,你别哭了。”
  “让咱们一起想办法,这几天你就跟我在这里吧。”
  胡雪梅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接一句,断断续续的说着,我在旁边好奇的支起耳朵认真的听着,也没敢乱问。过了一会儿,那位跟我们同住的老尼姑做完晚课回到房间,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就关灯睡去了。
  胡雪梅睡在中间,我睡在里侧。本以为会辗转反侧,但那一觉我睡得非常踏实,连我自己都骂自己心太大了,不是应该觉得有些紧张和害怕吗?小青和娟子那种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啊……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灯被打开了,老尼姑起床,收拾下要去上早课了。我也醒了过来,一翻身就看到雪梅睁着眼睛一直盯着我看。我笑着问她:“你也醒了?昨天睡的好吗?”雪梅没有起身,还是那么看着我,很认真的回答:“睡的一点都不好。”我倒是很奇怪了:“怎么了?你做噩梦了吗?”雪梅说:“我这一夜一直在想你……”
  当时我就觉得有点懵:“啊 ?你在想我啊!想我什么呀?”“我也不知道,就是心里一直在想着你。它好像特别喜欢你……你跟我说你想知道什么事,我替你问问它,它什么都知道。”

  我在心里冲着老天一顿磕头,可千万别让狐仙喜欢我啊!万一它来找我可咋办!我这美美滴小日子还过不过了……不过让我提问……好像很不错的提议。虽然我没见过仙家,但据说它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
  忽然间,就感觉这个问题上升到了生命哲学的高度!我坐起了身子,很认真的思考了起来:我想知道什么呢?财富?地位?身体健康?还是其他什么……我的脑子此刻在急速的运转,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总是感觉,如果提前知道的话,就像一部非常好的电影,被人剧透了一样索然无味。可是这次的机会这么好,我总是要问些什么吧?于是我打定了主意,对胡雪梅说:“我就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雪梅听了也是一愣,然后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起来:“生死是天机,谁都不能给你看的。”我也一脸正气的说:“我就是觉得,跟生死比起来,其他都是小事!”正好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也是无所谓的,我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多年以后,我依然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问点什么……
  我们起来叠好了被子,用那盆连手背都盖不过的水,抹了几下脸,虽然别扭,也入乡随俗了。索性干脆连化妆品都不擦,直接跟着来到了上早课的地方。已经有和尚和一些居士在了,我学着胡雪梅的样子,从墙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件长袍套在身上(后来我知道这叫海清,当时真是什么都不懂),套了半天都没弄明白,还是雪梅帮我弄好的。又像模像样的拿了一本佛经,跟着雪梅站到了队伍的后面。我翻开经书,里面好多字都念不准,根本不知道发音,瞬间就觉得自己文化水平低到了尘埃里。

  早课开始,大家念的都非常慢,还能跟得上。可是越到后面变得越快,当所有的音节都连起来的时候,我用眼睛都跟不上人家念的速度了,忙忙叨叨的挨着页翻,也没找到到底念到哪里了。看着每个字都面熟,每个字都不认识,好尴尬呀……索性就放弃了,就按照自己的速度,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下看。

  我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又完整的听和尚念经,感觉韵律特别的美,一点没有电视里演的那种枯燥无味,反而像唱歌一样,抑扬顿挫,有起有伏,仿佛带着灵魂,在天空中翱翔一般。
  接着,人群开始移动,有顺序的排成几队开始绕着一定的形状在走。领队的尼姑不时的敲响一个清脆的铃(后来我知道那叫磬),悠悠扬扬的声音伴着整齐的诵经声,大殿上的佛祖端坐正中,慈悲的俯视着我们,忽然感到心里的一切杂念都消失不见,就连对我身边的雪梅都没有了好奇心,取而代之的是“万物众生皆平等”的念头。一瞬间,我爱上了这里。
  早课结束后,吃了早饭,我和雪梅留在厨房里帮着刷碗。手机响起,我老公打来的,我到外间饭厅去接电话,原来是婆婆晚上要来,老公让司机下午过来接我。我俩又腻腻歪歪的聊了好久,挂了电话后,回到厨房里,都已经收拾完了,但是看雪梅的情绪很低落。
  回禅房的路上,雪梅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老公也来了,她说过来看看我……”看着她这郁闷的样子,真的无法想象,这十几年她是怎么过来的。作为一个外人,我也没法说什么,只能安慰道:“他这也是担心你,别想太多。”雪梅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禅房里,老尼姑做在炕上,身前放着一只挂起来的小钟,膝上有本翻开的经书,正在背诵经文,不时的敲一下小钟。我和雪梅怕打扰到她,又退了出来。雪梅说,我去准备些柴火把旁边厢房(男居士住的禅房)的火炕烧上,他来了好住,不能让他冻着,我都这样了,孩子还得他照顾呢。”我说:“你去吧,我去给广妙住持请安去。”
  广妙住持身体不是很好,那段时间里,她胳膊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疮,一直没有恢复。所以早课是在自己的禅房做,没有去大殿。
  我敲了门,得到允许后推门进去,向广妙住持请了安,便坐了下来,提起了今早醒来时与雪梅的对话。我问道:“师傅,她为什么会想着我呢?”住持捻着佛珠笑着说:“也许是你们前世有缘吧。”
  我:“能是什么缘分呢?我昨天就觉得挺喜欢她的,小青吓成那样,可是我一点儿都不害怕。”
  广妙住持:“你喜欢的不是胡雪梅,是她身上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缘分,你要自己修,才能知道。”
  我:“我喜欢狐仙?不能吧,我这还是头一次见识到这样的事呢!”
  广妙住持:“现在还不是时候,以后你就能知道了。你这次是跟它来见最后一面的,不过你不能总想着她,因为她是要皈依的,你如果一直想着她,她心里会感应到,有了牵挂,就没办法安心皈依了,会再次堕入六道。下一世,无论你们成了什么关系,夫妻也好,母子也好,你们都会再受一世轮回之苦的。”
  广妙住持的一番话,我当时听的糊里糊涂,什么“皈依”啊“轮回”啊,我都似懂非懂,不过住持的意思我大概明白,就是不让我再想着她。其他的事,基本都没想明白,毕竟这一夜的信息量太大,我也需要好好的消化下。直到后来机缘巧合走上了修行之路,才彻底的领悟了广妙住持的这番话。这都是后话了。

  广妙住持不肯再继续深说,只告诉我自己修就会弄懂。我也没在继续刨根问底。佛家的“不可说,不可说”,我也多少了解些,世间因果只可点化,缘分不到便“不可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