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人生之——修缘》
第4节

作者: 夜紫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那时对北方的仙家一点概念都没有,所以听胡雪梅说起来,觉得特别的新奇。胡雪梅告诉我,她身上这个仙家,不肯出马给人看事解惑,就一直让自己带着它到各个庙里试图皈依,自己不答应的话,它就开始闹人。“犯病”时候,整夜整夜在屋子和院子里来回走,根本不睡觉,也不困,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诡异。还经常自己和自己对话,就像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她也正在跟自己说话,其实是在跟身体里的那个东西说话。但是在外人看起来,确实非常的难以理解。这种状态的确很瘆人。

  难怪刚进屋的时候觉得她神叨叨的。在我小的时候,也听家里老人说过几次类似于这种的事情。但那个时候,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优秀社会主义接班人,我觉得那些都是老人吓唬小孩子的把戏。没想到今天竟然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像我这种好(no)奇(zuo)宝(no)宝(die),怎么会放过这么难得的机会呢?只是直接问他身上的那个狐仙,似乎有些唐突,于是跟雪梅话起了家常。身为一个磨人girl,我从来就有着话痨型人设。

  胡雪梅看我一点都不害怕,慢慢的也就平静下来,渐渐的打开了话匣子。
  胡雪梅出生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农村,名字我忘记了,只记得偏僻。我觉得这座庙就已经远离城市了,雪梅的老家离这里更远,根本都没有通车。想来到这里,要从她的村子先到一个镇里,然后坐将近两个小时的长途汽车,才能到达这个庙。
  她小的时候,还是很快乐的。因为爸爸是一个养牛的好手,人又勤快又有技术,条件在那个村子还算是不错。胡雪梅还有一个哥哥,稍大一些后就给爸爸打下手。只是由于家里重男轻女,哥哥也不愿吃苦,所以一直没有学会老爸的养牛技术。
  噩梦总是在你最快乐的时候到来,胡雪梅十几岁的时候,她的天塌了。
  那是一个她永远忘不了的夜晚,一家人都在炕上聊天看电视,忽然院子里牛棚处传来了动静。村子里最近经常有偷牛的事情发生,这次院子里明显是进来人了。雪梅的哥哥反应飞快,一下从炕上窜到地上,抄起立在门旁的扁担就冲了出去。与此同时,雪梅的爸爸直接推开窗户,从炕上直接翻到了院子里(北方的土炕都是建在窗子底下的)。哥哥从房门冲出去,一眼就看到离自己最近有一个人影,二话不说,抡起扁担,猛的就砸了过去,黑影应声倒地。再仔细看,倒下的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雪梅的爸爸瘫痪了,重度脑出血让他在医院里一躺就是两年,在这两年里,雪梅的家破败了。所有的钱都用来给父亲看病,妈妈是一个淳朴的农村妇女,自己和哥哥年纪幼小,爸爸这一倒下,家里再没有了生活来源,钱像雪片一样,全部飞到了医院里。

  一转眼,两个孩子长大了,该给哥哥娶媳妇了,可家里一贫如洗,媒人给介绍的那家姑娘要的五千块钱彩礼钱,家里都拿不出来。雪梅是女孩,早嫁晚嫁都得嫁,那就早点嫁出去吧,家里还少个吃饭的人。于是雪梅就成了他们村里出嫁的年纪最小的新娘,还不到17岁。对方是别的村子里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光棍。
  雪梅也是在学校受过教育的,根本就不愿同意这桩婚事,但是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父亲失去了劳动能力,家里现在全指望着哥哥,哥哥20岁还娶不上媳妇,在村里总是被人家指指点点,妈妈的脸上也挂不住。
  这次的婚姻,男方给了雪梅家里5000块钱作为聘礼。用雪梅的话来说,“我就像一头被卖掉的牛一样,就这么看着那个男人把钱从我眼前递给了我妈,我想上去摸一下我的卖身钱,我妈怕我有什么想法,赶紧揣到了兜里。钱都没有过我的手,我就这么结婚了。那5000块钱给我哥作为聘礼,娶回家一个嫂子。我都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幸好有我女儿陪着我。结果现在又摊上这么个事……”

  雪梅应该是好久没跟人这么说话了,一直沉浸在回忆,想必她身边也没有一个人能像我这么静下来听她倾诉的人吧。那么小的年纪嫁做人妇,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在她婆家那个村子,她是买来的媳妇,没有任何地位,也无法跟别人诉说苦恼。而对母亲的怨恨,使她很少与娘家人来往。这十几年的孤独,可想而知。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雪梅身体逐渐虚弱的时候,那个东西附到了她的身上,缘分也好,虐缘也罢,总之,它来了。后来我听说,在人的情绪非常低落,或者身体虚弱时,尤其在人烟稀少的农村,最容易招惹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我不知道这话对不对?但是在雪梅身上是真实的发生了,于是那位狐仙操纵着雪梅的情绪,不断的要求胡雪梅带着自己去皈依。

  至于为什么它无法自己皈依,我就不懂了。不过后来接触到各色的奇人异事,才知道,仙家是通过人的肉身来修炼,为自己积累功德,很多事情,都需要借助马弟来完成。
  胡雪梅幽幽的讲完了自己的过往,反而轻松了许多,像卸掉了一个沉重的包袱。我就这么一直默默的听着,没有插话,直到她讲完。
  我问雪梅:“我听广妙住持说,上次已经把她送走了,怎么又回来了呢?”雪梅明显的跟我亲近了许多,她告诉我,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离开过自己村子这么远(但其实在我看来,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车程),最多也就是在附近这几个村子来回走动。这一次,为了送走这位不速之客,去过很多的庙里,但是都没有成功。直到来了这里。狐仙说很喜欢这里,于是就多呆了一阵子。
  有一天自己觉得身上很轻松,广妙主持对她说,狐仙已经留下来了,住持让雪梅给佛祖磕几个头后,就转身离开,并且千叮咛万嘱咐,无论是走路还是坐车,千万不要回头。她就用这种状态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果然,身上的狐仙没有跟着她回去,当时开心得不得了。
  在第四天的时候,她正在睡觉,狐仙忽然就回来了,附到她的身上委屈的哇哇大哭。它告诉胡雪梅,说自己被赶了出来,庙里的护法不让在那里修。当时,虽说哭的是狐仙,但借助的是雪梅的身体,把孩子也吓到了。没有办法,第二天又坐车回到了庙里,广妙住持让她先在庙里住下,暂时跟尼姑们一起修,然后请了居士们和信徒们帮着打听还什么地方能够收留这些仙家,结果就碰到了我。
  我们越聊越投机,雪梅说她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电脑,但是从来没有摸过。这次她带着狐仙四处寻找皈依庙宇的期间,见识了外面的世界,也开阔了一些眼界,很希望能在这边找一个工作,也给女儿做一个榜样,她不想女儿再走自己的老路,在山沟里做一辈子的农村妇女。雪梅非常认真的告诉我,她很想学电脑打字。

  正天南还北的聊着,胡雪梅忽然对我说:“我先不跟你说了,它喊我呢,我跟它说一会儿话。你别害怕,我不会伤人的。”我答应了一声就盘着腿摆弄起了手机游戏。但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她的状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