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人生之——修缘》
第3节

作者: 夜紫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有客来访,我便告辞出了住持的禅房,回到了自己房间,产房里的土炕上面有三床被褥,应该是为我们三个人准备的,但是现在娟子和小青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感觉也是怪怪的。这时开门进来一个年纪较大的尼姑,对我说:“今天你和胡雪梅还有我,我们三个住在这里,你会不会害怕?”我心里那股没有来由的欣喜又浮现了出来,对她说:“没关系的,我一点儿都不害怕。”老尼姑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此时我的心中满是好奇与期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身处在这庙宇之中,没有察觉到一丝的害怕,
  在庙里,一切都是自给自足,连青菜都是自己的小田里种出来的,也有附近村子的信徒们送过来。我听陈阿姨说在这里可以自己找活儿干,于是找到厨房,主动的帮助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尼姑摘起了菜,这个庙里应该是经常有外来的客人过来居住,所以小尼姑对我一点都没有陌生感,我们很快的聊了起来。
  原来这个庙的历史已经很久了,而这里的尼姑们,每个人都有一段自己的故事。比如跟我说话这个小尼姑从小就有佛缘,十几岁就主动的来到了庙里,学习佛法,家人也非常支持。而更多的尼姑,都被疾病所困扰,希望通过佛法得到解脱。也有一些是因为对于对生活充满了失望,万念俱灰,来到了这里。比如在旁边洗菜的中年尼姑,连续的三段婚姻,都是男方在婚后的几个月里就开始出轨,然后离婚为结局。说到这里,那个洗菜的尼姑回头笑着对我说:“我还是没有修好,因为我现在都觉得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小尼姑在说这些的时候,没有避讳我,她告诉我,她的师傅(也就是广妙住持),修为是很高的,如果问到她什么,除非她不想说,但如果说出来的话,一定就是实话,因为佛家从来不打诳语,连“善意的谎言”都不存在。
  在庙里吃饭是不允许说话的,晚饭时,在餐厅里看到了那个胡雪梅,低着头坐在我旁边等着小尼姑给我们打饭。餐厅里全身木质的长桌和长椅,很古朴的环境。两个小尼姑在为大家打饭,一个端着菜盘,一个团的饭盆,从长桌的一边开始,依次在每人面前的两个碗里装上一些饭菜。我们这些俗家弟子坐在一边,庙里的尼姑们坐过道的在另一边。大家静静的吃饭,中途那两个小尼姑依然端着盆从桌前走过,用眼神询问是否需要添加饭菜。如果需要的话,直接把饭碗递过去就可以了。如果不需要,便摆摆手。

  晚饭中途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一位尼姑正吃着饭,忽然就僵在那里,口中还含着米饭,嘴巴就那么张着,一动也不动,脸上逐渐冒出了汗珠。她就在我的斜对面,我正在惊讶着要不要过去询问,她旁边的尼姑们站了起来,好像早已经熟悉了这样的情况。一个尼姑用筷子轻轻的她嘴里的饭团夹了出来,另一个从她怀里拿出一瓶药,倒出几粒放到她嘴里,还有一个尼姑端来了温水,用勺子慢慢的灌入她嘴里将药顺了下去,一切都像排练好久一样。

  这时旁边的胡雪梅开口对我小声的说:“别害怕,她有先天性心脏病,犯病的时候千万不能动,只能用药物来缓解,惯就好了。”原来胡雪梅看出了我的疑惑,我冲她笑了笑,这就算认识了,一顿饭就这样过去了。

  由于是苦修寺庙,这里严格的遵守着一些古老的纪律。比如,屋子里的洗脸盆里,只有薄薄的一层水,如果把手掌按在盆底,连手背都没不过去。而这些水,需要到变成黑色再也无法使用才可以被换掉。
  再比如,庙里没有任何一样电子产品,就算在广妙住持的房间里,也没有电视机。据说有几位尼姑有手机,也是接受管制的,只在固定时间可以使用。还有就是作息时间,尼姑们凌晨4点开始做早课,居士们可以不用那么早。六点吃早餐,下午的时间稍自由些,但是还要做晚课,晚上八点准时熄灯睡觉。
  对于我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如厕问题。我去庙里时,正是北方的冬天,除了晚上睡觉时火炕还比较热,其余时间都不敢把外套脱下来。每次上厕所,都是憋到实在不行了,才跑去室外那个旱厕快速解决,那种“把屁股放进冰箱”的感觉实在太难受。晚上起夜要在黑黑的走廊里蹲在痰盂上,那情景不亚于看恐怖片……即使离开这里后,有时也会冒出这么个问题:要是有人晚上拉肚子怎么办……

  我的手机进了禅房就没有了信号,一抬头,发现胡雪梅坐在炕边念叨着什么,看到我进来就闭上了嘴巴。我冲她笑着点了下头,看她有些拘谨的样子,又感到挺有趣。明明面前这个弱小的女人昨天在住持的禅房里把小青和娟子吓得差点哭出来。现在就是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时小心谨慎束手束脚的状态,实在是有些反差萌。

  看她的样子是不会跟我找话题聊天了,我决定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我走过去坐在炕沿上,对她说:“昨天你吓到我朋友了。”果然,她一下抬起头来看着我,显得有点惊慌,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昨天没控制住,我太笨了,太笨了……”
  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可能她觉得我在怪她吧。我忙换了笑脸说:“没事,我在逗你玩呢。你昨天那是怎么回事啊。”见我问到昨天的事,她又低着头纠结起来。
  看她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于是我又转移了话题,问了个最能拉近女人之间关系的话题:“我听广妙住持说你叫胡雪梅,对吗?我叫紫焰。咱俩谁年纪大啊?”然后报上了自己的年龄。胡雪梅再次抬起了头来看向我,圆脸上充满了惊讶:“你长得真年轻啊,一点都不像这个年纪。我今年29了……”我又问:“那你应该有孩子了吧?”胡雪梅点点头,然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低下了头,声音也低了很多:“是啊,我女儿都12岁了……”

  这倒是让我很惊讶,按年龄算起来的话,她应该十七八岁就结婚生子了。不过想想也算是正常吧,在中国的农村,很多女生早早的就嫁了人。我决定从孩子入手作为切入点,孩子是母亲的弱项,从这里着手,一定能打开话题。
  我往胡雪梅那里靠了靠:“你孩子都这么大了啊?那你结婚很早啊!”胡雪梅点点头说:“是啊,是结婚太早了,我现在很后悔……但是我孩子已经这么大了,我也舍不得她,要不是这次因为身上这个东西,我根本就舍不得离开家。我女儿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
  果然又提到了她身上的那个东西。我趁热打铁:“广妙主持说你身上有一个千年狐仙,还特意告诉我不用害怕。不过我也的确不害怕,你别担心。”说完我自己也笑了起来。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害怕。胡雪梅见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就没再拘束。她对我说,就因为身上这东西,很多人都把她当个妖怪一样,就连她的女儿看着她都会害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