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人生之——修缘》
第2节

作者: 夜紫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青吓得面色发白,娟子也有些不知所措,两个人就在一旁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傻乎乎的问:“她是山里来的?那能是什么呢?”因为当时已经感觉出那不是一个“人”了。
  广妙住持又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陈阿姨也没有接我的话茬,开口对住持说:“她上次不是被赶走了吗?怎么这次又回来了?”广妙住持说:“我们和尚怎么会赶人走呢?那是庙里的护法不容她了……”
  广妙住持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喊过来一个清秀的小尼姑,让她带我们把住处安顿下来,陈阿姨就继续留在屋子里说话。
  我和小青还有娟子,拉着行李,就在住持房间不远处的一个屋子里面住下,也是一个大通铺的土坑,小青和小娟说:“东西先放到这里,我们出去逛一逛吧。”我没有多想,放下了包,小尼姑帮着我们整理床铺,我们三个走出了庙门。
  出了门,娟子说:“太吓人了,我不想在这里住了,你俩打算怎么办?”小青说:“我们的行李都在里面呢,我们刚到这儿就走,这样不好吧,陈阿姨还在呢。”我对小青说:“我想在这里住,你们要走的话,你就娟子的车一起回去。”小青思考了一下,对我说:“你今天也别在这里住了,我老公出门了,要明天下午才回来呢。今天被这女人一吓,我也不敢回家住,今天我就去你家吧。你陪陪我,要不我害怕。”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胆子大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反正很想在这里住下,但是看到小青那依然心神未定的可怜样子,也不忍心让她自己回家,于是就说:“那今天咱俩回我家住,我明天在过来庙里住。”小青就像一只吓破了胆的小猫,连行李也没拿,我们就上了娟子的车一溜烟儿跑掉了。

  娟子在车里给陈阿姨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把我和小青送回到我家里就离开了。当天晚上,小青折腾了一宿,不住的在那里自言自语:“我怎么会这么害怕呢?”“我知道她不是神经病,可我就是害怕啊!”“到底是为什么呢?”就这么躺在被窝里一直絮絮叨叨的念叨着,我怎么劝都劝不好。小青当晚的状态非常不好,就连我家的窗帘没有拉严,露出的玻璃一角,她都一再坚持让我从床上爬起来去把窗帘整理好,因为她看着黑黑的窗外特别害怕。我就这样被她折磨了一宿。

  第二天,我俩起身往庙里赶去,由于不熟悉路线,也没有开车,就给陈阿姨打了个电话,询问去往庙里的路线。陈阿姨说正好有一个庙附近的村民也要从我们那里往回走,就把那个村民的电话给了我们,让我们搭他的便车一起过去。没想到这个顺风车却又引出了小青的一段诡异的历史。
  那位村民的名字我也已经忘记了,就暂时称他为王师傅吧,开个面包车来接我和小青,在路上,小青又说起昨天见到的诡异的一幕,然后又像祥林嫂一样重复着昨晚那些絮絮叨叨的话,一遍又一遍的自问自答。我和她都没有答案,她说当时就是无比的害怕,怕到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出冷汗,差点就想夺门而逃。
  王师傅对我俩说,他们农村经常有一些奇怪的事,有很多时候都不是自己的本意,却莫名其妙的做出了一些事情,他建议小青去找一个懂的人看看,比如北方常见的出马仙。而且他们村子里就有一个,据说很出名,很多人都去找他看。那个出马仙跟庙里的住持也十分的熟悉。小青实在是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就答应了。
  王师傅的村子离那个庙特别近,我们到了村子里,王师傅把我们带到一家商店,好像是一家超市,具体的也记不得了。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年轻人,说实话,我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但是他讲的小青的事情,却让我们大吃一惊。
  他说小青的身边从小就跟着一个清风(我们北方这里对鬼魂的尊称),而且与小青是有了阴缘的清风,可以理解为阴间的缘分或婚约吧。是从小青十几岁的时候就一直跟着她,但是对小青并没有害处,而是一直保护着她,因为有着一个某种约定。
  说起来,小青的命确实是非常好,人也漂亮,家境也好,做什么都非常的顺利。
  这个年轻人问小青有没有在很小的时候答应过别人什么,比如像小孩子开玩笑说谁给谁做老婆,或者在什么比较奇怪的地方做过什么自己都觉得很奇怪的事情,而且是面对一个尸体或者坟墓之类的地方来做的。小青想了一会儿,说没有。年轻人又让小青想想从小见过的死人都有谁,小青想起来一件事:她小的时候在学校里的鼓号队学习长笛,有一次运动会结束后回家,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邻居家的男主人跳楼自杀了,就那么直直的摔到了楼下,但是场面不血腥,好像没有出血,不过人却是死掉了。因为小青从小是在军区大院居住,对鬼神没有一点概念,所以也没有觉得害怕,还从这个尸体旁边走过,看了一眼。当时拿着长笛,顺手就吹起了当时正火的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里的主题曲《千年等一回》,吹得深情款款,吹一会儿唱一会儿。这也是小青那时最拿手的一个曲子,连鼓号队的老师都说她吹得特别的棒。

  这也是小青长这么大以来,唯一一次接触过尸体的机会。

  那个年轻人说:“时间和事情都对上了,你们昨天看到的那个女人,我也认识她,她来过几次庙里,但是只想皈依不想出马。那女人身上背的是一只千年的狐仙,而你身上只不过是一个不到20年的清风,看到能量强于自己千百倍的千年狐仙,怎么会不害怕呢?”于是一切谜团全都解开了,年轻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消除了小青心中似乎与生俱来对那个女人的恐惧,小青的状态好多了,于是付了钱,跟我高高兴兴的离开了那里,她已经决定,去庙里把行李取走,再也不来了。

  我们回到了庙里,已经是下午,小青把自己的行李拿走,打了个车离开了。我独自一人去到广妙住持的禅房里,向她请安,并说起了昨天的事。告诉她小青很害怕。广妙住持说:“能不害怕吗?他身上的那个东西才多少年了?”
  这是我才发现原来广妙住持什么都知道,于是放开了胆子,继续问道:“那个女人身上的东西会不会害人啊?”广妙住持说:“那是一个狐仙。”我:“狐仙不都是要出马名扬四海的吗?它来到庙里做什么?”广妙住持:“她不想扬名,只想皈依佛门,走了很多的地方,没有一个庙肯收留。因为仙家和道家才是一体,但是她只想皈依佛门。”我继续问:“昨天听你们说为什么要赶她走呢?”广妙住持叹了一口气说:“也是个可怜的啊。其实她都来我们庙里好几次了,上一次那个狐仙终于留下了,我让雪梅给佛祖磕三个头后,告诉她可以走了(那个女人全名叫做胡雪梅),结果没过几天,狐仙就又回去了,对雪梅说庙里的护法不容她,雪梅这次就又带着它过来了。昨天你看到的就是那个狐仙在跟陈居士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