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人生之——修缘》
第1节

作者: 夜紫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27 20:19:04
  修缘
  每个人遇到的人或事,全部都是必然的,没有一件是偶然发生的。就像我这次遇到的这种无法解释却又融入我生活中的诡异事件,就发生起,就注定了我必须全盘接受这个捉摸不透的世界,无法逃避。无论这篇文章是否有人看,我都要写出来,作为我人生最重要转折点的记忆留影。
  我不知道这件事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毕竟现代科学对于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还有很多无法解释的情况存在。而这些,就真真实实的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诸位看官,如果觉得不合理,或者可笑,那么就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来听好了。

  时间大概是2012年或2013年吧,那时的我刚辞了那个可有可无的工作,在家闲着,由于我老公经常出差,所以我也总是喊了小姐妹到家里来玩。有两个走得比较近的女朋友,一个叫小青,一个叫娟子,由于家庭条件都不错,也不需要工作,我们经常在一起厮混。
  我们住在北方的一个省会城市,家里不需要我们来挣钱,所以时间很充足。娟子自己也在做生意,总去庙里拜佛烧香上供。有一次,她说起想去庙里拜佛,正好我和小青也闲来无事,对于吃喝玩乐,我们早已失去了兴趣,去庙里倒是蛮新鲜的,于是我们一拍即合,这件事就由娟子来牵头开始,当时却不知道这件事对我一生的影响这么大。
  说起来,像是因缘巧合,但现在仔细回想起来,一步一步都是那么的精准。
  娟子认识一位居士,我们叫她陈阿姨,她经常在一个苦修庙里走动,这一次我们让娟子请陈阿姨带我们去庙里,想多住几天。我和小青是抱着好奇与度假的心理去的,我们三个准备了一下东西,小青带了两个大箱子,我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像要去旅行一样。庙的位置比较偏,在我们城市的西北角的一个镇子里,我们就这样带着激动与兴奋来到了这里。
  这个庙修得不大,不同于常见的商业化庙宇,这是一个苦修的庙,连室内的厕所都没有,还用的是那种农村的室外的旱厕。就连晚上想起夜,都只能在走廊里放的痰盂里解决。当然,男女居士的住处都是分开的厢房。不过这样也好,毕竟我们住过了豪华宾馆,五星级大酒店,对我们来说,真的就不如这里原汁原味的土庙来得开心和真实。

  这里是一处尼姑庵(但其实尼姑也称自己为和尚,以下内容就不再对称呼做解释了)。庙里的住持叫做广妙,是一位已经70多岁的老太太,听陈阿姨说,广妙住持的功德特别大,只凭一己之力筹集来的善款,就盖起了两座寺院。在当地这个小镇子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座庙虽然小,但是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我对庙里的各种长廊,阁楼的名字都叫不上来,但是感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们随着陈阿姨直接来到广妙住持的房间。屋子里砌的一堵火炕,广妙住持盘腿坐在炕上,正跟几个尼姑说着什么,看到陈阿姨来,跟我们打了招呼,又向那几位弟子交待了几句,弟子们就出去了。我们三个也找个地方坐下,当时陈阿姨介绍了我们几人后,跟广妙住持又说了什么,我没有听进去,只是在四下打量这个房间,全是一些好不起眼的旧东西,一个沙发,一排老式的箱子,还有一些经书放在一个非常老旧的书柜里。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奇怪,就在我漫不经心的时候,忽然进来了一个略胖的尼姑对广妙住持说:“师傅,她又难受了,想来见你。我看正好陈阿姨来了,陈阿姨最会劝别人了,就给她开示一下吧。”
  正在跟陈阿姨说话的广妙住持叹了口气说:“那你让她过来吧。”
  我们也不知道她们说的“她”到底是谁?依然在漫不经心的坐着。不过陈阿姨显然是知道的,问了句:“她又来了?”广妙住持点了点头说:“昨晚刚到的。”话音刚落,开门进来一个女人。个子不高,不到一米六,有点胖,脸色不是很好,梳了个带着土里土气的刘海儿的马尾辫子,衣服也是旧旧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城里人。当时我也没有觉得奇怪,因为很多的病人都喜欢去庙里住,觉得能沾上佛气,对自己的病有好处。这个女人进来后坐在了土炕旁边的小沙发上,跟广妙师傅说着话,陈阿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插了话进去。

  当时我根本就没有听他们说话,依然在神游,等听到这个女人和陈阿姨的语速有些不对的时候,发现她们已经在辩论着什么了。他们当时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好像是关于佛学上的东西还有关于这个女人该不该来的问题,我也听不懂。只记得当时陈阿姨说那女人应该去道观,不该来这里。
  那女人有些笨嘴拙舌,好像辩论不过陈阿姨。我心里还在想着,既然说不过就不要说了嘛。正在这时,那女人忽然就变样了,之所以用“变”这个字,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因为她略胖的脸上,两腮的肉忽然就像是缩了下去。一下从圆脸变成了瓜子脸,在本来看不到下巴的胖脸上,竟然有了尖尖的下巴。而我再仔细看时,发现依然是那张胖脸,可以当我将眼神移开,用余光看的时候,又是一个瘦瘦的瓜子脸。而且,朴实的面孔也有着一种似乎很美的感觉。

  我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了过去,只见她脸色发青,紧紧的闭着眼睛,可是脸却朝向陈阿姨,跟她继续的争论着。她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胸口,依然是闭着眼睛问陈阿姨:“你说的这些都是你想的,你有道行的话,你能看出来我是谁吗?”陈阿姨说:“你不就是从山里来的吗?”然后他们又说了好多我听不懂的话,我当时已经傻掉了,因为感觉那个女人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像一个正常人。
  小青应该也是被吓到了,那个女人脸型发生变化后,小青用极快的速度一下就藏到了我的身后,在后面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根本不敢露头,把我的手握的全是汗水,也不肯撒开。我是这帮朋友里公认的胆子大的,就一直挡在小青前面,傻傻的听着她们讲那些我听不懂的话,一直听到最后。现在也记不得辩论的结果是怎样?只是当那个女人又恢复成圆脸的时候,脸上挂满了一层虚汗,脸色铁青铁青的,眼睛也睁开了,全身虚脱的样子,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堆在沙发里。两个人都不说话了,然后这个女人向广妙住持说:“师傅,我先回屋里去了,太累了,回去歇歇。”广妙住持点点头,这个女人很费劲的用手支起了身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出了门。看背影就像一个生了大病的人,比刚才进屋来的时候更加颓废。

  直到她把门关上,小青才从我身后慢慢的探出身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小声的说:“可把我吓死了……”
  说来奇怪,整个过程中我没有一丝的恐惧,虽然对那个女人的脸部和状态的变化感到十分不可理解,对他们谈论的东西也不懂,但是心里却有一股欣喜的感觉,这种心情来源于哪里?我也说不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