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4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络想了想,推测道:“或许是怕你看出什么,或许是为了演的更逼真,摩藏可敦故意没有提醒你,甚至利用了你受伤,来突显她也是大王子叛变中的受害者。”

  “母亲她……”拓跋冽按了按手臂上的刀疤,觉得又惊又悲。他没想到母亲为了权力,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秦络没有理会拓跋冽的震惊和悲愤,他继续冷静的分析着,“那么,摩藏可敦怎么知道,大王子一定会谋反呢?万一大王子不愿意谋反,岂不是白费了一番功夫?”
  “是……仆兰诺?”拓跋冽也不笨,一猜就猜到了。
  秦络点头,“那个女人,很有问题。”

  “一定是仆兰诺!”拓跋冽笃定道,“她先是莫名其妙闯入赛马场,而后被父汗相中,惹得大哥发疯,这才导致后面的政变。”
  秦络摇头,“我觉得,不止是这个原因。自从仆兰诺嫁给你大哥后,大王子的悲剧就是注定的了。”
  “什么意思?”
  “仆兰诺是金阳部的,可汗怎么可能答应,让金阳部的人成为未来的可敦。他抢走了仆兰诺,斩断了大王子的念想,也向草原表明,他已经放弃大王子了。”
  “所以大哥才会如此颓废?”拓跋冽终于明白,为什么拓跋冿那段日子,要日日酗酒了。
  “可是后来,他为什么突然要谋反了?”秦络问道。
  “听说……摩藏达西那段时间,日日在大哥帐篷前嘲讽,说大哥是孬种,连女人都护不住。”
  “那就对了。肯定是摩藏可敦,要摩藏达西激怒大王子。”秦络推理道,“至于仆兰诺,看来她也是你母亲的人,一直都是。”
  “幕后黑手,居然是母亲?大哥……不过是落入了母亲的圈套?”拓跋冽感觉自己仿佛第一次真正认识了自己的母亲,原来她有着这么缜密深沉的心机与权谋。
  “借刀杀人,一箭双雕。”秦络最后总结道。有着如此厉害的手段的女人,可不好对付呢。
  一切真相,在秦络的分析中,全都明了了。老可汗拓跋昊,似乎察觉到摩藏家族想要谋反,为了控制黑岩部的权力,便让叶勒家的女儿嫁给拓跋冽。本来以为,等叶勒倾嫁给拓跋冽后,即使在他死后,叶勒家族会制衡摩藏家族,成为小儿子身后的屏障。可拓跋昊万万没想到,他的这个举动,导致摩藏可敦提前反扑。从仆兰诺踏入赛马场的那一刻起,阴谋诡计便缓缓启动……
  “怪不得,仆兰诺那么容易进入父汗的金宫,而且还能封为侧妃。”拓跋冽终于明白过来了,“母亲以前特别反感父亲纳妾,可是对于仆兰诺,她一句话也没说。”

  “仆兰诺应该是你母亲,安排在大王子帐下的间者。”秦络道,“所以大王子一直翻不了天,原来他的一举一动,早已被摩藏可敦知晓。”
  “可是现在,仆兰诺要来监视我了。”拓跋冽两手一摊,苦笑道,“不久前,母亲让我娶仆兰诺为可敦。”
  秦络对摩藏可敦的手段简直是叹为观止,她真是一位“尽心尽责”的母亲啊。
  “外有黑岩部,内有仆兰氏。”拓跋冽向秦络求助道,“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手上,可以控制的军队有多少?”
  “没……没有。”拓跋冽痛苦的低下头,“现在青云处处是黑岩部的军队,他们打着守护青云的旗号,赖着不走了。”
  “除了黑岩的军队,青云还有其他军队吧?”秦络问道。
  “有青云铁卫,还有郭尔诃带来的十万兵马。”拓跋冽说道,“不过我觉得,郭尔诃此人首鼠两端,不可信。”
  秦络亲眼见过郭尔诃虐待楚人女子,对此人也无半分好感可言,他提议道,“听说,青云铁卫很厉害,而且统帅只忠于可汗。我觉得,你可以将这支队伍争取过来。”
  “就算有青云铁卫,还是无法对抗黑岩。”拓跋冽沮丧道,“这次摩藏达格还带来了黑豹骑兵,这支轻骑速度快,装备好,是可以和青云铁卫媲美的。”
  草原上有三大威震天下的兵马。一支是青云铁卫,一支是黑豹骑兵,还有一支是双赤军。这三支军队分属青云、黑岩和赤水,是三大部落的精锐。这三支军队,全都是由其部落首领亲自统领的。
  “那只有想办法,让摩藏大汗王带着黑豹骑兵离开青云。”秦络说道,“我想,黑岩部事务繁杂,摩藏大汗王不可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吧。”
  “怎么才能让他走呢?”拓跋冽早就对摩藏大汗王心生厌倦了。
  “摩藏达格一直待在此的目的,就是怕你不听话。只要你现在听你母亲的命令,不反抗,不斗气,乖乖娶了仆兰诺。摩藏达格看你屈服了,自然就走了”

  “什么?娶了仆兰诺?她是杀我大哥的凶手,我做不到。”拓跋冽一想起大哥死于毒蛇,就浑身发毛,对仆兰诺只有深深的厌恶。
  “那就没办法了。”秦络无所谓的摊摊手,“既然可汗您想把青云部拱手相让给黑岩,在下也无能为力了。”
  “不,不是的……”拓跋冽想起那日赛马,父汗最后对自己说过的话。父亲说:“孩子,你要记得你是青云的主人,你的祖宗是拓跋氏。”
  “我是青云的主人,我的祖宗是拓跋氏。”拓跋冽默默念道,陷入两难之中。一边是父亲的叮嘱,一边是自己不想娶的女人。

  拓跋冽想了良久,最终狠下心:“好,秦络,我听你的,我娶她。”
  拓跋冽离去时,秦络亲自送他到跑马场门口。桑丹老头看着贵族少年离去的身影,不由地凑到秦络跟前,问道:“他到底是谁啊,你今天居然送人家到门口了?”
  秦络没有回答桑丹老头的问题,只是对他道:“铁匠孙的马儿养的差不多了,我出不去,桑丹大叔帮我给他牵过去吧。”
  晚上的时候,天空下起蒙蒙细雨,将夏日的闷热驱散,带来多日来前所未有的凉爽。
  桑丹老头还了马儿后,眼瞅着雨越下越大,便提前结束一天的活,给秦络一点吃的,将他锁在了马厩的角落里。

  雨水顺着草棚,滴滴答答往下漏。桑丹挑了一处干燥地,将秦络拷上,“应该淋不到吧,你睡觉时往里靠点。”
  “知道了,大叔你快走吧。”秦络催促道。桑丹大叔点点头,拿着破芭蕉扇,遮挡着脑袋,一路小跑而去了。
  秦络看看天色渐暗,心道那个铁匠孙应该快来了吧。
  等到了深夜,铁匠孙果然来了。他披着蓑戴着笠,借着雨夜的掩护,悄悄避开所有人,来到了跑马场。他没有从大门进,直接从马棚顶上轻身翻入,便看见一个清瘦的身影被锁在栅栏边,靠着角落的稻草堆上,似睡非睡。
  他蜷缩着身子,尽量靠着里边,但风雨太大,他的衣袖早已被打湿,甚至头发上和脸上都是沾有雨水,顺着发梢和额头一滴滴落下来。
  日期:2018-03-1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