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3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桑丹老头在拓跋冽走后,一直询问秦络,那个少年是谁。秦络闭口不提,含含糊糊岔开话题。直到第二天,桑丹突然带了一个精瘦的大叔过来,那人看起来大约四五十岁了,眼神犀利,一直打量着秦络,看得秦络浑身不舒服。
  “这是铁匠孙,我的朋友。”桑丹介绍道,“他的马儿不吃草,你来看看咋回事。”
  “就是这匹。”铁匠孙已经把马儿牵过来了。
  秦络围着马儿转了一圈,十分抱歉的对铁匠孙道:“我在马场没干几天,还是桑丹大叔更有经验,让他来看吧。”
  桑丹自然早就看出了问题,这是想考考秦络呢。他摇头道:“你看它拉的屎,一看就是吃错东西了。把咱们的马料喂给它,看它吃不吃。”
  “好。”秦络立刻放下手头的活,给马儿割草去了。
  等一切弄好后,秦络拿着新的草料喂给那匹马,它果然吃了。铁匠孙见状,忙向秦络道谢:“谢谢,谢谢。”
  秦络听到这声“谢谢”,顿时睁大了眼睛。因为铁匠孙用的不是项羌语,而是秦络久违的乡音。
  “你也是……槐安人氏?”秦络同样用家乡话问道。
  “是啊,槐安县,榕树村的。怎么,看着不像?”铁匠孙转了一圈,让秦络仔细看看。
  可秦络看了半天,依旧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铁匠孙解释道:“我来项羌都快三十年了,早就变得和项羌人一样了。”
  “呵呵,你们在说什么啊?”在一旁的桑丹听不懂中原话,笑问道。
  “桑丹,我好不容易遇见同乡了,让我们聊一会儿吧。”铁匠孙用项羌话对他说道。

  “好好好。”桑丹看看天上的大太阳,扇着扇子说道,“这大中午的,估计没人来监督你干活,你们聊,我去睡觉。”
  秦络其实并不知道,铁匠孙和自己有什么好聊的。可等桑丹刚一消失,铁匠孙就用家乡话问秦络,“愿不愿意做大楚的间者?”
  “什么?”秦络第一反应是赶快看看周围,见四周空无一人,才长舒一口气,抹抹头上的汗,问铁匠孙,“什么间者,你说清楚。”
  铁匠孙详细的对秦络说道:“实不相瞒,我是楚国派来的间者,潜伏在项羌很多年了。大楚在项羌派了很多批间者,可惜要么暴露了,要么就像我一样,是个打铁的,混不到金宫内部,故而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秦络用了半晌才消化了这个惊人的消息,但他仍然心存疑惑,他问道:“我也是个放马的奴隶,和你一样,你为何会挑中我?”
  “我知道是你说服老可汗,救了当今圣上一命。我也知道拓跋冽很器重你,想让你帮他。自从你在金宫说服老可汗放人后,我就一直在观察你。你对大楚忠心耿耿,又深得当今可汗的信任。你所有条件都很完美,是天生的间者。”
  秦络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各路人的视野中被监视着。他没有急着同意或否决,而是问铁匠孙,“桑丹大叔,他知道你是间者吗?”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我是楚人。”铁匠孙说道,“桑丹是个老实人,也是个好人,我也不希望他卷入楚国和项羌的争斗之中。”
  “那就好,那就好。”秦络也不希望,桑丹卷入是是非非之中。
  “想必你在俘虏的路上,也看到他们项羌是如何凌虐我们楚人的。我们不能做亡国奴,不能再任由项羌欺负下去。”铁匠孙真诚的邀请道,“为了故国,为了千千万万楚人,为了圣上,加入我们吧。”
  “我得考虑……得考虑一下。”秦络心里很乱,“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想想……”
  “拓跋冽肯定还会再来找你,你考虑的时间不多了。”铁匠孙低头说道,“我把我的马儿先放你这里,要是想清楚了,就让桑丹带着马儿来找我。”
  “明白。”秦络点点头,他拍了拍马背,心里却乱作一团。他想起国破家亡时,京都阳城犹如人间地狱。他想起被押送的路上,项羌将领鞭笞俘虏,调戏妇女。他想起拓跋昊在丹阳城下,毫无怜悯的下令,杀掉所有妇孺。
  天生的间者吗?似乎铁匠孙分析的一点也不错。自己的确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而拓跋冽,看他的样子,很容易相信别人呢。
  随后几天,拓跋冽又去找秦络了两三次,态度一次比一次诚恳,还帮忙把秦络手上腿上的链子用斧头砍断了,并且叮嘱桑丹老头不要虐待秦络。

  可即使这样,秦络依旧没答应拓跋冽的请求,他脑子里总想着铁匠孙的话。当一名间者,或许是他唯一能为母国做的事了。
  这日,拓跋冽又来找秦络了。他装的可怜兮兮的对秦络说:“秦络,我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不要不理我。你知道吗,母亲一直在软禁我,不让我出门。为了见你,我费了多大的劲,才能溜出来。”
  “与、我、无、关。”秦络终于开口,吐出了四个冷冰冰的字。
  拓跋冽死缠烂打道:“你不是我的老师吗?虽然你只教了我几天。不过你们楚人有句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不能抛下你的学生不管。”

  “你又没有拜师,也没有叫过我师父。”
  “我现在拜。”说罢,拓跋冽毫不犹豫的直接跪下了,按照楚人的礼数,向秦络叩了三个头,“师父。”
  没想到这孩子小小年纪能屈能伸,秦络对拓跋冽刮目相看,这样的手段和霸气,将来必会成为为害中原的祸患啊。
  “起来起来,我可受不起可汗的大礼。”秦络想要拉起拓跋冽。
  可拓跋冽却挣脱他,跪在地上倔强的说道:“你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

  真是霸道啊。秦络看看周围,还好桑丹大叔去门口晒太阳了,马棚内没有人。他无奈的看着拓跋冽,问道:“我以什么身份来你身边呢?奴隶,还是幕僚?”
  “自然是幕僚,我需要你的智慧。”拓跋冽冷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着跳起来,“你答应帮我了?”
  秦络苦笑了一下,找了个地方与拓跋冽一同坐下,而后问他:“说说吧,那晚政变的经过是怎样的?”
  拓跋冽回忆道:“政变那天,父亲被逆贼拓跋冿杀死,而拓跋冿恶有恶报,又被仆兰诺用毒蛇给毒杀了。后来,母亲劝降了郭尔诃,并且派黑岩部的军队赶来,打败拓跋冿的残余部队,控制住了局面。”
  “黑岩部?他们的军队为什么会来?”秦络一语点明了重点。
  拓跋冽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对啊,他们的军队……为什么会来?”
  “而且还能及时赶到丹阳城。”秦络思忖道,“那就说明,摩藏可敦事先知道,大王子会谋反。”
  这个推论,令拓跋冽一惊,他疑惑道:“母亲知道?可是,她是如何知道的?”
  “这不是重点,最主要的问题的,摩藏可敦知道后,为什么没有告知可汗?”
  拓跋冽只觉得一阵寒意上身,他不敢往下细想。只听秦络继续分析道:“看来摩藏可敦对大王子的谋反和弑父,是乐观其成的。”

  “母亲想要父亲死?”拓跋冽瞪大眼睛问道,“可是我也被叛军攻击,差点命丧黄泉,难道她也想让我死吗?”
  秦络奇道:“摩藏可敦没有暗示过你什么?”
  拓跋冽摇头,“没有,一句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