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2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络!”拓跋冽气急败坏的叫道。
  可惜秦络再也不想理他,任凭拓跋冽磨破嘴皮子,秦络依旧不为所动,也不发一言。
  求助失败,拓跋冽垂头丧气的和吉米从密道原路返回,此时刚过申时不久,他们偷偷逃出金宫的事情,并没有被人发现。吉米长舒一口气,赶紧收拾寝宫里满地狼藉,而拓跋冽依旧心神不定,闷闷不乐的坐在一旁,不知在想什么。
  “要是我是秦络,我也不会答应的。”吉米一边整理东西,一边替主子分析道,“他是楚人,而且在项羌差点没命,他不恨我们就不错了,怎么会帮您?”
  “我诚心相邀,我除去他奴籍,这样也不行吗?”

  “我觉得秦络不是贪图荣华富贵的人。”吉米否定道,“一般的威逼利诱,对他不起作用。”
  “所以呢?”拓跋冽生气道,“你说了半天,还是什么用都没有嘛。”
  “所以啊,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吉米直言不讳的说道,“还是想想怎么和阿勒木他们取得联系,这才靠谱。”
  “哼!”拓跋冽越想越生气,反而更加不愿意放弃了,“我就不信,秦络他真的软硬不吃,我就要收服他,你不要劝我。”
  吉米无奈的耸耸肩,她这个主子的性子啊,真是太倔了。

  晚饭的时候,摩藏可敦突然派女奴来,请可汗去她宫中用餐。拓跋冽惊疑不定的看了眼吉米,心道母亲几天都没有见自己,突然相邀,不会是发现他们逃出去了吧。
  可拓跋冽又不能抗拒母亲的命令,只得惴惴不安的跟在女奴后面,心里想着待会该如何应对。
  然而等到到了席间,发现不仅是母亲,旁边还坐着摩藏大汗王,以及仆兰侧妃。
  “阿冽来了。”摩藏可敦仪态万千的笑道,“来,快坐母亲这里。”
  仆兰诺见可汗来了,微微起身,可她还未行礼呢,摩藏可敦就拉着她,笑道:“这是家宴,大家就不要客气了。”

  仆兰诺闻言便听话的坐下了,反观摩藏大汗王,更是毫不客气的坐在上位,高傲的看了眼自家外甥。
  论辈分,拓跋冽是在场诸位中最小的。可是论官位,他是至高无上的可汗。然而刚刚摩藏可敦说了一句“家宴”,拓跋冽便无法再摆什么可汗的架子了。
  拓跋冽无精打采的走到母亲旁边坐下,在他之下,坐的是仆兰诺。他不清楚仆兰诺为什么还不搬出金宫,反而会来此参加什么“家宴”?
  虽说仆兰诺嫁入了拓跋家,但母亲什么时候,将拓跋冿的妻子当作自家人了?
  “此次平叛胜利,全靠大哥和仆兰侧妃的英勇机智。”摩藏可敦端起酒杯,拉了拉拓跋冽,“还不快给大家敬一杯?”
  拓跋冽一副吃了屎的模样,但母亲说的确是事实。要不是黑岩军和仆兰诺,估计现在就是大王子的天下了。
  拓跋冽不情不愿的站起来,随意端起酒杯,什么也没说,仰头喝了一大口。
  摩藏可敦看着儿子这般无礼,心下生气,却又害怕惹怒了大哥。可摩藏达格并没有生气,而是如主人般招呼道:“阿冽,酒别喝的太快,吃菜吧。”

  仆兰侧妃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冷冷一笑,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这次找你来,不仅是为了感谢你大舅,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摩藏可敦终于说到了正题上,“你即将到十五岁了,该议亲了。”
  拓跋冽心里“咯噔”一下,他感觉事情似乎不太对劲,急忙道:“父亲已经和我说过,要我娶叶勒依为妻。”
  “叶勒依有什么好,那个野孩子像男人一样,居然还去赛马。”摩藏可敦不屑道,“我和你舅舅,为你选了个更好的妻子——仆兰诺。”
  拓跋冽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又看看一旁无动于衷的仆兰诺,激动道:“你说什么?不可以。”
  摩藏可敦说道:“老可汗死了,儿子可以继承父亲的土地和女人,这是我们项羌的老传统了。仆兰诺如草原上晚霞一般美丽,如月亮一般皎洁。这样的女人,还配不上你,做不了你的可敦吗?”
  “而且,仆兰氏还是你们青云的恩人。”此刻,摩藏大汗王终于也开口发话了,“她阻止了拓跋冿的叛乱,是项羌的女英雄,难道还有人能比仆兰氏,更符合项羌可敦的身份吗?”
  “不,我喜欢的是叶勒依,我不会娶其他女子的。”拓跋冽倔强道。
  “你喜欢?”摩藏可敦冷笑了一声,“就算你喜欢,也没有用。不信你去赤水部,向叶勒扎隆提亲,看他现在愿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你。”
  拓跋冽一下子哑口无言了。看来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这个可汗有名无实。他不过是黑岩摩藏氏的傀儡,恐怕以叶勒大汗王的谨慎小心,必不会在这种敏感时刻,趟这趟浑水。
  一场家宴,最后以拓跋冽的摔门离去而告终了。摩藏可敦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而摩藏大汗王则无所谓道:“达秋啊,你的儿子性子很烈呢。”
  摩藏可敦苦笑道:“是啊,阿冽从小就这样,也不爱听我的话。”

  “看来,我还得在你们青云多住些日子。”摩藏达格笑道,“让我替你来好好看管这小子。”
  “大哥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现在整个青云,甚至整个草原,都是我们的了。”摩藏可敦优雅的端起酒杯,含笑道,“为了这一刻,干杯。”
  “干杯!”摩藏大汗王笑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仆兰诺也摇晃着酒杯,浅浅一笑,喝了一口。
  拓跋冽气冲冲的跑回寝宫,吉米刚刚收拾好,见主子这么快就回来了,忙上前问道:“吃完了?”
  “气饱了。”拓跋冽恨恨的说道,“你知道吗,母亲,居然让我娶仆兰诺。”

  “仆兰诺?”吉米惊讶道,“那个……仆兰侧妃?”
  “是啊。母亲说,仆兰诺杀死叛贼,有功于项羌,让我娶她,做项羌的可敦。”
  吉米听后心情一下子变得郁闷了,她从小就是拓跋冽的女奴,对他有着爱慕之情。可现在,却要眼睁睁就要看仆兰诺成为新可敦,成为拓跋冽的妻子了,她的心头涌上一阵酸涩。
  “仆兰侧妃是草原上的英雄,不过我一想到她是用毒蛇毒死叛贼,我心里就发毛。”吉米道,“感觉仆兰侧妃,仿佛是毒蛇的化身,甚至比毒蛇还要可怕。”
  “不要怕,我不会娶她的。”拓跋冽安慰道,“要娶我就娶叶勒依,其他人都不娶。”

  吉米闻言,心情并没有好起来。原来主子心里真的只当她是一般女奴,没有任何感情啊。
  “不行,我还得再找秦络。”拓跋冽突然说道,“否则我连自己的想娶谁都控制不了,还算什么可汗?”
  “上次我们俩一起出去太冒险了。”吉米提议道,“寝宫内还得有人看着才行,下次有机会,你自己偷偷去,我帮你看守寝宫打掩护。”
  拓跋冽兴奋的过来抱了吉米一下,高兴道:“吉米,你真是太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