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0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查小欣听了他的发言,说道:“你那算些什么呢?当初我来深圳可是吃尽了苦头。每天按时的排队进港,然后夹着私货,再带回来。运气好的时候,大获全胜,运气不好,不但钱财两空还要进号子里蹲上几天。有时候不但要躲着丨警丨察,还要避开黑道的混混。唉,那时真觉得没了希望。”
  说到这里查小欣就停下了嘴,没有再说下去。当初若不是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跟在他的身后做起了小三,也许就像皇帝娱乐里的那些小姐一样,任人玩弄了。
  陈九江接过话头说道:“是呀,若说意志消沉,灰心丧气,我的感受和你一般。三年的冷板凳,真是暗无天日。当时只怨自己咋不安安稳稳的在省城教书呢。”
  这话刺激了查小欣,她说道:“你真的以为学校就是象牙塔吗?才不是呢。那里的龌龊事情,只怕不比你们官场里面少上什么。”

  听了查小欣的话,陈九江才知道原来她和自己一样,都是师范毕业,只是她真的做了老师。
  查小欣的教育之路确也不太好走,你书教的好,人家说你骚狐狸。你书教的不好,人家说你是花瓶。你家境贫寒,人家就说你不会奉献融入不了队伍。你放下了尊严,应和着权贵,他们又说你不要脸。
  这些还不算什么,就连一个小小的教务主任,都敢为了一张奖状,就逼着你和他上床。查小欣一怒之下,这才放下了教鞭,奔赴了深圳支援起改革开放来。
  陈九江分管过几天教育,对那里面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的,只有刘一手瞪大了眼睛,顽自不信。刘一手说:“那可都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呢?”
  陈九江道:“只有你不食人间烟火,逍遥自在。”
  刘一手叹息道:“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呢。我比你们痴长几岁,怎么会没有伤心事呢?只是太过沉重,不想说罢了。”
  刘一手经历的辛酸史,只怕比其他三人加在一起都要多的多的。其中最让他难过的就是女人。年少的时候,刘一手也是个多情的汉子。一次巧合救了一位漂亮的女子。那女子为了感恩,也就以身相许了。
  刘一手为了她,也就放下了祖传的手艺,安心在家种起地来。不想那女子却是个不安分的主,不知怎么就和后山乾坤老道勾搭在了一起。
  刘一手和乾坤原本是亲如兄弟的挚交,他们虽然职业不同,但是却同出一源。是以交往不断,刘一手也就稀里糊涂的引狼入室。
  有一次刘一手意外回家,将二人捉奸在床,一怒之下就打了那女人一巴掌。谁知那女人当天晚上就喝了农药,一尸两命,共赴黄泉。从此而后,刘一手与乾坤割袍断义,浪迹江湖,再也不谈感情。
  正所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几件说不出口的**。谈着谈着,陈九江就和查小欣谈上了床。陈九江这才发现,原来女人的裤头居然可以用两条细细的绳子做成。更深深的体会到为什么人们常说,技术是阅历的积累。

  当陈九江在广州深圳为了打工出路而四处奔波——当然也为了自己的热情肆意挥洒着汗水之时,吕栋梁也在自己的办公室召开了振兴大河之路的碰头会。
  吕栋梁说:“抗洪的时候,市长来了咱们县。他对咱们县的评价那就是脏乱差,他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县城,却像极了农村的小集镇。同志们,脏乱差,我们可以推在洪水身上。但是咱们县城的建设,确实太落后,太不合理。所以咱们就来议一议,老城区的改扩建问题。大家谈谈意见吧。”
  一提老城区的问题,富春生就有诉不完的苦水,他摇了摇头道:“这个事情,阻力很大,不好开展。”
  于向荣对富春生早有看法,这个人办事不行,就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头搞事情。当下冷冷的接过话头说道:“做什么事情没有阻力呢?只要咱们几个定了,那还会有什么阻力?”
  于向荣这话可说到吕栋梁的心里去了。老子可不是老顾,缺乏开创精神,总想着四平八稳。再稳又能怎样,还不是到政协里喝茶去了?
  老于说的多对呀,在大河县只要咱们几个统一了意见,还有什么阻力呢?不过于向荣后面的话,就不那么中听了。他说道:“不管是谁,都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县里只要定下大方针,所有人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谁不服,人直接抓到局里去,然后房子也统统推倒。”
  吕栋梁点了一半的头,停在了空中,心说你狗日果然不愧叫于大乱。就你那做事的风格,想不乱也难。
  看来这于大官人的嘴里也吐不出什么象牙来,还是听听城建局长的意见吧。城建局长心里琢磨的清楚,他既不是富春生,也不是于向荣,若是说不出个一三五来,依着吕栋梁的性格,只怕出了这个办公室就会无家可归。所以来前,局长大人早就做足了准备。
  城建局长拿出了一张图纸,摆到了吕栋梁的桌上。他说:“关于咱们县城的改扩建方案,城建局早就做足了功夫,设计了几套方案。我这里就给大家介绍两条思路。”

  城建局长提出的第一条方案就是另立新区,老城区盘根错节,积重难返。不如在城南再开辟一座新城,那样不但阻力小的很,就连花费也比改造老城少的可怜。
  这个方案可是高妙的很,深得吕栋梁的喜欢。城南就像一副崭新的画卷,而他就是那执笔之人,只要他想,怎么画都能行。
  这时富春生又提出了异议,他说:“打造新城,老城区就不问了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老城区问题多多,完全放手是不可能的。若是他们知道了咱们计划,只怕能将咱们市委大院堵成了车水马龙。再者说了,建造新城,听着美好,行动起来却问题重重。不谈衣食住行,教育医疗。单说人源哪里去找?你指望着老城区的那些人跑去城南,显然是不现实的。”
  富春生一直负责城建,他对县里的情况摸的很透,所以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不过他的老下属城建局长也不是吃素的,他笑着介绍道:“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教育上,咱们先将大河一中,搬迁至城南。依托大河一中,组建新一中,城南小学和城南中学。如此就可以建成教育一条龙。医疗上就更简单了,多建几个卫生服务点,反正大病他们还是要进城看的。至于人口,可以鼓励下面各乡镇的老百姓积极进城呀。并且提出只要在城南买了房子,可以直接转了户口。”

  户口的问题可是个大问题,不过据说就要取消,很多城市都抓着机会狠卖非农户口。于大乱在雍县的时候就靠着卖户口发了财。只是当时的老顾太过保守,没有搞起来。
  听了这话,于大乱就找到了知音,他说:“户口的问题可要谨慎对待,不能轻易的就许了他们。这样吧,每户只限房主,无条件转非。其他人要转,依然还要交钱,不过可以少交一点。”
  户口问题可是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非农业户口的吸引力对于农村人来说,就像是飞蛾看见了火光一般,即便明知道那是诱饵也会无条件的咬上钩去。更何况国家也没有说户口问题不作数了呀。万一遇上,可是杠杠的硬指标,弹不动的。
  日期:2018-03-12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