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31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样?老子弄死他。”
  我心里也窝囊,但是没有说话,李吉站出来,说:“你们不要急,师父这是缓
  兵之计,咱们现在不能跟他翻脸,这条路,是他开辟的,如果他不给我们走,我们
  一块石头也运送不过来,现在给他三分之一,也只是占时的,我相信师父,不会这
  么轻易的就算了。”
  马玲说:“都别急,马进这个人,我们没有吃透,笑面虎一个,等我们吃透了
  他,一切都好说,现在把货带回去。”
  我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我很久没有这么窝囊了,但是这次的窝囊,是没办

  法的,马进太有手段了,我也高估了感情。
  哼,这年头,那有靠得住的感情啊,还是他妈的钱最有感情。
  我坐上车,离开码头,现在,我没办法对付马进,暗杀不可能的,我看过他的
  安保,根本就进不去,打,又打不起来,他有几万人,虽然不见得都会杀人,也不
  见得都听他的,但是真的打起来,输的一定是我,因为,我是外来人。
  欺负外来人,中国人从来都不手软,他们就算不要钱,也不会让我入侵的,所
  以,最好的办法,还是用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

  我深吸一口气,这口气,我咽下去了,而戴澜,你的命,值不值钱,就看你的
  线路值钱不值钱了。
  对付马进,不能着急,他这个老狐狸,喜欢跟我玩手段是不是?那我们就玩一
  玩手段,看看是你姜还是老的辣,又或者是拳怕少壮。
  我的车子,回到了别墅,陈玲看到我,就问:“顺利吗?”

  我没有说话,而是坐下来,身后的几个人都看着我,我说:“马玲,把他抓出来。”
  听到我的话,马玲就挥挥手,我看着几个马帮的人,朝着楼上去,其他人都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在等着看着。
  陈玲有些奇怪,坐下来,问我:“怎么了?”
  “窝囊,飞哥真的窝囊,今天就这么的,被那个马进给拿走了三分之一的货,
  真的是窝囊到家了。”张奇愤怒的说。

  陈玲听着,脸色很难看,说:“你飞哥窝囊?哼,还不是你们无能?如果你们
  有点本事,货能被别人拿走?你们飞哥什么时候窝囊过?就算货被拿走,那也一定
  会拿回来的,你这个笨蛋,有什么资格说你飞哥窝囊?啊?”
  张奇被骂的狗血淋头,他低下头,说:“对不起飞哥,我心情不好。”
  “你心情不好?你心情不好就能说你飞哥窝囊?哼,你是在这里混的太好,没

  有把你飞哥放在眼里了是吗?你混的那么好,怎么交给你的事情,一样都没办
  成?”陈玲质问着。
  张奇无奈的咬着嘴唇,嘴里骂着:“要不是飞哥拦着,我他妈早就……”
  “除了打,杀,你还会什么?你有脑子吗?现在我们投资了这么多钱,如果因
  为你干出来出格的事情,害的我们被抓了,拿这笔钱怎么办?这可是几十亿,你想
  过吗?”陈玲问。
  张奇被问的没话说,肥龙说:“哼,我们是粗人,只懂得打杀,用手段,还真
  是没脑子,大哥,这件事,你说,只要用的到我的地方,我他妈一定第一个上。”
  我看着肥龙,表忠心倒是会选时候,我也没说什么,我看着楼上下来的人,戴
  澜被几个马帮的兄弟抓下来,他看着我,我没有说什么,马玲直接一脚把他踹的跪
  在地上。

  戴澜惊讶的看着我,问:“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着他,我说:“马进要你的命,我现在落入了下风,货,也被他拿走三分
  之一。”
  戴澜看着我,脸色很悲愤,说:“难道我选错人了?”
  我说:“你没有选错人,我当然不会让他得意太久,但是,我现在,必须要让
  他得意,因为,他很强大, 而你我,都没有反制他的办法,所以,他现在是穿着
  战甲,大杀四方,我只能退避三舍,而你,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跟价值,你会被牺
  牲掉的,告诉我,你们家里留下来的路线是什么,如果我解决不了这个路线的问

  题,你就只能被送过去,作为我求和的礼物了。”
  戴澜看着我,说:“你够直接,也不玩虚的,好,我跟你说,当年,远征军在
  东南亚打仗的时候,开辟过很多道路,湄公河串联内地,缅甸,泰国,这个三角地
  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经济链条,很多人在这里发了财,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
  实,还有一条河流,把另外一个国家也窜连起来,而因为金三角地区非常有名,所
  以,这条路,也就被忽视了。”

  我俯身,看着戴澜,我说:“什么路?”
  戴澜说:“上个世纪,远征军从云南出兵,通过湄公河在缅甸还有泰国作战,
  有一批人走失了,这里地势很复杂,这批走失的人,从湄公河流域,到了另外一条
  河,他们没有到达泰国,而是去老挝。”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老我不是个内陆国家吗?”
  “是的,老挝是内陆国家,但是也有河流,这条河流就是美塞河,他是金三角
  地区的第四条通道,把整个东南亚地区形成了一个四边形,从湄公河,直走,穿越
  湄公河,进入美塞河之后,直接到达老挝,然后从老挝的河口,能够进入泰国,但
  是,这个路线长了一倍,而且,从老挝那边,需要缴纳税款,还有被扣押的风
  险。”戴澜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看着他,我说:“你既然知道这条路线,我相信,

  你能负责,那边,你应该有人。”
  他听着,就点了点头,说:“是的,那边有我们的人,我的三十几个兄弟,都
  在老挝那边,这边留的人很少,所以,我才被马进给算计,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我深吸一口气,我觉得,现在只能换这条路线,但是我还没有决定的时候,李
  吉就过来问我:“师父,如果我们贸然换路线的话,那么马进必然会知道的,没有
  货从他的路线过来,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察觉?如果他察觉了,到时候,
  肯定会有大麻烦的。”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路线是有了,怎么瞒过马进,还是一个大问题,陈玲说:
  “所以说你没脑子,他懂原石吗?缅甸原石多的是,没有开出来之前,他知道好
  坏?哼,他要多少,就给多少,路线还继续走,给他垃圾原石,他又不懂,就算他
  懂又怎么样?哼,石头没有开出来之前,他能判断价值吗?”

  我听着,就拍手,我说:“对,就是这个道理,他又不懂翡翠原石,懂又怎么
  样?他能确定料子的好坏吗?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