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9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赶紧道歉,那女子看他紧张的样子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然后踮起脚尖附在陈九江的耳边说道:“陪我一起跳个舞吧。”
  那女子是个典型的江南小女人,个头不高,身材却极好。白白净净的,很是端庄秀丽,只是眼神之中却透着热烈。
  这种女人很对陈九江的胃口,比那吧台上主动寻来的中年妇女军团可就强的太多。陈九江点了点头,答应了她。那女孩就指了指他手中的杯子,对他说道:“把它丢了吧,等下跳舞可不方便。”
  这一杯酒花了金霄不少的钱,陈九江可不舍得就这么丢了,于是一昂脖子就将它喝了下去。那女人见了咯咯直笑,拉着他的手,就冲进了疯狂的人群。

  青孔雀此刻已经下了舞台,牵着知音的手去品茶吟诗,畅谈人生去了。接她班的是几个身材极好,长相俏丽的脱衣舞娘,在激昂的音乐中,疯狂的做着诱人的动作。
  陈九江也受了感染,和那女子一起随着音乐疯狂的扭动起来。扭着扭着,陈九江和那女子就扭到了一起,开始还是贴面舞,后来变成了摩擦舞。陈九江的双手,失去了酒杯的桎梏,早就化作了灵蛇,在那女子的身上飞舞。
  那女子被陈九江挠的又酸,又痒,又麻又浪,于是贴在陈九江的身上就不愿下来。面前虽然是秀色可餐,引人入胜,可是当着众多人的面,陈九江还是感到放不开。
  同样感到放不开的还有那女人,她对陈九江说道:“帅哥,我饿了,咱们出去吃点东西吧。”陈九江深以为然,和那女子手牵手就出了皇帝娱乐。

  那女子自停车场里开出一辆红色的小轿车,载着陈九江一溜烟的跑了出去。陈九江虽然不认识那车子,听那声音也猜得出这车子不错,于是手就痒了起来。那女子将车停在路边,让他坐上了驾驶的位子。
  陈九江一脚油门踩了下去,那车子轰的一声,就飞了出去。陈九江这面感受着速度带来的刺激,那么激情却随之而来。原来按捺不住的那女子居然伸出手来,伸进了陈九江的裤兜。
  陈九江是个新司机,此刻遇上了新问题。立刻激动万分的翘起头来,他连忙对那女子说道:“我在开车呢,这样可不安全。”
  女人的激情有时候如那挂不上档的摩托,干瞪眼,不点火。有的时候却又像那潮水,一下就冲上心田,无法自持。此刻那女人就被潮水冲刷的波浪翻滚,她娇媚的冲陈九江说道:“你只管开车,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陈九江说,怎么开,我可不认识路呀。那女子说,随便开,只要不停下来就好。说完这话,那女子再也没有抬头。只是认真的埋首苦读。这话让陈九江想起了那市里卖饭的老板娘,她那经典的话就是左转左转再左转。

  陈九江一路左转,渐渐就出了市区,到了偏僻的路上,陈九江实在忍不住了,只得停在路边。陈九江方一停车,那女子就忍不住的跨了上来。
  此时陈九江再也不是那汽车的司机,而是提供动力的能量之源。那女子方一接触立刻被震动的成了波浪,疯狂的涌动起来。陈九江从未想到如此娇弱的女孩,居然蕴含着如此巨大的能量。震撼的自己如那江中的一叶小舟,载沉载浮,飘摇不定。
  此情此景让陈九江不由感叹起来,古人诚不欺我呀。果然是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人体有的时候就像蓄电池,存了再多的能量也有耗尽的时候。当那女子耗尽一切,瘫软在陈九江身上的时候,陈九江依然坚定不移的支持着她。陈九江艰难的打开车门,将她抱到了后座之上,练起了踏浪而行。

  当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那女子依然意犹未尽,载着陈九江去了汉江大饭店。二人稍微补充了一点能量就继续战斗。直到都如那死鱼一般,才相拥而眠。
  到了天明,让陈九江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女子拿出挎包,从里面掏出了十张大团结丢在了陈九江的枕头上。
  这下陈九江震惊了,她娘的,还是将老子当成了鸭子。看着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小美人儿,陈九江苦笑着道:“大姐,咱可不是那样的人,可不能要你的钱。”
  那女子立刻昂起了下巴,傲然的道:“怎么,不要钱?还要和我谈感情吗,省省吧你。”
  陈九江被她那骄傲的神情刺激到了,他说:“不是这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给的钱太多了。”
  那女子愣了一下,笑道:“真没想到,干你们这行还有嫌多的。你就拿着吧,多的当成小费。”
  陈九江摇了摇头,邪恶的笑了笑:“小弟信奉的是踏实做事,诚信为人。有钱不赚,对不起自己,但是也不能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这样吧,我再给你提供一次服务,让你物超所值。”
  那女人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上午还有个会。可不能耽误时间。”只是话音未落,就被陈九江扑在了身底。

  那女人立刻怒了,你这小子,怎么不知好歹呢?快从老娘身上下来,要不然我掀了你的饭碗。
  陈九江心说,老子的饭碗若是能砸在你的手里那才叫怪哉呢。当下也不答话,双手左右开弓在那女子浑圆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那女子吃了痛,立刻怒骂起来。只是那话叽里咕噜,陈九江居然听不懂。
  虽然听不懂,但是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陈九江双手继续用力,打的那女子哀号起来。那女子也知道今天遇见了硬茬,只得软了下来,任他施为。只等脱了桎梏,再找他算账。
  陈九江揣着辛苦所得的票子,回到了金霄的公司,几个人都在那里。金霄一见陈九江,立刻就笑了出来,他问陈九江,怎么样,昨天艳遇不错吧。

  陈九江琢磨了一早上,猜测昨夜的际遇多是金霄弄了鬼,于是没好气的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害的我一夜也没过好。”
  金霄听了,哈哈大笑,他说:“果然不愧是干书记的,反映就是快。”
  原来金霄给陈九江点的那杯酒有问题,那是鸭子的标配,一般人是不会喝的。听了金霄的解释,几个人笑作了一堂,再细问他的经历。陈九江自然是闭口不言。
  三个人在广州又待了一天,根据探听到的信息,陈向阳对陈九江说道:“陈书记,看这情况,别说是我们乡的闲置劳动力,就算全乡老少,连那黑户都算上,到这广州也能消化一空。”
  即便如此,陈九江还是觉得要去深圳一趟。大老远出来一趟可不容易,还是要到那购物的天堂买点礼品带回去。
  到了深圳,陈九江才知道什么叫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中国对外的窗口,那繁华的程度可是广州无法比拟的。只比他一墙之隔的香港稍次那么一点。
  三个人不想做没头的苍蝇,就买了水果花篮,去了查小欣的钟表店。查小欣见到他们也很高兴,下午带着他们四处购物,到了晚上还真的请他们吃起了海鲜。

  陈向阳啃着鲍鱼,喝着洋酒,不觉就忆苦思甜,想起了以前的艰难岁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