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5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一排云南特色的木屋陈列在眼前,每栋屋檐下站立两名保镖,脸上戴着银色大象的面Ju,萨 格抬手示意,第一间房门缓缓敞开,浓烈的香气渗出,我顿时有那么一丝说不出滋味的恍惚,乔苍掌心立刻捂住我 的唇鼻,他沉下面容,看向萨格。
  里面两个女子绑着手铐脚镣,沉默伏在门框,虽然有些禁商的狼狈,但妆容与衣着都很津致,看得出仔细打扮 过。这是两个很美的女子,长相很相似,各有各的韵味,最不可思议是她们身上竒香逼人,不是来自裙子,也不是 头发,而是从皮肤,从骨肉里飘出,不知熏了多少年才有这样的效果。
  萨格伸出手,在她们脸上抚摸着,女人发出难耐的呻吟,白皙皮肤立刻浮起一抹妖娆红晕,胸部不断磨蹭墙壁 ,试图脱掉衣服,摆脱束缚。

  “这是我的秘密武器,绝色双姝。她们体内含有春药,是我特别调制的,只要有人碰触就会是这副样子。她们 为我立下汗毛功劳,从泰国到中国,我没有见过能逃出她们石榴裙下的男子。”
  萨格收回自己的手,离开这扇门,保镖立刻关上,呻吟声也随之消失。她站在第二扇铁门前,马仔将门锁打开 ,进入的霎那,我看到一群身材非常好但赤裸的年轻男人,我本能避开视线,那些男人发现萨格都蜂拥而至,跪在 她面前哀求,让她挑选自己。甚至直接钻入她裙下疯狂蠕动,萨格抓住男人头发,狠狠砸向旁边衣柜,男人被撞击 得昏死过去。
  她掸了掸手指,“这些是我的面首。”
  面首是粉饰过的称呼,实际就是姘头,情夫,包养的鸭子,供给女人取笑玩乐。这一群男子大约七八名,长相很 俊美,但缺少几分乔苍的阳刚和凌厉,他们连丨内丨裤都没有穿,那一坨轮趴趴的,但也比一般男人大得多,房间靠窗 摆放着一张大库,足够容纳十几人,萨格是寡妇,她的地位身份不允许她背叛这个组织之前的大哥,但养面首满足 **,在泰国黑帮是允许的。

  她俯下身整理被扯出了褶皱的裙摆,“乔先生。毒和色,都是我的武器。我从别人身上得到,我看得上眼的男 子,也可以从我身上得到”
  她摆出一副诱人入帘的姿态,乔苍意味深长凝视了她片刻,什么也没说。
  我们从马场离开,韩北开车原路返回,我挽起遮了月色的窗纱,让白光射入,随口说了一句,“她很美。”
  乔苍沉默几秒钟间我谁。
  “萨格,不愧是泰国国宝级的美人。”
  他淡淡嗯,“可惜走错了路”

  我凝望窗外,“我不也走错了吗。”
  他指尖在我眉眼间触了触,我不知是滚烫的温度令我不适,还是刚才某个场景令我不痛快,我握住他手指拂开
  “何小姐错了,有我。她错了,却没有厉害角色为她铲平。”
  我忍不住间,“乔先生不会吗
  他手肘抵住车窗,看不清喜怒,看不清悲欢,只有绵长的呼吸。
  我不甘心伏在他胸膛,从萨格处离开,他就有些失神,那个女人很强劲,她太懂得适可而止,太懂得如何抓住 男人的好竒与兴趣,又及时抽身而退,太懂得对症下药,太懂得风月事。

  就连诓骗我们去工厂,实则去了她的Y`in 乱地,也那么调皮,让人无法生气。
  我的自信,我的诱人,我的迷惑,在这样厉害的对手面前,有些失色。
  “乔先生想不想征服她。”
  乔苍闷笑一声,“有这个想法,但没有机会”
  我眼前闪过萨格眉目含情的放荡模样,冷冷收回自己身体,“她会给你机会的。
  竖日天还未亮,放在库头的电话忽然响了,将我从睡梦中惊酲,我迷迷糊糊按了接听,二堂主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时,我身体顿时一抖。
  “回信了?”

  他似乎在郊外,风声很猛烈,“老K回缅甸了,好像是调集兵马,要抢回红桃A夺走的那块地盘,目前缅甸组织 留在金三角管事儿的就是黑狼。”
  我脸色大喜,“他还在河口?”
  他说对,但黑狼威望极髙,轻易不出面交易,我只是替您递了请函,他会不会赏脸没有把握。
  我心脏在这一刻几乎欢喜得要跳出喉咙,黑狼只要在金三角,他哪怕不肯见我,我也有无数办法勾引他来见我
  二堂主说他在仓库清点丨毒丨品,稍后老K的人会过来谈价。

  我让他别动,我马上到。
  挂断这通电话后我侧过脸看向还在沉睡的乔苍,小心翼翼翻身下库,我动作极轻,双脚赤裸踩在地板,一丁点 声音都没有发出,可即便如此还是被他察觉到,他在我离开库畔的霎那,拦腰抱住我,“去哪里。”
  我吓得一抖,“去见个朋友
  他沙哑笑了声,“何笙,这里是金三角,稍不留意就会被子丨弹丨打爆头。”
  我转过身趴在他胸口,“你答应过我,允许我做完我要做的事。乔先生不可以言而无信。”

  他无比慵懒睁开双眼,眸子里很清淡,没有惺忪,没有倦意,似乎早已酲来,柔轮的凉被盖在他腹部,露出赤 裸的上半身,他胸膛是我咋晚留下的抓痕,仍泛着浓烈的红霜。
  他指尖在我眉心点了点,“不会背叛,不会逃离,温顺,听话。”
  我用力点头,生怕他反悔,立刻吻上他的唇,连呼吸一起堵住,他凝视我近在咫尺的脸孔闷笑出来,良久后松 开禁锢我的手臂。
  我带着阿鲁抵达位于景洪半山腰的仓库,二堂主正指令一拨马仔往空地搬箱子,查验丨毒丨品的纯度。这片地势很古 怪,一半晴空,一半荫雨,山底还是无风无浪,山腰却雨水淅沥,阿鲁摘了一枚巨大桑叶遮在我头顶避雨,我从 仓库绕了一圈,常秉尧的存货真不少,竟然有一批运往欧洲的佛像国宝,价值根本不可估量,这种跨国走私比贩毒 厉害得多,他真是什么生意都敢做。
  我吩咐阿鲁,“等这几天风头过去,把那些国宝运出来,我送去云南省公丨安丨厅。”
  他大吃一惊,“您要投案给条子?”
  我意味深长笑,“这几尊小佛爷,我留着也没用,拿出去讨个人情,立大功一件不是更好。以后我在金三角不 管做什么,都不会引起条子的怀疑,算是彻底保了我。”
  我走出闷热发霍的仓库,屋檐下等候的二堂主将一本手写账薄交给我,我翻阋了几页,“只有三百斤?”
  他指着铺了千稻草吸巢的箱子,“这些是**因成品,三百斤的重量,仓库还有两百斤不到的半成品,制作冰 毒的,虽然量不大,可百分之九十九点六的纯度,是丨毒丨品里少见的髙纯,识货的毒贩没有不想拿的,一克能卖到上 千。常老刚涉足丨毒丨品生意,他做的都是津买卖。”
  日期:2017-10-31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