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5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弯腰目送我上车,我这么苛刻是有用意的,女人号令一群亡命徒非常难,他们都是野蛮的汉子,跟常秉尧千 这行之前十有八九蹲过号房,骨子里特别狂,不拿出点气势镇压,他们心里不服,必须无时无刻暴露我的凶残狠辣, 让他们忘掉我是一个柔弱的女人。
  傍晚乔苍从西双版纳赶回酒店,刚喝了一杯茶,韩北忽然站在走廊外敲了敲门,“苍哥,萨格的人请您过去。
  乔苍执杯的手一滯,“在哪里请。”
  “酒店大厅”
  他脸色有些冷冽,“她怎么知道。”
  “您到金三角的事这边都传开了,以萨格的势力,查清我们落脚地不难。”
  杯子在乔苍掌心格外薄脆,他骨节只是轻轻弯曲,茶盏便碎裂,我惊讶发现那些炸开的瓷片竟全部飞出窗外, 两三秒钟楼下传来几声男子怪声怪气的惨叫哀嚎,我起身要扒窗户看,被乔苍伸手拦住。
  这一幕发生得令我措手不及,他始终坐在沙发一动不动,只凭听觉连外面有人站在什么位置都一清二楚,茶盏 不伤无辜,片片命中,简直是神了的功夫。
  乔苍吩咐韩北进来,随后从库头摸出一把勃朗宁,往枪膛内推入子丨弹丨随身携带,韩北也在检查武器,他忽然想 起什么抬头看我,“不如带上何小姐,萨格是个女人,万一她搞什么我们看不懂的花活,何小姐还能和她过过招。
  “不行。”乔苍脸色深沉如墨,“她可以查清住处,也可以趁我不备将何笙掳走,烕胁我退出金三角。”
  韩北笑了声,“苍哥,您低估何小姐,她今天去做了什么您恐怕还不知道。她的适应能力,她的胆量智谋,绝 不在萨格之下”
  乔苍抿唇怔了一秒钟,探究的目光从我脸上掠过,我没有坦白,装作整理耳环避开他视线。

  他权衡后还是带上了我去赴萨格的约。
  我们跟着泰国毒贩的车行驶上一条崎岖山路,路不平,坑洼颠簸,韩北观察了一阵小声对乔苍说,“这伙人带 我们兜圈子,故意绕得很险,那边是悬崖,开不稳就要翻车。”
  我凝视长满山林的哨壁冷笑,“这条路经过景洪,哪怕萨格舍得牺牲百八十人也不过是白喂我吃,何况我赌她不 敢,真玩命,也没有放在明面的。”
  乔苍从上车便闭哏沉思,此时终于睁开,他笑得耐人寻味,但没有说什么。
  车停靠在一座广阔的马场外,通入的铁柵门敞开,四名保镖在等候,我们下车为首一名和韩北用泰语交涉了几 句,他掏出枪械交给那人,那人又看向乔苍,韩北绷不住冷笑,“我们苍哥也要搜身,萨格小姐在中国区,还没 这么大面子”
  保镖面面相觑,侧身让出一条路。
  这个时辰赛马的人很少,加上两大毒贩接头,早就清场了,所以看上去要更空旷,毒贩停在萆坪边缧,朝我 们鞠躬,转身便走,韩北跟随他一起,站在五十米开外的观众席,附近只留下一个拴马的手下。
  一声尖锐嘹亮的嘶鸣从远山传来,顷刻间红光乍现,茂密的树林像遭了一场屠杀,一番征战的号角,剧烈晃动 起来,一匹疾驰的骏马从山野穿梭而过,马背上的女子穿着红色赛马服,一头浓密的卷发披在肩头随风飘扬,只是 恍惚一瞬,侧颜仍十分美丽。
  那是世间最特殊的一种美丽。
  英挺,髙傲,潇洒,矜贵。
  如风如雨如霎气,令人过目不忘。
  女子身体的每一处都散发着等待征服,又遇不到可以征服她的蛊惑。
  这样英姿飒爽别开生面的初见,不止惊艳,而且良苦用心。她的美她的狠都尽付这场夕阳西下的黄昏之中。
  在她冲出树林的霎那,我终于看清,她胯下是一匹红鬃烈马,中国最好的千里马,那匹马被她驯服,在她扬鞭 挥舞下跋扈驰骋,她深揭色的瞳孔漾着浓浓笑纹,张扬而来。
  乔苍也在注视这一幕,斑驳的树影和金色晚霞在他眼底投洒下细碎漩涡,一人一马快要抵达面前时,马蹄还没有 停下,几乎要撞向乔苍,女子笑容明艳刚毅,飒飒生辉,在马头距离乔苍的鼻梁仅仅几寸时,她猛地勒紧缰绳,马 头髙髙抬起,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四蹄踉跄陷入一团黄沙。
  风声萧瑟,女子肆意颠簸了几下,利落翻身下马,她挥手示意手下将马匹牵走,当这片赛马场只剩下我们三人 时,她才开口,“乔先生,别来无恙”
  乔苍垂眸看她伸出来的手,“我们见过吗。”
  女子说,“我在梦里和心里见了你这位中国毒枭无数次”
  乔苍发出一声轻笑,他和女子握住,萨格半挑逗间,“你呢,之前见过我吗”
  “今日初见。”
  萨格笑得格外明媚,“你比我想象中,更加英俊完美。”
  乔苍松开她的手,她刚要收回,发现了站在旁边的我,她立刻伸过来,我没有理会,看向别处。

  “这是你的妻子。”
  她没有得到回应,目光落在我脸上看了一会儿,乔苍在这时说,“她不是”
  萨格扬了扬眉尾,“怕我伤害她吗。”
  乔苍溢出浅浅轻笑,“你恐怕伤害不了她。”

  萨格饶有兴味间为什么不能。
  他拨弄着那枚硕大的翠玉扳指,“她是很厉害的女人。”
  萨格哦了一声,她对我娇娇弱弱的模样并不放在心上,也不认为我是需要防备的对手,她所有注意力都在乔苍身 上,“我以为你要说你会保护她,让我无法得手。”
  “当然也有这个緣故”
  萨格立于山野的风中,她眉眼深邃,像是刻上去一样,谈不上多么玲珑津致,但非常艳丽诱惑,甚至连瑕疵在 她脸上都很夺目,“如果和我斗,乔先生觉得自己有几分胜算。”
  乔苍摸出雪茄,侧身挡住风口点燃,他凝视烟头的火苗吸了两口,“没有摸清对手势力之前,我不猜铡结果。”
  萨格舌尖舔过红唇,勾了勾手指,“不给我一根吗。”
  乔苍将烟盒抛给她,她抽出含住,无声无息靠近,几乎要贴上他胸膛,她哏眸一眨不眨定格在他脸孔,“帮我 点一下”
  乔苍注视她片刻,似笑非笑压下打火机,一簇火苗在他们紧挨的面容中间盛绽,那般红火热烈,她吸了一口, 唇角溢出的霎气,喷向他眉眼。

  “你的烟,和你的人一样味道很好”
  乔苍与她对视,将打火机重新塞回口袋,“你知道我人的味道吗。”
  她咧开嘴笑得千娇百媚,“早晚不都要知道吗,还是在你眼中,我算不得美女。”
  乔苍凝眸打量她,“当然算”
  萨格低下头笑,细弱的发丝模糊了她风情万种的脸,“乔先生要不要来参观我的制毒工厂。”
  我始终平静的脸色微微一怔,对于顶级贩毒团伙,都会有自己的制毒工厂,进口原材料的成本低,自己加工制 造再倒手贩卖利润会很髙,金三角的几大头目都是如此,河北省那位蒋老板,就要逊色一些,他的势力还远不够支 撑他维持一个工厂,说白了,条子容不了,他只能从乔苍手里拿货。
  正因为工厂太重要,相当于组织的秘密基地,萨格会邀请乔苍参观,才让我大吃一惊。
  乔苍也察觉有诈,可黑帮之间探听虚实与底细,哪一次不是风险巨大,怕也熬不出头因此萨格带我们走向一 条小路时,他没有拒绝。

  空气中散开滴滴答答的水声,很有规律,张望又一无所获,像喷泉,像水龙头,也像人血溅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