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5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目光停留在驾驶位敞开的车窗,半副晃动的人影看上去是个小瘦子,“如果双方都有准备爆发枪战,谁嬴的 几率大”
  阿鲁想了想,“如果是周容深带队豁出命去,那条子嬴。除了他,云南缉毒大队还有个他亲手训出来的张猛,不 嗅到腥味从不出手,出手就是恶战,咱们栽过不少跟头,不过他们也是成千上万的死。在中缅编辑,毒贩比条子还 要多。”
  他又指给我看一群开着电三轮身穿当地服饰的赶集人,“这是伪装赶夜市的,麻袋里的野果千粮掰开了都是白丨粉丨 ,很细致的工程,家里女人做,男人出来贩卖,小毒贩。他们一般都会挟持当地百姓做幌子,和搜查的条子交涉 。看入境的方向是泰国来的,缅甸应该从东南方向。”
  金三角大毒枭小毒贩都有,每走出几百米就能碰上一个马仔小贩,缉毒警的目标往往是大鱼,大鱼一旦上钩, 小鱼就像疯了一样往船上跳,条子看不上小喽啰,不愿打萆惊蛇,又抓不住大毒枭,所以常年僵持,早已是满目 疮痍,毒气泛滥。
  我从行李箱翻出一套黑色衣裤,“我的势力在景洪,你跟我走一趟。”

  阿鲁在楼下找了一辆当地牌照的车,在金三角类似护身符,条子不盘查,毒贩也不招惹,在这边除了顶级老大 以及座下管事儿的堂主当家,根本不敢在条子眼皮底下扎根,更不敢买牌。
  我们快天亮时抵达景洪国道,穿过这趟线就是居民区,密密麻麻的人海和楼宇,早集从南到北,由西向东,人 声鼎沸,挤出我满身的汗。
  阿鲁去联络我的人,我独自找到一家隐蔽在小巷口尽头的茶馆,虽然通着集市,但不至于太吵闹,左侧紧挨一 家早点铺,铺子里正唱云南小调和北方大鼓书,围观人很多,我竖起宽大的叶形衣领,挡住半张脸,在靠近木梯的 位置坐下。
  小二间我吃点什么,我侧目打量邻桌的食物,“一份炸糖糕,一壶茶水”
  他擦了擦我面前桌子,朝后厨重复了一遍我要的东西,我递给他一张钞票,“周边几张我包了,不要让人靠近
  小二一愣,他看了看钱,又看了看我,“得嘞,我留意着。”
  阿鲁不多时从外面回来,脚下走得急嗒嗒作响,他弯腰附耳说,“人来了 ”
  茶盖在我指间,任由我拨弄翻动,烧开的茶壶溢出白沬,水染着热气,扑面熏出一层薄汗,我泰然自若叮着有 些掉了漆的壶肚,将茶杯搁置在底下,火炉不熄灭,便一直沸腾,一直满溢,壶嘴内流淌出的香茶,很快斟了一 杯,进门的男子将这一幕收纳眼底。

  他脚步微微一顿,头一次见这么喝茶的,不怕烫也不怕溅。阿鲁退出茶馆放风,他是乔苍的人,他知道我忌讳 ,不会留他在现场。
  男人走到跟前试探喊,“何小姐?”
  我抬眸看他,嗯了声,他立刻作揖,“可找到您了,兄弟们听说您继承了常老的兵符,等您的号令办事呢。”
  我不慌不忙从袖口亮出兵符的三分之一,他凝眸看了一眼,确定无误后立在我身后,这是黑道的规矩,只要认 可某个主子,就不能面对面了,要拿侧身对着,是跟随效忠的意思。
  我压低声音间,“一共多少人”
  “五百一十七,三个堂主,最管事的二堂主就在门外车里等您的信儿。”
  我托着茶盏放在唇边吹了吹,“让他进来。”
  男人朝门外打了个口哨,屋檐下随人巢四处游走的马仔匆匆跑开,半分钟后,一名头戴旧上海时期黑帽的男子沉 默进入,微微垂面,宽大的圆形帽沿遮住眉眼,三十岁出头,不髙不矮不胖不瘦,一副金丝眼镜,长相很斯文,他 跨过门槛停住,头略抬起,哏神机敏扫了一圈,定格我这桌。
  常秉尧在金三角器重的人,未必有多出色的手脚功夫,但一定足智多谋,可以应付生死一瞬的格局。幸好他弥 留之际我斩断了他所有后路,否则他一封加密信函送过来,我这兵符是偷来的真相就不攻自破了。
  二堂主挥手,命令刚才和我碰面的马仔出去,等到只剩下我们两人,他抱拳说,“给何小姐间安。”
  我扬下巴示意他坐,他摘掉帽子,见我面前的茶碗空了,亲自挑起茶壶给我蓄满,又为自己斟了一杯,“何 小姐刚到吗。”
  我如实告知,“咋夜。”
  他估算了下,“那一定碰到山林枪战了 ”
  我指尖在气中被烫得颤了颤,“你也听说这事。”
  “金三角一共六条线路,每一条发生了什么,彼此都清楚,咋夜交火的山林是第三趟线,泰国区毒贩吞吃柬埔 寨抗击条子新建筑的农家炮楼。”
  萨格来金三角不久,烧杀抢掠的事做这么绝,直接挑起两国毒贩战火,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狠茬子女人。 “抢成了吗。”

  二堂主说当然,也不看实力相差多悬殊,都是违法的勾当,还能寻求条子介入吗。
  小二将炸糖糕端上来,我用筷子夹住咬了半口,里面的红糖馅儿煨了津米,打得很黏,有些粘牙,但味道很好 ,只是吃多了发腻。
  二堂主一声不吭专注打量我,将我的长相和身量都记住,“我有一事不解。何小姐您告知。”
  我不动声色放下筷子,轻轻吹拂水面浮荡的茶叶末,晃悠到陶瓷碗口的边缧,“你间。”

  “常老的势力给了乔先生,怎么兵符却在您这里。”
  我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微笑与他对视,“常老在金三角招兵买马的目的是什么”
  二堂主镜片后的眼睛眯了眯,“自然是制约乔先生。”
  “他想要制约的人,能全盘托付吗。”
  他笑说就是不解在此处。

  我意犹未尽饮茶水,“常老没儿子,只有这一女婿,女婿又是他曾带在身边教养过的,不给他明面过不去。乔 苍作为男子,比我一介女流能经手的事多,即使我胆识魄力都不逊色,也束缚在了男权中,要想保住常氏一族的心 血,他在明掌虚权,我在暗掌实权。常老弥留之际叮嘱,如果乔苍狼子野心暴露,兵符在我手里,我可调动他的人 马,以我为尊。”
  我说的至情至性,无懈可击。二堂主毫不怀疑,他当即表态说,“常老有话在,我们一定对何小姐誓死追随
  我朝他点了下头,他接收到我的指令,探身伏在桌上,我小声说,“安排几个机灵些的马仔,去河口打听下, 黑狼最近在做什么常老的仓库堆积了一批**因,大概五百多斤,本来是要运往内地的,没来得及人就走了,砸 在手里惹祸,倒出去得了 ”
  二堂主问我是要倒给老K吗。
  他蹙眉,“老K最近势力大不如前,倒是马来西亚的红桃A,势头很猛,不如我们卖他个人情,将这批货出手给 他。”
  我语气冷漠坚决,“我让你怎么做,你照办就是了。这批货就要给老K。”
  我和二堂主一前一后从茶馆出来,蹲在墙根过瘾的阿鲁扔掉烟头跟在我身后,我叮嘱二堂主这事五天之内办妥 ,否则剁两根手指来见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