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1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吧。”拓跋冽拉过眼睛发亮的吉米,看了看左右两条岔道,果断选择右边的。

  “遇岔路,靠右走,遇上坡,不要走。”吉米口中念着口诀,对拓跋冽说,“后面的口诀好简单啊,我们快走到出口了吧。”
  “应该吧,我们快点走。”拓跋冽正走在一条直道上,等他们终于到尽头时,却发现是一堵墙。
  “走直道,到尽头,向上看,有出路。”拓跋冽一抬头,发现上方有跟垂着的藤条。他心道,难道出来就在上面?
  “吉米,你轻功还行吧?”
  “还好。”吉米看看上方,“这高度,我能上去。”
  两人借助藤条,几步就飞上去了。而后掀开木板,居然发现是个废弃的牧场。而出口,在马厩中。
  还好这里偏僻,没有什么人。拓跋冽和吉米上来,掩饰好出口,他们好奇的打量四周,发现居然已经出丹阳城了。

  “我终于出来了。”拓跋冽看着久违的天空,兴奋的就地打了个滚,他快憋在金宫憋出病来了。
  “看来这个密道,是用来逃亡的。”吉米若有所思道,“那我们以后,也可以经常从密道出来玩了?”
  “这是个好主意,不过我更喜欢从大门堂堂正正的走出来。”拓跋冽看看天色,已近午时,“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得快点办正事了。”
  “哦对,还有正事。”吉米被密道所震惊,差点都忘了他们出来的目的了。
  “城门有看守,我们怎么进丹阳城?”吉米问道。
  拓跋冽想了想,拉着吉米往她脸上抹了点土,而后自己也弄成小泥猴,“我们伪装了一下,他们看我们是孩子,不会过问的。”
  果然,把守城门的虽然是黑岩部的军队,但他们看管不严,一般牧民和孩子,都没过问就放进去了。拓跋冽和吉米低着头,混着人群中,也顺利的进入了丹阳城内。摩藏可敦只顾着严防死守着金宫,估计她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儿子会从丹阳城外进来。
  拓跋冽本想找伴当们帮忙,可当他和吉米赶到阿勒木和阿布泰的帐篷附近时,发现外面有很多黑岩的士兵,他们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帐篷周围,看起来连伴当们都被摩藏可敦控制住了。

  “估计是在监视他们。”拓跋冽紧握双拳,“可恶,我们过不去了,否则会暴露的。”
  “那怎么办?”吉米担忧的问道。
  “看来,指望不上伴当们了。”拓跋冽说道。
  “那我们找谁?去找忽图鲁将军,或者郭尔诃将军?”吉米提议道。
  “不行,都不行。我和他们不熟。”拓跋冽想了半天,居然发现自己身边竟然没有一个可用之人。摩藏可敦已经将他所有出路都堵死了,他如同困兽,毫无办法。
  “等等,还有一个人,他或许有办法。”拓跋冽突然想起一个人,一个他本以为恨得要死的人。
  “是哪位勇士?”吉米十分好奇,忙问道,“能打得过那些侍卫吗?比阿布泰的武功还好?”
  拓跋冽尴尬的挠挠头,“呃,他……不会武功。”
  吉米:“……”
  拓跋冽带着吉米,朝石山方向走去。吉米跟着他走着走着,发现这条路似乎很眼熟,是通向跑马场那边的。

  “这是去石山方向的路,你要去找……秦络?”吉米惊奇的问道。
  拓跋冽无所谓的点头道:“是,我们去跑马场找他。”
  “你让秦络受尽折磨,现在却去找他?”吉米不解,“这算什么,求他帮你吗?”
  拓跋冽的步子停了下来,略带不满的瞪了吉米一眼。所谓看破不说破,吉米这心直口快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吉米吓得双手赶紧捂住了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说过。之后的行程,她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一不小心,又惹主子不高兴了。

  桑丹老头正摇着扇子,躺在草堆上晒太阳呢。突然远远看见有一男一女向这里走来。要知道,此处荒凉,几乎很少有贵族少年,会来这个跑马场骑马。
  “呦,这是谁啊。”桑丹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来,而后疾呼秦络,“快快快,有人来了,去门口招呼着。”
  秦络本来背对着外面,低头捣腾草料,正准备喂马。他听到桑丹老头的呼声,转头一看,却看见了拓跋冽和吉米。
  秦络顿时神情有些奇怪,而后扭过头去,不想理会。桑丹老头喊了半天,不见秦络过来,骂了他一句,只得亲自去迎接。桑丹老头疾步过去,笑问来客:“两位是骑马还是……”
  “我找秦络。”拓跋冽冷冷的打断了桑丹的话,而后用眼神示意吉米带老头先出去。
  桑丹老头担忧的看着秦络的背影,在吉米的催促下,一步三回头的离开跑马场,去附近的小河边歇息了。
  吉米也坐在河边,她担忧的看向跑马场方向,不知道他俩要说些什么。
  秦络早就听到拓跋冽的脚步声渐渐逼近,然而他依旧忙活着手里的活,既没有躲避,也没有理会。
  拓跋冽这才近距离观察秦络,只见他瘦了很多,衣衫褴褛,铁链随着他手上的动作,“哐啷哐啷”响个不停。拓跋冽不由想起吉米的话,的确,他把秦络整的这么惨,人家会在此危难之际,帮他吗?
  “秦络……”拓跋冽清清嗓子,抢下他手中的马草,“别干了,回来吧。”
  秦络终于肯抬头看一眼拓跋冽了,但他眼神冷漠,反问道:“回来?是什么意思?”

  “就是……回我身边的意思。”拓跋冽挠挠头,觉得自己的这个解释很傻。
  见草料被抢,秦络走去拿起刷子,沾了水开始刷马。拓跋冽忍无可忍,又夺下他的刷子,问道:“秦络,回我身边好不好?”
  “回你身边?做什么?”秦络漫不经心的问道。
  “来帮我,我现在被黑岩部压制,困在金宫,腹背受敌,身边全无可用之人。”拓跋冽恳求道,“我需要你。”
  “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上马打仗更是不可能。”秦络冷漠的伸出手,对拓跋冽说,“三王子,你找错人了,刷子还我吧。”
  拓跋冽双手背后,坚决不肯还给他,“你能在被俘虏的绝境下,救出你们六皇子和两百多名孩子,我就知道你很聪明,你一定能帮我想出办法的。”
  见拓跋冽如此死缠烂打,秦络有些恼怒了,他直言道:“如果我来你身边,意味着我背叛了大楚。你觉得这种事,我会答应?”
  “黑岩部是比青云更凶残的部落,他们的大汗王野心勃勃,要是他掌控了项羌,下一个倒霉的绝对是你们南楚。现在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你帮我,也就是帮南楚啊。等我掌握实权,我愿意和南楚修好。”
  两国连年征战,修好谈何容易。更何况拓跋冽想要真正掌权,又不知得过多少时日。秦络摇摇头,对拓跋冽道:“三王子,哦不对,现在应该叫您可汗了。你想问题想的太简单了,话已至此,请回吧。”
  日期:2018-03-1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