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30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据说下面有金银财宝,还有密道。”拓跋冽说道,“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他们当年攻打金宫时,仆兰可汗曾想要借助密道逃走,只可惜,刚打开密道大门,就被抓了个正着。”
  “所以……拓跋家的祖先,就知道了这个密道?”
  “是啊,仆兰可汗不禁打,一下子都招了。后来,密道的口诀由拓跋氏子孙代代相传,这个秘密也只有拓跋氏的族人知道。”
  “金银珠宝!”吉米的眼睛都亮了,“那你知道密道在哪吗,可汗曾对你有说过什么吗?”
  “说过,在我十四岁生辰时,父汗说我成年了,便告诉我所有秘密。”

  “口诀是什么?”吉米忙问道。
  “是一首歌谣。”拓跋冽回想起父亲曾对他唱的歌,慢慢复述道,“一二三,门儿开,向前走,有台阶。八八八,八道口,面朝北,选正中。遇岔路,靠右走,遇上坡,不要走。走直道,到尽头,向上看,有出路。”
  “什么乱七八糟的。”吉米听了半天,表示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也不太懂。”拓跋冽挠挠头,对吉米道,“我听父汗说,密道入口就在可汗寝宫内,那我们就可以通过密道,逃出去了。”
  “对呀,只要离开金宫,你就自由了。”

  “我可以去找伴当,让阿布泰他们把监视的人通通打败。”拓跋冽越想越兴奋,忙对吉米道,“你快去看着门口,我来找出口。”
  “好。”吉米跑到寝室门外,警惕的守着这里。
  吉米在外面无所事事的守了没多久,就听见三王子在里面喊自己。
  “怎么了,怎么了?”吉米兴冲冲的跑进来,还以为三王子这么快就找到了密道入口呢。

  然而拓拔冽依旧一脸无奈的站在一堆废墟中,对吉米道:“屋子太乱了,你进来和我一起找吧。”
  吉米气不打一处来,某人扔东西的时候,咋没想到屋子会乱?她将门从里面反锁,而后进来,看着满地的东西,问道:“这要我从何找起?”
  拓跋冽趴在地上,将地板敲了个遍,却没有任何发现。他痛苦的直起身,环顾四周,“看来入口不是在地底下,那就是墙了?”
  “有道理。”吉米点点头,“我们分头敲敲两边的墙吧。”

  两人又叮叮当当敲了半天,直到拓跋冽惊喜道:“这里,吉米。你听这声音……”
  吉米跑来,听拓跋冽敲了几下,传来清脆的声音,她惊喜道:“是空心的,这里一定有暗道。”
  “那么……怎么打开?”拓跋冽看向地面,桌子上的所有东西,他都扔了摔了,他眼珠一转,如果有机关的话,一定会固定在哪里,动不了的。
  “固定的东西……”拓跋冽四下搜索着,如今桌上空空如也,书架也倒地了。唯有放兵器的架子,他没有动。
  “是剑吗?”拓跋冽看向架子上的剑,他记得这把剑是拓跋氏祖先用过的,父汗从来不让任何人乱动。
  拓跋冽走上去,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剑,而后向上一提,拿起后发现什么动静也没有。他又弯下腰左右看看兵器架,双手用力抬了抬,又左右转了转,却是纹丝不动。
  吉米不解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我觉得机关应该是在这里。”拓跋冽指了指兵器架,“那么,‘一二三’是什么意思?”
  “呃……敲三下?”吉米猜测道。
  可惜事实证明是错的,他们敲了又敲,依旧没反应。
  “难道是转三下吗?”吉米想了半天,说道。

  “想多了,转不动的。”拓跋冽当初想举起时,也左右转过,无果。
  “按三下?”吉米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拓跋冽扶额,“这和敲三下有什么区别吗?”
  吉米摊摊手,“那我真猜不到了。”
  拓跋冽绕着架子转了一圈,数了下一共四层。他对吉米说道:“你把第三层的剑,取下来。”

  吉米不明所以,照着主子的指示,取下剑后,依旧没有动静。
  “难道不是……?”拓跋冽想了想,又把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两把剑取了下来。
  三把剑全取下来后,只听“嗡”的一声轻响,他们身后的那堵墙,居然动了。
  那堵墙轻轻的旋转着,等转到一半后,便停止转动,露出一个仅能通过一人的入口。

  “哇,真的开了,你好聪明。”吉米惊叹的看着拓跋冽,“原来,‘一二三’是指这个。”
  拓跋冽并没有显得特别激动,他抱怨道:“为什么父亲不交代清楚呢,还要让我自己琢磨。”
  “可能是考验你吧,也可能是想着传位时,在告诉你。”吉米说道。
  拓跋冽闻言,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可怜他的父汗,临死前却没法将汗位正大光明的交给他属意的继承人,也没有时间告诉拓跋冽金宫内的秘密。
  如此突兀,如此猝然,甚至没有时间为儿子留下只言片语。
  拓跋冽心下沉重,看来以后的一切,全靠他自己摸索了。
  “里面是什么?”吉米跑到墙那边,探头探脑的看着里面,却是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走吧。”拓跋冽招呼着吉米,“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啊?我也可以?”吉米指着自己,为难道,“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女奴,这里面可是你拓跋家的藏宝阁呀。”
  “你都知道口诀和机关了,现在却和我说这些?”拓跋冽翻翻白眼,他和吉米从小一起长大,大家都知根知底的,他也没想着要防范她。
  吉米嘴上说着不进去,心里却很想去看看。听拓跋冽这么说,更加毫无顾忌的转身走进了密道。
  拓跋冽找了一根蜡烛,点燃后,也跟着进去了。
  里面先是一段又黑又长的甬道,拓跋冽拿着蜡烛走在前面,吉米紧紧拽着拓跋冽,心里有点发颤。这里面怎么如此黑暗,如此安静,惊得仿佛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突然,拓跋冽停了下来,吉米一不留神就撞他身上,吓得大叫了一声:“啊!”
  “鬼叫什么。”拓跋冽看了看脚下,“这里有台阶,小心点。”

  “台阶?”吉米想起了那首歌谣,“一二三,门儿开,向前走,有台阶。看来这就是歌谣里的台阶了。”
  “是啊。”拓跋冽牵着吉米,小心的下台阶,边走边说道,“只是不知道‘八八八’又是什么意思。”
  然而很快,他们就知道了。等走完台阶,他们身处在地下深出的一个空旷的大平台,而这里,居然有八个黑漆漆的洞口。
  而且地中间画着奇怪的图案,旁边写着字。吉米研究半天,觉得像是中原人的汉字,她看不懂。

  “这么多洞口,而且都长得一模一样的,走哪个才是正确的?”吉米表示自己已晕。
  “八八八,八道口,面朝北,选正中。”拓跋冽背着口诀,辨别着方向,“这里是北,应该走那个门。”
  “你……你确定吗?要不要先试试?”吉米说着,捡了个石头抛到那里面,只听石头滚了几滚,没有触发任何机关。
  “只有你才分不清东南西北呢。”拓跋冽嘲讽的笑笑,“跟着我走,没问题的。”
  果然,选对路后,没走多久,他们便看到了堆放在密道的几箱大盒子。见到里面全是金银玉器,吉米的眼睛都放亮了。而拓跋冽也终于知道,父亲用来装备青云铁卫的钱,从何而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