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29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仆兰诺却没有动,她在等一个人,等那个人履行自己曾经的诺言。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她等的人终于到了。
  “可敦。”仆兰诺起身,微微向摩藏可敦行礼。摩藏可敦亲切的虚扶了一把,脸上得意洋洋,带着些胜利者的傲慢。
  “你才是此次政变的大功臣,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摩藏可敦轻漫的说道。
  仆兰诺微微摇摇头,“只要可敦能放过我的亲人,我不需要任何赏赐。”
  “好,我会放了仆兰家族,他们以后不必在青云为奴了。”摩藏可敦爽快的答应了。

  “谢谢可敦。”仆兰诺终于露出的一丝笑容,这一笑,倾国倾城。
  “不过,你的赏赐我也不会少的。”摩藏可敦面带笑容,可微笑着总透着一丝算计,“我希望,你能嫁给阿冽,成为新可敦。”
  仆兰诺微微睁大眼睛,嘲讽道:“您不嫌弃我曾为军妓了?”
  “你毕竟是金阳后裔。金阳,是赤乌天神的使者啊。”摩藏可敦毫不介怀的说道。
  仆兰诺很清楚摩藏可敦的打算,这是要让她继续当间者,监视拓跋冽呢。她笑着对摩藏可敦说道:“您可真爱您的儿子啊。”
  摩藏可敦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威逼利诱道:“能成为可敦,是你的荣幸。为了你的族人,你也该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等拓跋冽好不容易熬过了十天,在吉米同意后,他兴致勃勃的带着弓箭,准备出去打猎。可他刚到金宫门口,就被十几个士兵拦住出路。
  “你们干什么?我要出去!”拓跋冽对他们吼道。
  领头的人不卑不亢的说道:“抱歉,可汗。摩藏可敦说过,外面叛军横行,为了保证您的安全,您不能离开金宫。”
  “你说什么?”拓跋冽不可置信的问道。
  “摩藏可敦说了,您不能离开金宫。”领头的人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遍。
  拓跋冽气愤道:“如果我硬闯呢?”

  话音刚落,那十几个士兵突然手握刀柄,整齐有素的上前了一步。领头的人冷冰冰的说道:“这是可敦的命令,您别难为我们了。”
  拓跋冽眼神冰冷的看着这群人,心知自己一个人肯定打不过他们。他蓦然发现,自己身边只有吉米和一些女奴,跟随他住进了金宫。而阿勒木和阿布泰这些伴当,却因为是男人,依旧住外面的帐篷里。而且自从他入金宫以来,已经很久没见过他的伴当们了。
  拓跋冽的心沉入谷底,他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变相的软禁。他无法出去,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更无法见到自己的人。
  他当上了可汗,却像是个关在金屋子里的囚徒,失去了所有。

  ********************************************************
  泰兴元年,在小皇帝赵瑞泽登基后不久后,项羌也发生了一场政变,大王子拓跋冿谋反,老可汗拓跋昊被杀,三王子拓跋冽为新的可汗。
  随着项羌内部政局变动,南楚朝廷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霸主拓跋昊终于死了,项羌停止了对澜河以南的进攻。忧的是听闻黑岩部插手了此次政变,他们的大汗王摩藏达格和摩藏可敦联手,控制了项羌。然而摩藏达格,则是比拓跋昊更为凶残之人。
  老太傅徐立卿坐立不安,他拄着个拐杖在大殿内走来走去,小皇帝担忧的看着他,默不出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圣上,十万火急的军报。”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跑来,手里拿着的是最新的军报。
  老太傅听到这一消息,疾步走到门口,劈手就将小太监手中的军报夺下。他颤颤巍巍的打开,看了半天,终于欣慰的对皇帝说:“太好了,恭喜圣上,项羌退兵了。”
  “真的吗?”小皇帝也很激动,他天真的问道,“他们退兵了,我们可以反击了吗?”
  “怎么可能,我们要尽快议和。”老太傅说道,“将澜河以北的土地割让出去。”
  “割地求和?”赵瑞泽急了,双眼通红的说道,“那可是半壁江山啊。”
  “没办法,我们现在打不过项羌。”老太傅叹口气,“圣上,明日早朝,得尽快商议此事。无论项羌要钱要地,只要能给我们一丝喘息的机会,就是万幸了。”
  小皇帝闷闷不乐的低下头,可他不敢反驳太傅和那帮老臣,只好点头道:“就按太傅的意思办吧。”
  与此同时,在金宫中,同样被强权控制的拓跋冽,依旧在想办法如何脱身。这几天他软磨硬泡,却连母亲的面都见不到,气得他几天都没睡好觉。
  “再呆下去我就要疯了。”拓跋冽坐在床榻上,扔完瓶瓶罐罐、茶杯茶碗后,又开始砸铜镜、扔书册,反正把寝室内能砸能摔的,都扔了个遍。
  吉米听着“叮叮哐哐”的声音,看着这满地狼藉,一脸无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等所有东西都扔完了,拓跋冽没法发泄,只得躺在床上生闷气。吉米小心翼翼的踏着这片“废墟”,弯下腰收拾整理,帮拓跋冽善后。

  瓷碗茶杯这些已经是粉碎了,还好铜镜经摔,居然没裂。吉米收拾着,发现有本快散架的古书中,居然夹了一张羊皮,上面有一堆歪歪扭扭像狗爬一样的字迹。
  吉米奇怪道:“这是什么,好奇怪?”
  “什么东西?”拓跋冽一下子就翻身坐起。
  “是张羊皮,上面写了些字。”吉米一脸嫌弃的看着手中的东西,“这字谁写的,好丑啊。”
  “不太像项羌的文字。”拓跋冽走过来,接过羊皮卷,仔细研究了起来,“好像是……哦,是项羌古文字。”
  “那是什么?”吉米身为女奴,连现在的项羌文字都不认识,更别提什么古文字了。
  “这是项羌几百年前用的文字,其实,是金阳部的文字。后来他们灭亡了,大家便开始用青云部的文字,也就是现在的惯用文字。”
  “那你看得懂金阳的文字吗?”吉米好奇的问道,“上面写了些啥?”
  “金阳秘术。”拓跋冽看了半天,也只看懂了开头的四个大字。

  “金阳秘术?就是仆兰侧妃杀大王子时,施展的妖法?”吉米虽然没有亲眼见证过,但她日日听金宫里的女奴们聊天,便东拼西凑出了政变那日的情形。
  据说,本来拓跋冿已经成功了,没想到正要和仆兰侧妃亲热时,仆兰侧妃突然施展秘术,操控毒蛇,一下子就把大王子给咬死了。
  还有传的更离奇的,说那一日金宫内全是毒蛇,仆兰侧妃摇着铃铛,那些蛇就把攻打金宫的叛军全部杀死。
  于是在很多人心目中,仆兰诺已经是个类似巫师般的厉害人物,大家都说千万不要和她对视,因为仆兰侧妃的眼睛能杀人。
  吉米对这些传言半信半疑,此刻听到金阳秘术,更加好奇了。只听拓跋冽解释道:“金阳是个很神秘的部族,他们不仅有金阳秘术,传闻说,这个金宫下面,也藏有秘密呢。”
  “什么秘密?”吉米看着脚下的金宫,忙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