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9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一手见陈九江犯了难,就说道:“陈书记,还是收起来吧。这钱全当是我为家乡建设搞的经费。当然,你若不要,就还给我。”

  陈九江道:“还给你?你还是死了这心吧。行了,我先收着,等以后再说吧。不过这事,可不能再告诉其他的人。若是让其他人知道,我可真就里外不是人了。”
  刘一手道:“陈书记你就放心吧,别的不敢说,我这张嘴,上刀山,下油锅,也严丝合缝,不漏一点风声。”
  刘一手这话说的倒是不错,小偷的品行虽然极差,但是口风却严实的可靠。不说别人,单是和陈向阳比,刘一手的嘴就可以当作是铁墙铁壁,而陈向阳只能称作千疮百孔。
  当下二人再也不提钱的事情,上了公交就去了皮鞋城。

  下了公交,陈九江抬眼一望,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全是皮鞋厂。有些大厂,占地十几亩,也有些小厂,只有几栋楼房。周围还散布着一些小作坊,多是和皮鞋制作相关的产业,不过也有一些别的,比如圆珠笔,衣服什么的,不过规模都不太大。
  陈九江和刘一手走了两家厂子,了解了一些大致的情况。可以说,每家厂子都在招人。即便是工钱,也差不多的,都是按件计费,多劳多得。若是区别的话,就是有的厂子生意很好,有干不完的活,而有些厂子不大景气。
  但是这些厂子都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压一个月的工资。对于新人,更是需要签上一份合同,保证至少要干上三年。毕竟人家培养了你,不能说跑就跑了。
  到了第三家,那是一个中等的厂家,经理听说陈九江是个乡里的书记,立刻亲自接见了他。
  经理姓文,是个干瘦的中年人。看起来弱不经风的样子,但是眼神却炯炯有神。他带着陈九江参观了工厂的流水线。
  文经理指着三楼新上的流水线说:“老弟你看,咱们厂的生意可是红火的很。这不,又上了一条流水线。唯独缺的,就是人了。不管你带多少人来,咱们厂都安置的下。不过咱们最需要的可是熟练工,要是能有,那就最好不过了。”

  陈九江道:“不瞒你说,咱们乡里的老百姓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朴实能干倒是有的,造鞋的技术可是一点也没有。”
  文经理道:“那也没有关系,只要朴实就好。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啥都会的,还是要学习的。只要你将人带来,咱们包教包会。”
  陈九江就问他:“文经理,关于押金的事情,怎么说。”
  “按咱们厂子的规定,来厂里上班,不交押金,就扣发一个月的工资。如果老弟你们乡里来的人多,我拍板做主,不要交押金,分成两个月扣清。这样他们每个月都能见到钱,日子也好过一些。”

  刘一手道:“你这也太不地道,咱们老百姓给你们打工,怎么还要给你们交钱呢?”
  文经理笑着解释道:“在咱们广州,哪家厂子都是这样。还不是怕他们干了一半就半道跑了,到时候咱们哪里招人去呀?你可知道,一个人就负责一条线呢,若是中间断了,损失可就大了。不说别人,就是我这个经理也照样压着一个月的工资呢。”
  陈九江看着他那猴精的样子,就不相信他的说法。不过也没有和他争辩,反正自己也不是他的媳妇,还要查他的账本。
  文经理接下来又带着陈九江参观了食宿。那食堂倒是宽敞明亮,里面正在准备着午饭。香喷喷的,荤素俱全,价格和大学里差不多,看着还算不错。
  至于那宿舍可就差的太多。一个人的铺位也就仅够一个人躺的,若是长得胖一点,只怕就睡到床外去了。即便如此,还要分那上下铺。
  一间屋屁股大的地方,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双层床,只余不足半米的过道。房间之间也不是实心墙,而是木板格挡。就这么艰辛的处境,也住满了打工者。
  陈九江出了宿舍对文经理道:“你这宿舍的环境太差,也太危险。若是烧起火来,可不得了。”
  文经理叹了口气,说道:“老弟,你说的不错。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为挣几个钱吗?不过若是挣了钱,倒是可以在附近租下房子。一家一户也行,几个人合租也可以。”
  陈九江听他这样说,也就不说话了。是呀,都是为了钱呢。河西乡是大呢,但是家徒四壁,三餐难饱。有的人家,一年也见不上几次肉,还不如咬着牙出来打上几年的工。
  文经理陪着陈九江,还没到门口,就见一辆车头上竖着一个圆环标志的轿车开了进来。那圆环闪着银光,在太阳照射下,刺人眼目。在那圆环里写着一个三条腿一般长的人字。

  文经理一见,立刻迎了上去。那车停稳之后,文经理就跑上前去拉开了车门,将手小心的贴在了车门上面。一个壮硕的老人,就从车里走了出来。
  这老人叫黄光祖,是这家鞋业的太上老板。黄光祖是本地人,做的是海运的生意,有一个大型的海运公司。
  黄光祖有四个孩子,老大是个女儿,叫黄月仙。黄月仙名字虽然起的洋气,但是人却长得和他老子一个模样。黄月仙小的时候,黄光祖很为自己的基因骄傲,到处跟人说这女儿长大了,必然可以和他一样的聪明能干。
  上天也是公平的,让黄月仙继承了他老子那过人的面貌,却养成了吃喝玩乐的性格。黄光祖一看,这他妈不行啊,得找点正经事情给她干。于是就掏了点钱,给她办了一个鞋厂。
  这鞋厂在鞋业中也算不小了,但是和黄光祖的船队比起来,那真是九牛一毛。但是即便如此,也不是一件省心的事。黄月仙三不五时的要跑出去娱乐,散心。她一走,鞋厂的事情,就要黄光祖这位太上亲自动手了。
  黄光祖干是跳脚,却也没有办法。毕竟这闺女是他生的,长的还如此的像。你可不能只将她当作小棉袄,光顾着温暖自己,不记得疼爱了。

  黄光祖一听说陈九江是位书记,为了乡亲的出路,才下的广州,心里立刻就起了好感。做实业的人,可是最注重干实事的。当下就邀请他一起吃个午餐。
  吃饭的地点就在鞋厂的食堂。大师傅虽然尽了心力,但是那菜确实不咋的。尤其口味也不和陈九江的胃口。不过那酒却是极好的,正宗五粮液。
  这些年,酒桌上的文化正在渐渐的改变。领导们以前都喜欢搞上两口茅台,现在更爱喝五粮液。都说它口味醇厚,入口甘绵,而且喝了还不上头。陈九江是听过的,喝起来,倒是头一次。
  黄光祖拿出了两瓶五粮液,文经理开了一瓶就给陈九江三人满上,然后剩下半瓶都放在了黄光祖的身边。

  黄光祖拿起酒瓶自己斟了一杯,并解释说:“陈书记,每天中午喝半斤是我老习惯了。剩下的你们解决吧。”
  这话听的陈九江暗自咋舌,这五粮液可是个好东西,一瓶酒要一两百块。这老头一顿饭,就要喝掉自己半个月的工资,当然还不算菜。刘一手可不管这个,好酒就要好好的喝,多喝多赚。就连文经理也是这样的想法,毕竟他能上黄光祖的桌,也不是常有的事情。
  黄光祖端起酒来,先敬了陈九江一杯说道:“陈书记,你这样的干部,还真少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