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9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一手见自己的话,引的陈九江不停点头,越发得意,对着车外指指点点道:“你看外面那牌匾,到处写着中国很行,中国人民很行,中国建设很行。还带着英文,老外来了自然就可以通过这个窗口,了解中国。这真是最好的广告呀。”
  “哪有呢?我怎么没看见。”陈向阳伸长了脖子,仔细的看着外面,倒是真的没有发现刘一手口中说的那些广告牌。
  刘一手认真指着路边的一处高楼说道:“你看那不是吗?硕大的字,不是写着吗,中国建设很行。”
  陈向阳顺着他的手指,立刻看到了建设银行的招牌,于是怒骂道:“放你的狗臭屁,那是中国建设银行,还中国建设很行,你他吗中文跟外国人学的吧?”

  陈向阳一骂,车里立刻响起了哄堂大笑。刘一手被笑的讪讪的,顽自还申辩道:“我一开始也以为是银行,但是却没想到有这么多的银行。我说咱们那儿的建设为啥老是搞不起来呢,现在总算明白了,原来银行都跑到广州搞建设来了,所以咱们那就没钱了。”
  刘一手这话,说的既没道理,又极其的有道理。银行这东西是顺着钱路跑的,只要有钱的地方,自然就有银行跟着建设。大河县那破地方,年年是赤字,老百姓手里还真没几张整票子,即便有一点也舍不得存起来。都是揣在怀里,时不时的摸上一把过过瘾头。所以银行自然就不会去。银行不去,建设起来,就会捉襟见肘。长此以往,自然是恶性循环了。
  在陈向阳的带领下,中途又倒了两次公交,才到了陈向阳同学那里。金霄是陈向阳的高中同学,但是成绩可比陈向阳好的多了,后来不出预料的考上了大学。
  大学毕业后,金霄带着家里借的五百块钱,毅然决然的跑到了广州。做起了改革开放中的弄潮儿。按金霄自己的话说,人不能没有梦想,趁着年轻就应该踏着梦想的脚步,奋力一搏。
  不过这广州真的不是那么好混。即便你有再奇幻的梦,遇到严酷的现实,都会如那阳光下的肥皂泡一般,砰的一声破碎开来。更残酷的是,有的肥皂泡即便爆了,也发不出声音来。
  金霄的梦想破了又生,生了又破。即便如此,金霄也没有灰心。凭着他那坚韧的性格,和聪明好学,还真让他找到一条生财之道。
  广州发展的快,建设就快。建设的快,就需要建筑材料。建筑涂料可是个高科技,高利润的行业。金霄正是看中了它的高利润,和广阔的前景,于是一脚踏了进来。
  金霄学的是金融,和涂料可是完全不沾边。但是任何难题都难不倒灵光的脑壳,金霄拍拍脑袋,就破解了高科技上的难题。

  具体的做法是,先注册一家名叫彩虹科技的涂料公司,然后再租上几间厂房,买上各种涂料,一桶一桶自己动手,搅拌在一起。弄好这些,再包装起来,到各个建筑工地去推销。
  按当时流行的一句话说,金霄不是涂料的生产商,而是优秀的搬运工。
  凭着物美价廉,回扣充沛,金霄的彩虹科技渐渐的就打开了市场,成了中低端涂料中的佼佼者,和以次充好的代言人。
  陈九江到了彩虹科技,金霄很热情的欢迎他们的到来。并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帮助他们分析起招工的大户。不过金霄实在太忙,几乎分分钟都有电话打来,催着送货验货。
  陈九江见金霄真的忙的不可开交,就对他说:“金老板你有事的话,只管去忙,可不能为了我们耽误了生意。反正我们也是来办事的,还要到处跑一跑。”
  金霄也不谦让,就对陈九江说:“哥们先出去送货,你们按照我标的路线自己先去摸一摸情况。中午就随便吃一点,到了晚上忙完再回来给你们接风。”
  金霄走了之后,陈九江就拿着地图,对陈向阳道:“老陈,咱们一路向东,一路向西。刘一手和我一路。趁着白天,多跑几家厂子,问清招工的岗位,待遇。把那联系方式都保存好,晚上再回来汇合。”
  陈向阳自然按照他的安排来,选了向西的公交车就上了车。陈向阳一走,陈九江就拉下了脸怒骂刘一手:“刘一手,你真不是个东西。你发的那些个誓,都像放屁一样,臭的熏人。”
  刘一手明知故问,笑着问道:“陈书记,这是又咋的了?我可什么都没干。”
  陈九江拍了拍口袋说道:“你能说这不是你干的好事?还他吗的给我装,等回去我就叫丁力把你的门牙一个个掰下来,制成项链,放在派出所里展示。”
  原来陈九江下了火车就发现自己的兜里有了异样,翻开一看,居然多了一摞大团结。不用问了,这一定是刘一手日的鬼。因为陈向阳在,陈九江也没敢声张,待支走了陈向阳,陈九江才对刘一手发难。
  刘一手嬉皮笑脸的道:“陈书记这你就不对了,这钱虽然是我放在你口袋里的不假,可是我也没有违背誓言呀。再者说了,若非如此,你咋有机会和那姓查的美女,手牵手,耍了一夜呢?”
  陈九江怒道:“别和我扯那些没有的。当初我就在火车上,再三告诫你不要动手,你不还是动手了吗?”

  刘一手摆了摆手,大喊冤枉。原来刘一手听了陈九江的劝告,确实没有动手。不想后来来了一位同行,就将查小欣的钱包给窃了去。
  刘一手见此就怒了,心想当着鲁班爷爷的面,你小子也敢耍斧头。于是从那小子的身上将钱劫了回来,只留下了一个空空如也的钱包,给他作个教训。
  陈九江听了这话,半信半疑,对刘一手道:“照你的意思,你这是见义勇为?是不是还要发个奖状什么的?”
  刘一手自豪的道:“那倒不必,只要你陈书记不拔我的牙就够了。”
  陈九江看了他的样子,被气的笑了,说道:“给你脸,你还登天了不成。还是赶紧想个办法,将钱还给查小欣。”
  刘一手摇着头道:“这可不行,咱可不是自她的手里拿的,凭啥要还给她呢?再者说了,像她那样的人,丢这点小钱,和你我丢了一分的钢镚,没啥区别。”
  陈九江道:“那也不行,人家的钱,就是人家的,总要还回去的。”

  刘一手道:“这钱谁还呢?反正我不去的。在你这都有理说不清了,到了她那更是不信。到时候,一准将你当小偷逮了。我倒没什么,不过是吃几天免费的饭。倒是你这大书记怎么办呢?即便是她信了你,只怕再想牵手,门都没有了。”
  刘一手这么说,还真是难住了陈九江。这确实是个问题啊,你总不能对她说,真是巧了,下了火车我捡到了你丢的钱,巴巴的就给你送来了。任谁也不相信呀。
  再说自己还和人家牵了一夜的手,搞了一夜的暧昧。若真的将钱还给她,到时候只怕暧昧没了,剩下的就是吃果果的欺骗了。
  查小欣一定会说,好啊你个陈九江,偷了老娘的钱,还想骗老娘的色。这钱的问题只怕成了小事,欺骗感情才是大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