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1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推迟了离开陆南特战训练基地,全军狙击手集训的总教官自然的是他了,这一点根本没有谁认为需要研究决定。
  于是他趁着有时候,在营区里到处转转,脑子里在勾勒着集训的各种科目等等东西。
  半山水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训练场地。
  海军陆战队、特种兵,那都是要天入海的,没有合适的水域进行训练怎么可能性。别说这些部队,沿海的所有陆军部队都要接受一年一次的海训,每个部队营区有庞大的游泳池。因此外界始终认为,国陆军沿海部队实际是两栖作战部队。
  这一点实际并没有误判,如李牧老部队所在的东南,坦克装甲车全部是水陆两用的,第一集团军后面换装,用的是跟海军陆战队一模一样的05式两栖装甲车族,包括两栖步战车、两栖突击车、两栖输送车等等,一个涂装不一样。

  著名的硬骨头六连是首批装备05车族的部队之一。
  而利用直升机进行垂直登陆,二十年前已经是东南沿海陆军部队的日常训练科目。
  以至于有些人认为,东南沿海的一些陆军部队,把海洋迷彩作训服往身一穿,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做改变,那是海军陆战队。
  甚至李牧都有一个猜测,海军陆战队的扩编,八成是从东南,也是他的老部队所在军区那边抽调兵员,或者干脆直接整体转隶。

  因此,陆南特战训练基地怎么可能没有水域,当年建设这个基地的时候,是看了这里有个半山水库,椭圆形,东西走向,南到北有约一公里长,东到西约三公里,只有东面有一些全是灌木啊树林啊这样的小山丘,其他的都是相对平缓的丘陵,而这片海洋季风气候,也是说,已经能够模拟出多数海况了。
  站在水库边颇有些海边的感觉,除了风没有带着腥味,不含盐分不会感觉粘,清爽得很。这边有个小码头,搞训练的时候是个登船的地方。
  他望着下午时分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脑子里在策划着,十公里武装泅渡,水面射击,水下射击,水下格斗,有氧无氧潜水训练,水面渗透……他脑子里一下子蹦出好几个大科目来,然后细分成十几个小科目,再细分成百个战术动作。
  从码头沿着水库边慢慢走着,李牧慢慢的思考着,不知不觉的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夕阳西下。

  看时间,今天的最后一个考核科目进入了尾声,李牧返身准备往回走,突然的,他顿住了脚步,眉头微微皱起,慢慢的转过身,凝神往对岸望过去。
  距离差不多一公里,李牧似乎看到个人影在对岸活动,而那个人影身穿的是迷彩服。
  当地的老百姓都喜欢穿冒牌迷彩服,那是干活利器,耐磨耐洗吸汗,要不怎么说兵们把军装的标识什么的都取掉,咋一看黑黝黝的皮肤粗糙粗糙的像民工。
  对岸那边有不少村庄,经常能够看到当地老百姓在对岸的山林里捡柴什么的,或者寻一处平地垦出地来种蔬菜什么的,都是老年人,或者带着小孩,年轻人都在城里班。
  听基地的人说,每年夏天这个水库总是要淹死小孩,最厉害一次直接淹死五个小孩子。以至于基地每到夏天,都会安排人员对水库进行巡逻,看到小孩子玩水阻止驱赶回家。但因为隔着差不多一公里的距离,一旦出了事,基地这边的兵们是想施以援手有时候都会来不及。
  李牧暂时的抛开这些想法,他感觉那个穿迷彩服的人影不像是当地的老百姓,看他从岸边往里面山里走的动作,似乎是个年轻人。
  不会是基地跑出去的新兵吧?

  李牧的心咯噔了一下,连忙的摘下对讲机呼叫:“我是李牧!各连马稽核部队点名查人数!完了马向我报告!”
  他去到哪都随身携带这对讲机,还是那部让他砸几乎碎掉又修好的能够提供大约六公里通讯距离的超长待机华为对讲机。
  每一个连队的连长指导员都至少有一个人的频道永远停留在1面,这是李牧随时给各个连队以及新兵团机关下达命令的专用频道。
  听到李牧的呼叫,各个连队马集合部队点名。
  考核的时候是相对容易逃跑的,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考核面,而且干部骨干们都在关注着考核场,有些兵要去个厕所什么的喝点水什么的啊,有机会跑。
  最关键的是,新兵训练可以说是结束了,不适应的也适应过来了,说难听点是认命了,不会再有谁想着跑。自然的基地的管控方面相对松了许多,从海军陆战队借来的一个排也早还了回去。
  李牧担心在这眼看着要把部队进行交接的节骨眼跑掉一个,算顺利抓回来,那也是坐实了他这个总教头以及下面各个阶层的干部的责任。李牧他自己也不希望“带新兵必然跑兵”这个魔咒一直扣在自己的脑袋。
  这边,李牧还在观察对岸那个越来越远的在山林之间菜地之间的田埂行走如飞的人影,如果有望远镜在手边太好了。一公里多的距离,李牧居然能够在无意的一瞥之间发现颜色和背景色几乎一致的人影已经很吓人,看清楚长相或者迷彩服的标识,那是不可能的了。
  突然的,那个人影停下脚步似乎发现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在人影回头的那一刻,李牧猛地想起来——新兵现在穿的迷彩服面是什么标识都没有的,他们还没授衔!
  那动作轻快无,肯定是新兵!
  李牧的头皮都要炸了!
  那个兵似乎也看到了李牧,突然的加快速度一溜烟的钻进树林里不见了。过了那树林再下这片山地有一个村子,那里有通往城区的公路,有公交车,有过往的过路车……
  李牧这个火腾的冒了起来,但他很快冷静下来,这个时候对讲机响起来,是王国庆,“头儿,九连一班的欧阳倩不见了。”

  果真出事了。
  李牧飞快的报出了坐标位置信息,他对基地周边太熟悉了,随即说道,“马安排人手堵截,绝对不能让他跑到城里去!安排车来接我!”
  “是!”
  王国庆那边马鸡飞狗跳地忙碌起来,做的第一件事是把所有的新兵都带回去集到会议室里看管起来,留下必要看管人员之外,整个基地所有人员都行动起来,全面出击围追堵截!
  “小兔崽子是怎么游过去的?”李牧咬着牙齿骂了一句,他想起了欧阳倩是哪个了,是哪个好几天走顺拐的兵。
  他正要转身离去,余光里突然的看见有三个小孩出现在眼帘里。定睛一看,在对岸的一块稍高一些突出水面的石头,三个大小不一的小孩子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跑了去在面跳啊闹啊着。
  李牧一下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他急声大喊:“小朋友快离开那里!小朋友!离开那里!”
  他连续的呼喊,小孩们是听到了,停下来疑惑的看向这边,但是这么远的距离根本听不清楚李牧在喊什么。
  危险在何处?
  李牧担心小孩掉到水库里去,那里的水深他是知道的,有差不多三米的深度,原来是一块更大的石头,后来山体滑坡成了这个样子,突出一块石头在水面,平常是喜欢钓鱼的人垂钓的地方,但是那里的面积不大,三个小孩在面打闹很容易掉下去。

  日期:2017-10-07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