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72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显然,这黑色塑胶就是剧毒之物,韦高肯定喜欢手写信息,或者上网聊天,偏偏,他又有咬笔管的习惯,于是毒从口入,感染了剧毒。
  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克制这种剧毒,之后弄清楚韦高的手机产地是哪里!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适时,江小满把电话打了过来,急促的问道:“大雕,有人报警说老韦死了,你在韦家吗,快说说情况!”

  张大雕在心里转了千百个念头,最终说道:“韦高是感染了一种诡异的冰寒之毒,而老韦只是第二个感染者,我现在正在查找病毒来源,以及如何化解那种毒性,你们速度快点,我担心接触过尸体的人都感染了那种病毒,得想办法把他们找出来,并确定感染后在症状!”
  其实,张大雕也知道要把所有感染者找出来难度有多大,甚至,他都无法确定江小满是不是也感染了那种病毒,但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听了张大雕的话,江小满脸色大变,脱口道:“老天,我也接触了尸体啊,还有派出所的同志们,以及好几个法医!”
  “别慌!”张大雕安慰道,“这病毒应该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而我一定能在第三个感染者病发前找到解药,你也别耽误时间了,感觉把情况上报!”
  时间紧迫,张大雕顾不得和她多说,挂了电话腾腾腾的出了卧室,与惊恐焦急的叔叔婶婶他们回到家中,之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捏碎手写笔的黑色塑胶,并把捏碎的塑胶放在嘴里咀嚼。
  塑胶一入口,舌头就好像被冰锥扎了一下似的,然后,冰寒之气直冲脑门,最后潜伏在丘脑下部。
  “好诡异的剧毒。”张大雕心中一动,急忙把在耳朵里沉睡在千眼魔蝎揪了出来——这家伙好像也有冬眠的习惯,好像死了般毫无半点生命迹象。
  但张大雕知道它还活着,只是不知道怎么弄醒它而已,想了想,索性把捏碎的塑胶粉末撒在它身上。
  不过,这种冰寒之毒好像只针对拥有皮肤细胞的生物,眼前的千眼魔蝎居然毫无反应。
  “没用的东西!”张大雕懊恼的把它放进耳朵里,这家伙也是个奇葩,腿上长满了细细的茸毛,一沾上皮肤就甩不脱。
  “看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张大雕拧紧了眉头,试着用血脉之力驱逐潜伏在丘脑下部的冰寒之气。结果,冰寒之去倒是很轻易的就被驱逐了,只是,自己总不能用血脉之力给所有感染者解毒吧?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张大雕都没搞明白这是种什么毒,之前,或者在记忆之中,他还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毒素,一时间居然有些抓瞎了。
  但他知道,自己的记忆中一定有解毒之法,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而已。
  “西洋(西洋哥),你不会是吓坏了吧,快开门啊!”叔叔婶婶和赵果儿姑侄不停的敲门,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
  张大雕被吵得无法静心思考,烦躁的开了门,强忍怒火安慰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见张大雕果然没事,大家都松了口气,但赵果儿依然担忧道:“那你干嘛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吗?”
  “唏律律——”
  突兀的,后院传来五花马的长嘶,好像有什么东西招惹了它,引起了它的愤怒。

  张大雕不由得灵光一闪,激动的冲向后院。
  “呼哧呼哧!”
  五花马愤怒的跺着马蹄,还用凶狠的目光瞪着另一匹马。
  众人定睛一看,全都面红耳赤,尴尬得不行。
  敢情,另一匹是公马,而五花马是母马,可能,公马是想和“漂亮”的五花马亲热吧,居然露出不要脸的玩意,只是被愤怒的五花马踹了一脚,吓得躲在角落里簌簌发抖。
  “卧槽,连这种母老虎你也敢惹,真是不知道死活啊!”张大雕哭笑不得的骂了一句,对叔叔道,“爸,这五花马又凶又狠,根本就不愿意和别的马同处一个马厩,更不会屈尊降贵和普通马交*配,你还是再搭个马厩吧,免得这公马被五花马踹死。”
  “咳咳……”叔叔尴尬道,“我不是想着异性相吸么,而且,之前它们也相安无事,所以才……咳咳。”

  张大雕好笑道:“之前相安无事,是因为这公马还算老实,可现在它却以为五花马对它产生了好感,居然起了涩心,五花马当然就不再待见它了啊?”
  赵果儿噗嗤一笑,还俏生生的白了张大雕一眼。连赵兰都忍俊不禁的瞪了眼张大雕,心说,公马居然也有涩心,你当它是你啊?
  “咳咳,那……那我先把这公马牵到柴房里去,明天再给它搭个马厩。”叔叔真是尴尬死了,心里也在咒骂,你这家伙也太无耻了,居然当众露出不要脸的玩意,你不知道这里有好几个女眷吗?
  但张大雕却开心得不得了,因为刚才的马嘶声让他想起了只有生*殖隔离的动物才能孕育的一种罕见药材,学名叫粪结石,别称“解毒宝石”,事实上,这也是类似于朱砂、狗宝、牛黄一类的药材,只是,因为生*殖隔离的动物没有生育能力,所以孕育出的结石才具有难以想象的解毒奇效。
  几乎很少有人知道隔离生物动物的粪便中会有宝贝,因为生*殖隔离的动物本就不多,加之只有上了年岁的生*殖隔离动物粪便里才会产生结石,即使有些人家养了骡子什么的,也没有人会去检查它的粪便。
  根据驯马师所说,五花马就是生*殖隔离动物,只是,这五花马还是个年轻小伙子,粪便里多半是没有结石的,但三姐家那头骡子却是老骡子了,而且,那骡子貌似还有点与众不同,要是运气好,说不定真能在粪便里找到几颗结石也说不定,退一万步讲,哪怕那骡子的粪便里没有结石,可养骡子的人那么多,总有那么几头会产结石吧?
  其实,拥有解毒宝石之称的粪结石其实是含有多种解毒物质的神奇宝贝,无论什么毒素,比如砒霜、眼镜蛇毒液,甚至热度寒毒,只要用粪结石在眉心或患处滚几下,便能把毒素给吸出来。
  正好,张大雕前世听一个传教士说过,十六世纪的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戒指上就镶嵌着一个解毒宝石,要不然,张大雕也不会知道生*殖隔离的动物的粪便里会有那种那种宝贝了。
  这倒不是说那个时候的英格兰医学比中国发达,而是那东西实在太另类了,人家也是在无意中发现的。
  “看来,我得去一趟三姐家了!”张大雕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半夜一点过了,原本,这个时候去敲一个留守妇女的门不太地道,可救人要紧,加上三姐本来是开小店的,倒也不算突兀。
  想到就做,张大雕借尿遁甩开了家人的监视,火速赶到三姐的小店,见人家早就关门睡觉了,不过,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在放电视,只是声音很小。

  日期:2017-10-06 1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