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5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始终一言不发,靠在椅背上沉默,我只在旁边听都觉得气氛压抑,我怀乔慈三个月时来过,正好一年过去 ,金三角还是战火纷飞,只是硝烟下天翻地覆。
  我心里惦记着黑狼,老K濒临失势一定和他有关,他是条子的卧底,明面上帮老K争地盘,抢生意,暗中搞破坏 ,老K那么津明,一旦发现出了内鬼,黑狼首当其冲要遭难。
  我伏在驾驶位的后椅上迫不及待间韩北,“老K还在西双版纳吗?”
  “在河口,他和柬埔寨的贩毒团伙关系很好,已经打联盟了,景洪被咱们的人占了,常老的势力就在景洪。西 双版纳这一块最肥,地势也最好,很容易藏身,现在是中泰马分据,其他几个国家一共割了三分之一。老K被我逼退 撤兵了 ”

  我们说话时,轿车疾驰在一条柏油路上,飞速开往中缅边境,这一代山林很多,容深就在最大的山头上出事的 ,云南道旁树木旺盛,因此夜色很深,光亮都被遮掩住,过了卡子口就是边境区域,司机担心打萆惊蛇没有开闪灯 ,有些横冲直撞,时不时剧烈颠簸揺晃,乔苍一条手臂抱住我,我磕在他胸□,身体安然无恙。
  韩北通过导航指了指右侧,让司机扎进去走山路,“苍哥,我安排何小姐住在金莲花酒店,四周都是咱的人,
  进出遭不了暗算,她自己也有些势力,在这边肯定避免不了卷入交易纷争”
  乔苍专注盯着窗外波诡云谲的夜色,“还有什么消息。”
  韩北语气深沉了几分,“让您这次亲自出面就是为了这事,萨格来了。”
  萨格。
  我身体剧烈一颤,毕竟是公丨安丨局长的娘们儿,对国内最难搞的毒枭赌王也有耳闻,了解点皮毛,萨格是泰国偷 渡进金三角的头号毒贩,也是三大毒枭之一,传言是个女人,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混血女人,极其美貌,她情夫是 毒枭,死了之后把位置交给她,萨格凭借美貌闯天下,让男人心甘情愿听她的话,我记得王队长给容深送过简历, 似乎挺年轻的,按照现在算也不过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乔苍听到这个名字,一向风平浪静的脸孔变得礙重,“为哪批货。”
  “咱们的货”
  吧嗒一声,乔苍刚点燃不久的雪茄在指尖折断,里面的烟丝坠落,“谁走漏了风声。”
  “只能查到是广东那边出了细作,Ju体是谁,在珠海还是特区,我无能。”
  乔苍眯眼,喉咙飘出的字因为烈风而变得荫恻恻,有些涣散,“她把手伸到我这里了。”
  “萨格知道老K是您栽的,估计这回想和您过过招。咱前不久和蒋老板做成的那单生意,赚了三千多万,又从缅 甸进了一批原材料,工厂下周要出货了,一部分送去香港赌场,一部分在沿海黑市,还有出口新加坡的,这么大生 意没给她做,等于抢了她财路,她能痛快吗,这女人心很野。再说金三角这么多年风云变换,缅甸泰国的老大都 几次易主,唯有您稳坐,您是这边头号危险人物。”
  枪打出头鸟,强者受人畏惧,可一旦过分强势,其余强者便会容不下,是社会的强权规则。

  车翻过一道有些陡_的土坡,西南方树林忽然爆发一阵枪响,大约四五发子丨弹丨射出,间隔不足一秒钟,此起彼 伏划破夜空,一簇猛烈燃烧的火苗照亮苍穹,惊飞的鸟雀展翅嘶鸣直冲云霄,树冠受了震动猛烈揺晃,像是要迎来 一场狂风骤雨。
  司机狠狠击打方向盘,朝窗外晬了口痰,迅速关上,“操他妈!又交火了。真点背,差几秒钟就闯过这道关。
  我间韩北怎么回事。
  他揺下一点车窗,透过缝隙看了一会儿,“不清楚,那座山头是马来西亚和泰国毒贩的地盘,也许是他们动手 ,也许是单方示烕。”
  我问司机能不能直接闯过去。
  他叮着路况打探了片刻,还没来得及回答,正在这时一伙人持枪从荫森漆黑的芦苇荡后迅速逼近,他们额头绑着 手电,剌目白光落在玻璃上,折射回去的一缕余韵,让我看清了他们的脸。
  为首是个中年大胡子,穿着白色马甲,打着赤膊,非常津壮,只是有些驼背,他身后的马仔比他年轻,其中一 个是跛脚,但走得很快,几步超过他,站在车头拦住去路。
  大胡子操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蹩脚中文,骂了几句脏话,他用枪口抵住玻璃,狠狠砸了砸,发出砰砰的重响, 韩北将副驾驶的整面车窗都摇下,用泰语试探打招呼,果然对方是泰国人,立刻和他攀谈起来,但是语气很冲, 指了指我们来时的路,似乎让我们滚出。
  韩北递给他假身份证,大胡子看了一眼,“中国人?乔苍的手下”
  韩北摇头,“我只是小贩子,打点野食吃,你说的人我不认识”
  乔苍将自己身体隐匿在黑暗之中,脸也不露,大胡子往后面看了看,在他即将看清我们的脸时,韩北膝盖往车 门上一顶,门直接飞了出去,狠狠撞击在大胡子腹部,他后背着地接连向后滑行,卷起飞扬的尘沙栽进了芦苇丛。
  其余马仔见状龇牙咧嘴冲上来,韩北翻身而出,反手合拢了门,阻绝他们进入打杀的后路,他以车顶为中轴,
  扫堂腿在空中凌厉闪过,所经之处对方的手电和枪械都甩出了半空。
  只有那个跛脚还站立没有倒下,韩北千脆利落扼住他咽喉,“谁的人”

  跋脚结结巴巴吐出两个字,“萨格。”
  韩北微微眯起右眼,乔苍在这时终于有了动作,他揺下车窗,露出一副清冷的眉哏,“回去报信,她等的人到了
  我和乔苍住进距离边境不到二十公里的金莲花酒店,这边事情多,他洗了澡便连夜离开赶去西双版纳,那边有他 在金三角的地下工厂。
  缅甸和泰国货物入境都要通过这边的国防线卡子口,不过常年战火游击,哨岗已经很残破,而且毒贩异常津明 ,工于各种反侦察手段,连久经沙场的缉毒警都套不住,边境早已是挡君子不挡小人,对东南亚各地的毒贩来说等 同虚设。

  我关了灯,屋子陷入一片漆黑,站在窗前拉上帘,只露出一道缝隙,供我观察地势。乔苍带走了韩北,留下一 个叫阿鲁的保镖,他是内蒙古壮汉,擅长柔道格斗,在云南贩毒多年,津通云南方言,对这边非常熟悉。
  我看着进进出出不同型号和牌照的货车,“能分辨哪些是毒贩的车,哪些是正经运输吗。”
  “条子分不出,咱们分得出,都是老行家了,一眼就有准儿。”
  他伸手指了指一辆红色拉罐车,“那是伪装的汽油,其实里面都是白丨粉丨,这是新发明的伪装术,之前一般都是 水果蔬菜,香烟香料,上面摆一层,底下铺上稻草,大部分能混过去,极少碰见硬茬子查得很细致,就会爆发冲突 ,多数是是条子输,因为他们对这种车没有防备,毒贩心狠手辣,出其不意干一个赚一个。”
  日期:2017-10-31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