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5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舔了舔嘴唇,故意将肩带滑落,露出半副白嫩的酥胸,随着我摇曳多姿的体态而春光乍谢,我走到乔苍面前 ,两条手臂勾住他脖子,故意朝中间聚拢,胸口的沟壑更加幽深,丰满如一团融化的雪,落在口渴的人眼中,是 那么诱惑解馋。
  “我要也去,我不放心你”
  他脱衣的动作一顿,手指从纽扣移动到我脸上,指尖在我眼眸轻轻抚摸戏弄,“你是跟着我,还是另有所谋。
  我含情脉脉凝视他,“人世间百媚千红,我是不是乔先生最喜欢最不舍的那一个。”
  他眯眼不语,拿不准我到底什么意思,我撒娇追间是不是。
  他喉咙溢出一声嗯。
  我笑得更加肆意,“那你几个月见不到我忍得了吗。哪有什么图谋,我只是担心前有猛虎后有饿狼,常小姐的 位置我夺不走,乔先生的情人可不能再来一个”
  我张开嘴咬住他染了烟味的下唇,哏含秋波,眉梢多情,“你只能上我的库,我不会给别的女人可趁之机。”

  他冷冷扬起唇角,“何笙,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你瞒不了 ”
  他留下这句话,不再接受我的轮磨硬泡,直接从我面前走过,去往关着灯的浴室,我追上两步,自身后紧紧缠 住他,不依不饶,“乔先生不带我,我自己也会去。如果你对我太狠,_条路不给我走,兴许哪天你在金三角的街 头,就会看到我破衣褴褛,拿着个瓦罐要饭吃。”
  他被我逗笑,发出一声柔轮的轻嗤,我嗅着他衬衣浅浅淡淡的香水味,“我万一抢了哪个丐帮的地盘,他们把我 夺去做压寨夫人,乔先生这辈子都找不到我了。再找到时,我准生了一顿小乞丐。”
  我手从他腰间下移,落在他温热的胯部,“你不想我,它还想呢。除了我,谁能让它那么爽”

  他身体倏而紧绷,一把按住我手腕,温热的掌心更加紧密贴在上面,他故意鼓起腹部,让那玩意挺了挺,“为 什么世上会有你这样难搞的女人”
  我娇滴滴媚笑,“如果我好搞,乔先生也懒得搞我了。”
  他凝视地上两道重叠交缠的人影,思付片刻,“或许是这样。相生相克,你就是来克我的。”
  他转过身,面对我放荡魅惑的样子,我吐出一点舌尖,像渴了那样要水喝,他居髙临下俯视我,不容反驳的 语气说,“带你去可以,答应我两个条件”
  我踮脚吐出修长红润的舌头,用力抵进他嘴唇,想要用吻堵住他后面的话,他察觉到我的意图,非常千脆推开 了我,并且揑住我的脸,控制我继续勾引他。
  “第一个我不千预你,但过于危险的事,我不允许你就不能做。”
  我发了蛮力,使劲前倾,撅嘴在他衬衣领口烙印下一个红色唇印,“凶什么,你吓着我心肝儿了。”
  我握住他另一只垂在身侧的手,在我胸口按下去蹭了蹭,绵轮娇嫩的触感在他掌心肆意蔓延,春色无边,春色流 泻,他紧咬槽牙,骂了声荡*。
  我笑间,“第二个呢。”
  他深深吸入一口气,我身上沐浴后的兰花香如数灌入,他本想克制,反而被烧了更大的火。
  乔苍舌尖椋过门牙,“该做的事做了,回来忘掉过去,把除我之外的所有男人从你的生活中剔除。”
  他说完微微后仰,更清晰观赏我的脸,“一个听话温顺的何笙,也许并不现在的味道淡薄。”
  “库上还是库下”
  他说无时无刻。
  我将那枚唇印涂抹开,氤氲成更大的痕迹,嫣红的指尖竖在他唇上,樱桃味染遍他气息,“你养一只狗不得了
  他笑出来,但笑容很快便在空气中褪去,消散,融化,他清俊的脸孔开始渗透出冷意,非常荫森的寒气,密 密麻麻冲出毛孔,剌入我眼底。

  “何笙,你放荡的样子,从此只有我能看。它不是你的武器,它是我的私属。我已经给了你再不能低的底线。
  我仰起头吻他的脖子,手指灵巧解开他衣扣,灼热的湿温从上到下蔓延而过,我是饥渴的沙漠,他是无垠的绿 洲,我蹲在他胯前,他可以俯瞰我每一寸妖娆。
  此时我并不知道,远在金三角等待我的,是怎样一段荡气回肠与情仇爱恨,我以为我只是去报仇,挖掘一段掩 埋在生死风月里的真相,然而我以为的,在往后的岁月里都给了我另一副雒心刻骨的模样。
  我和乔苍两日后抵达云南省是入夜十一点,机场晚点了三架航班,全部在同一时辰降落,整个大厅人山人海,乔 苍握紧我的手,找到人群深处接机的韩北,我们走过去还没站稳,韩北握拳抵住唇,小声说了句有跟踪,随手掐 灭烟蒂掉头就走,乔苍眼神不动声色朝四下看了一圈,带着我朝相反的方向疾步离开,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停在一 扇敞开的窗下。
  他摘掉脸上墨镜,凝视柱子后被甩掉很远的髙个子男人,我惊讶发现不只是一个,是一群,穿同样的黑色T恤 ,深蓝色稠裤,戴着遮盖半张脸的鸭舌帽,他们不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而是跟丢目标后非常冷静在原地搜寻着, 找不到便集合离开,毫不恋战,来无影去无踪。
  这才是真正的髙手,脚底下有套路,把人逼入死角,C`ha 翅都难逃,不过乔苍的反侦察能力连顶级公丨安丨专家都发 怵,碰上他也是班门弄斧了,要不是带着我受了累赘,这伙人几个回合都斗不过,就要跟丢他。
  如此惊险的追剿,在幕僚眼皮底下金蝉脱壳,我不由得长长呼出一口气,“他们是条子的人?”
  乔苍说不是。

  “毒贩?”
  他淡淡嗯。
  以乔苍金三角中国区老大的地位,来这里也会压别人一头,可这些毒贩不归他管,深更半夜倾巢出动显然来者 不善,乔苍身边没跟着马仔,又刚下飞机,还没有进入贩毒边境,是他们摸黑偷袭的好时机,各大帮派的黑吃黑一 向这么玩。
  “你来之前,这边放风了吗。”
  他眯了眯眼睛,“没有。”
  难怪他这么谨慎,他悄无声息就为防止有人埋伏暗算,还是被谢露出去,那势必有内幕,还有大动作。

  乔苍将墨镜扔在垃圾捅的水台上,我和他穿梭过来时的人群,走出机场与韩北汇合。
  他看到我们出来,第一句话就是,“苍哥,广东出奸细了,不止一个,您的一举一动,都和金三角这边通了气
  我脑海立刻闪过的念头是常秉尧的人,除了他,广东黑道上敢和乔苍杠的真没第二个。
  “刚才那伙是中国区的毒贩吗。”
  韩北拉开车门将我们送上车,他坐在副驾驶吩咐司机走远路,过特警排查的关卡时别闪灯,他来应付。
  他转头对我说,“不是咱国的,要是的话我直接就解决了,关键拿不准谁的人。金三角以中緬泰为主,柬埔寨 、老挝、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有毒贩子,而且很多,赵龙死了,老K去年元气大伤,缅甸那边还失了一条贩毒链, 其他组织都在蠢蠢欲动。如果把老K拿下了,缅甸的位置空缺,补上去的很可能是别国,到时金三角格局会大洗牌, 条子趁乱而入,都要受牵连。”
  他说完看向乔苍,“云南缉毒总队五天前伏击马来西亚和老挝联合进境的八百斤罂粟粉,东西截了一半,剩下 的在山头烧了,死了两个中队长,还有一个副局。是马来西亚老大红桃A千的。他这几个月很猛,快要直逼老K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