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5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根据车疾驰的速度,窗子内的黑影轮廓和轮胎碾磨地面留下的车辙深度,判定或许是一个身材很清瘦的男人
  他打开桌角的灯罩,对准烛火要焚烧,我起身一把夺过,大惊失色,“你做什么?”
  他抬起头看我惊惶无措的模样,“真真假假,不能凭借陌生人的一句话决断。它可能仅仅是一个计。”
  我将纸小心翼翼叠好护在胸□,曹荆易是理智的,他们所有人,我身边的每一个,都冷静理智到没有感情, 冷血麻木,可有些时候,需要那么一点感情,毀灭掉一点理智。

  我捂住脸,透过敞开的稀疏的指缝看向面前这杯颜色绚丽的香槟酒,“我扳倒常府嬴得这么千脆,我没怯弱过, 可在乔苍身上,当作我懦弱,背叛,什么都好,我面对他时根本下不去手,哪怕我知道如果没有他筹谋,容深未 必步入常秉尧的圈套,可我就是办不到。我不敢想象失去他以后的日子我会怎样痛苦。我失去过一个爱人,那样剜心 蚀骨的疼,我这辈子也不要再尝。”
  曹荆易一言不发,他听到我诉说对乔苍的难以割舍,眼底的光有些晦暗,不再那么神釆飞扬,我将手从脸上移 开,“这样的希望上苍给了我无数次,最后都破灭掉,我承受不起从天堂坠到地狱,从地狱到更深的阎罗殿的感受
  他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背上青筋暴起,他在拼命克制,但克制到最后那杯酒还是被他揑碎。
  迸溅出的水和玻璃碎片击碎了头顶吊灯,发出炸裂的脆响,惊得旁边一桌男女钻到了桌下,曹荆易从椅子上飞起 ,一把护住我的身体,碎片擦过他衬衣割出一道裂痕,而我安然无恙。
  他薄唇挨着我头顶,声音沙哑说,“抱歉。”
  我从他怀中钻出,看了一眼他手臂,他并没有受伤,只是衣服残破。
  他拿起搭在椅背的西装穿好,递给侍者一张卡,赔偿了灯和酒杯后,我们从小店离开。
  街道在这前不久还阳光明媚的冬季,又邂逅了一场巢湿的雨。
  浙淅沥沥的雨丝斜落,透过窗子竟没有察觉。
  几个孩子结伴从台阶下跑过,溅起坑洼内的积水,溅落在我飘扬的裙摆,我看着浮荡在空中的雨伞,“拿到这 个消息,我第一时间想到会是你的人”
  他没有回应,我笑了声,他从我的笑声里听出一丝不对劲的意味,眉哏迭起浅浅的皱纹,“你怀疑我知情不报

  我冷漠注视他,没有反驳,他知道我默认,眼底浮现一抹冷冽,用力扯了扯领带,“在你眼中,我这样不堪是 吗。”
  “珠海你是什么人,你都没有拿到的结果,别人却来告诉我,我清楚记得常秉尧的人要喊你一声曹爷。”
  从我认识曹荆易,我只从他的脸上见过两副表情,风流温柔,或者波涧不惊。此时他有些无奈和仓促,也有些 失望和落魄,“我承认我有图谋,我也是活在风月里的人,我不能免俗在儿女情长。但我不会下作到隐瞒你最想要 知道的消息,让我的优势变成劣势。”
  我脊背僵了僵,一言不发从他身边经过迈下台阶,在我快要脱离他时,他忽然一把拉住我的手,“你委托我的 每件事,我没有辜负过。我的私心,在能让你快乐面前,被我亲手扼杀了。”
  他说完这一句,主动松开我的手,朝我身后的方向走去,司机撑起一把伞遮在他头顶,他吩咐了两句,独自冒 雨拉开门进入车中,司机朝我疾步走来,“何小姐,先生命令我为您撑伞。”
  我推开他冲入雨中,逃离这片令我室息的屋檐,奔向等候我的轿车,身后那束灼热的目光,透过窗子,透过 雨帘,透过荫绵的空气,不曽从我背上移开过,直到我躲进车里,消失在人海茫茫的长街。
  我承认只要沾了容深的事,我就失了理智,失了自我,失了所有分辨,我会口不择言,会慌不择路。

  我倒向后座,用丝巾盖住脸,在颠簸中自言自语说会不会有死而复生。
  司机一愣,“您和我说话吗。”
  我嗯了声。
  司机打开雨刷,天地间一片混沌,“也许。但不是死而复生,而是根本没有死。可谁愿意没死却装作死人呢, 死终有一日到来,人们是珍惜活着的。所以这不可能。”
  我瞪大眼睛看着模糊不清的窗外,心脏停了动,动了又停。
  乔苍晚上比以往归来都要早,进门时一身浓烈酒气,我间他怎么喝了这么多,他指了指湿了大片的西装,“应 酬时一个女人钹了酒。”
  我透过梳妆镜看了他一会儿,他裸露的地方没有痕迹,“风月场的女人,入行第一日老鸨子就要调教,不能毛 手毛脚,不能惹客人不快,这是大忌讳,能伺候你的一定是头牌名伶,怎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似笑非笑,“所以何小姐认为,我中了圈套。”
  “乔先生中我的风月美人计,还用了两年半呢,什么女人比我道行还深你一定识破了,没有消受。”

  他发出低低的闷笑,反手关上门,“后天我去金三角办事,阿强留在珠海,你有事找他”
  阿强就是黄毛,他为人很机灵,虽然比不上韩北身手好,可脑子灵光,有随机应变的本事,乔苍每次去金三角 都会带上黄毛为他探路,这一次忽然留给我,显然是那边出了大事,贡毛的分量不够。
  我对着镜子摘下耳环,装作漫不经心间,“什么时候回来。”
  他扯掉领带搭在衣架,“不确定。事情多也许十天半月,也许几个月。”
  我看着躺在手心的莹润翡翠,心口一个疑间浮出水面,猛烈缠绕住我。
  常秉尧死了这么久,乔苍自始至终没有找过兵符,也不曽去书房试探过机关,只字不提。他跟了常秉尧二十年 ,对常府上下了如执掌,除了不能觖碰,不能深入挖底,台面上他几乎没有掌控不了的。
  他极其看重常秉尧的势力,他和常锦舟的婚姻本身就是一场权与利的交易,他何其髙傲,何其不受控制,何其 自负,他肯赌注这么大图谋不过是常秉尧身后的江山。
  他不缺军火,不缺钱财,人马势力才是掠夺的砝码。黑白两道看似相安无事,内幕从来都是优胜劣汰,互相吞 吃,越是凶残昌盛越是长久不衰,白道一向拿小帮派开刀,乔苍走上这条路就回不了头,他只有不断扩展,不断侵 略,才能在王法的子丨弹丨下保自己。
  常秉尧的遗嘱毀了他蓄谋已久的心血,他现在无法从根基掌控,只有拿到兵符才能改变局面,得兵符者得常氏 一族的天下,这是常秉尧立下的规矩,那些马仔骨子里不肯归降,面对乔苍的强势和兵符双料加持,也不得不惟命 是从。

  正因为这样乔苍过分沉着冷静的气魄,才让我对他愈发猜不透,除非他另有底牌,底牌的价值不逊色兵符,他才 能这么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