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风起--神秘的游牧民族,一曲忠诚与背叛》
第28节

作者: 姑娘太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在发动政变之前,黑岩军已经潜伏在了丹阳城的周围。等到巴吉控制城门,点燃烽燧没多久后,摩藏达格便按照摩藏可敦的约定,率领黑豹骑兵,攻打城楼,撞开城门,灭了巴吉的部队。而后,才匆匆忙忙赶去救三王子。
  忽图鲁看着巴吉的人头,又看向跪在一旁的巴布尔,终于相信了这一番说辞,令青云铁卫放下了武器。
  摩藏可敦见大功告成,看了看巴布尔和郭尔诃,下令道:“巴布尔谋杀王子,罪无可恕,立刻拉下去斩了。郭尔诃将军阵前投降,及时悔悟,死罪可免。”
  巴布尔一下子瘫倒在地,郭尔诃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幸好他临阵叛变,投奔了摩藏可敦。否则就要和巴布尔一样,被拖出去斩首了。
  众人冷冷的看着叛贼被斩,而后摩藏大汗王又一次站出来说道:“可汗已死,我认为,为了项羌的稳定,应该尽早确立新可汗。”

  大王子已死,新可汗是谁,不用猜也知道。摩藏大汗王拉着拓跋冽,走到金宫大门前的台阶上,对下面的人说道:“三王子为新可汗,各位有何异议吗?”
  下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哪里敢有什么异议。摩藏大汗王见状,先一步单膝跪地,右手搭左肩,对拓跋冽行了代表着忠诚和敬畏的最高的礼节,他大声道:“可汗万岁,项羌万岁。”
  “可汗万岁,项羌万岁。”郭尔诃也立刻率领部队跪下,向拓跋冽示忠。
  “可汗万岁,项羌万岁。”黑岩部的也纷纷跪地,对拓跋冽行礼,喊声震天。
  只有青云铁卫还傻站着,忽图鲁看了看摩藏可敦和黑岩大汗王的笑容,心中总有一种被人牵着走的感觉。可如今二王子指望不上,也只有三王子能担当重任了。
  “可汗万岁,项羌万岁。”忽图鲁领着所有青云铁卫,跪下来,承认拓跋冽的可汗之位。
  拓跋冽看着所有人都匍匐在地,对他跪拜,不敢仰视。他终于得到了可汗之位,可是心中却无半分喜悦。拓跋冽望向父亲,看他孤零零躺在地上。父亲尸骨未寒,然而已经被人们抛之脑后。
  拓跋冽看向自己左右是母亲和大舅,身前跪着的,是黑岩部的军队。他的心中很乱的,一言不发的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想起了很多过往,想起父亲曾对他说过的话……

  “攻占一城一池很容易,想要统治很难。”
  “王者都是狠心的,你如此心软,将来如何统治?”
  “中原有句古话,吃一堑长一智。不止是对秦络,对其他人,你也别太过信任。甚至你的亲人,也得时刻提防着。”
  “孩子,你要记得你是青云的主人,你的祖宗是拓跋氏。”

  拓跋冽回味着父亲对自己说过的一字一句,伤感不能自已,他终于明白父亲的话,可是现在,自己却被黑岩部包围了。
  拓跋冽不知自己能否做个像父亲那样雄才伟略的可汗,但他想,这汗位是他们拓跋家族的,他要死死的守护住,更要紧紧的守护住青云。
  清晨,秦络如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喂马。昨天夜里,大半个丹阳城都能看到金宫方向火光冲天,听到外面喊杀声不断。所有奴隶和牧民都吓得缩在自己的帐篷里,不敢出来。直到后半夜,城内才渐渐安静下来。
  东方天际初现熹微之色,仿佛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却已是换了天地。秦络知道,三王子和大王子之间,必有一场恶战。而从可汗强抢仆兰氏为侧妃后,便将矛盾激化,成为了压倒大王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秦络微微叹一口气,便去割草喂马了。
  中午时,桑丹老头端了一碗肉汤,递给了秦络。他慈祥的笑道:“三王子成为新可汗了,赏了好多东西,今天我们有肉汤喝了。”
  “果然是三王子啊。”秦络其实早有预感,拓跋昊看似在大王子和三王子之间摇摆不定,实则他是属意三王子。要不是因为提防摩藏可敦,或许三王子很早就会被定为继承人,大王子也不会有夺嫡的念头。
  “我啊,终于打探到了。昨天晚上呐,大王子谋反,把老可汗给……”说到此,桑丹将右手比划了一下脖子,啧啧道,“哎,真狠,一刀毙命。老可汗养了个白眼狼啊。”
  这有点出乎秦络的意料之外了,他诧异道:“那……大王子呢?”
  桑丹摇摇头,“也死了,被他女人给杀了。真是活该,谁让他杀我们可汗呢。”
  秦络察觉到,这场政变似乎有什么异常,他又问道:“摩藏可敦呢?”
  “摩藏可敦?不知道啊。”桑丹只不过是道听途说了一些事,具体的自然不得而知。

  秦络低头默默喝了口肉汤,看起来事情并不简单呢。
  金宫中,摩藏可敦看着跪在阶下的郭尔诃,笑着对他说道:“真没想到,控制青云,是如此容易的事情。多亏了你的投诚,让我黑岩的部队没费多大力气,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是可敦您运筹帷幄,神机妙算。”郭尔诃奉承的说道。
  “丹阳城这几日还不安定,你的部队要配合摩藏大汗王的黑豹骑兵,控制丹阳,平息叛乱。”摩藏可敦吩咐道,“还有就是,可汗年幼,这些日子为了他的安全,还是让他不要离开金宫半步了。”

  “是。”郭尔诃应道。这是变相软禁了,郭尔诃心里默默为新可汗哀悼,还没有掌权,就被自己的母亲剥夺了自由的权力,真是可怜啊。
  “很好。”摩藏可敦对郭尔诃的态度十分满意,她道,“你现在是戴罪之身,好好表现,将来我会找机会提拔你的。”
  时隔七年,拓跋冽终于从自己的营帐,搬到了金宫居住。他自从七岁搬离母亲的寝殿后,便只有在宴会或者可汗召见时,才来金宫。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在外面野惯了,忽然一下子又搬进了大房子里,感觉怪怪的,压抑的很,一点也不适应这地方。
  而吉米恰恰相反,她正在可汗的寝室中四处打量。她作为女奴,是没什么机会进入寝宫的。此刻她充满好奇的看着放间里的东西。这里有着镶红宝石的、亮锃锃的铜镜,有着宽大柔软的床榻,她是如此喜爱金宫,喜爱这里的一切。
  她喜欢这里华美的装饰,舒适的地毯,以及软软的豹皮褥子……一切都如此美妙,她终于住进了梦寐以求的大房子里。
  “啊,好无聊。”拓跋冽却对这里没有什么好感,他痛苦的抱怨道,“我想出去,我想去骑马。”
  “不行。”吉米叉着腰,坚决的阻止道,“你忘了你手臂上还有伤吗?巫医都说了,至少十天不能骑马射箭。”
  “十天太长了。”拓跋冽看了看自己右臂上紧紧缠着的绷带,抱怨道,“我觉得胳膊不疼了。”
  吉米眉头一皱,“别任性,万一伤口又崩开了,留下隐患怎么办?将来上阵打仗,右手使不上劲,有你后悔的时候呢。”
  仆兰侧妃依旧待在自己的寝宫中。老可汗死了,按照传统,她本应该搬离金宫的。比如二王子的母亲卫慕侧妃,就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儿子营帐中住了。
  日期:2018-03-1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