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9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查小欣道:“半天净说我了,还没有问你们去广州干什么呢?”
  陈九江就把自己此行的目的和她说了。查小欣听了,很是惊讶:“我可听这两位叫了你一路的书记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位书记。等你到了广州,先打听着,深圳这面我帮你联系。到时候只管来找我就是了。”
  陈九江闻言大喜,立刻掏出笔,记下了联系方式。查小欣和他聊的投机,把那箱子也搬了过来,就坐在陈九江身边,向他介绍起深圳的种种。
  深圳这些年的发展,真的像坐火箭一样,听在陈九江的耳中,跟那天方夜谭一般。比如查小欣说的,前两天你走一个地方经过,还是荒草丛生,过了几天你再来看,已经是一座座摩天大厦。

  陈九江就说,小欣姐,你说的真不可想象。咱们乡里修个路,都开工十几天了,土方还没填齐呢。
  查小欣就笑他说,你们那个县,我听都没有听过。自然是不能和深圳比的。然后她又摘下陈九江腕上的手表说,这手表是日本产的机芯。等到了深圳,送你一块真正的瑞士表。
  陈九江摆着手说不能要,那瑞士表一块可抵得上一辆车呢。查小欣就哈哈大笑,说他想什么呢?我能送你那么值钱的手表?瑞士手表也不是都那么贵,多是被国内的人炒了起来。
  查小欣笑过又对他说,不如你这书记别干了,跟我去深圳卖手表吧。运气好的话,要不了几年,就能成为百万富翁。

  这话说的三个人怦然心动,尤其是陈向阳,一个劲的问东问西,将手表从生产到销售,都过了一遍。这还不算,差点当场签下卖身的合同,跟查小欣去了。
  到了下一站,火车上再次被挤的满满的。陈九江和查小欣也未能幸免,被挤在了一起。面对着查小欣那成熟性感的身体,陈九江虽然表面装着一本正紧,可是心里早就心猿意马。
  毕竟是初次见面,陈九江不想落下不好的印象,努力的和查小欣保持着空间,不想那查小欣倒是大方的很,主动贴到了陈九江的身上。到了夜里更是依偎在陈九江的怀中呼呼大睡了起来。
  陈九江的手也不自觉的放到了查小欣的腿上,随着火车的颠簸,小心翼翼的移动着。睡梦中的查小欣睁开了妙目,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陈九江尴尬的耸了耸肩,努力的挪出了一点空间,过不了多久那只贼手又落到了她的腿上。

  其实这也不能怪陈九江,谁叫查小欣那双修长饱满的大腿如此的迷人呢。再加上被那紧身的牛仔裤一勒,更显出女人特有的弹性冲击波,直击男人的心神,是谁都会变成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更何况是陈九江这样的色中恶鬼。
  查小欣见眼神没了作用,就伸出手来,将陈九江的手拨了过去。不想拨来拨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手居然十指相连,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查小欣的手,混若无骨,滑腻如玉,还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可比陈九江此前握过的任何一双手都光滑,都舒坦。莫说是温莹莹的手,即便是秋天的手都不如她。或许只有吕潇潇的手才敌得过,可惜的是,陈九江没有摸过。
  这是一次奇怪的牵手——莫名其妙的开始,莫名其妙的相连。谁也说不清这次握手的意义,但是却莫名其妙的握在了一起,没有再分开。
  对于这次牵手,事后陈九江的总结是,任何事情,任何人,如果你真的想掌握她,追求她,只要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再也不放开,一定会获得成功。
  有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过眼睛,就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心灵。但是手,这个最外露的人体器官,有时候,也有着和眼睛一样的功能。就比如现在,通过牵手,陈九江和查小欣就建立了一种微妙的感情。
  整整一夜,陈九江和查小欣都握着手,他们不再说话,而是通过手来传达心里的想法,也许听的懂,也许听不懂,但是他们都很享受这其中的乐趣。

  到了天明,陈九江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下了火车。临分手的时候,查小欣右手比划了一个六,放在耳边,对他说道:“到深圳的时候,不要忘记了给我打电话,我请你们吃海鲜。”
  陈九江满口答应,说到时候一定会去的,少不得叨扰一番。那满心的期待是掩饰不住的,分明想吃的不只是海鲜,还有鲍鱼吧。
  出了火车站,陈九江才真正的理解到,书本上写的接踵摩肩,人头攒动描述的是什么场景。就像到过中国旅游的老外,在电视节目上说的那样,中国给他们最深的印象是人多,无论到哪里,眼前看见的都是一望无际的人潮。
  火车站前就是这样的一幅场景,宽阔的广场上,挤满了各色的行人。有背着麻包刚下火车的乘客,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都是外地务工人员,多是三五一群的站在那里,眼神中露出的茫然和陈九江一样。

  还有一些衣着时髦的年轻,心情愉悦的疏着懒身。一看他们稚嫩的面孔就不难猜出,他们一定是怀着对生活美好憧憬的有志青年,来到了这个号称遍地是机遇,随手捡黄金的地方,来创业了。
  还有一些行色匆匆的人,一脸的严肃,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健步如飞,看他们走路的样子,必然是已经融入这座城市的人们,已经摸清了城市的脉搏,随之震动,随之跳跃。
  三个人在陈向阳的引领下,穿过了川流不息的广场,对面来了一辆公交车,陈向阳急忙拉着他们上了公交车。
  陈九江刚坐下,那车就装满了人,发动了起来。车子开的很慢,三五步就要停一停,比起步行来,快不了多少。借着这机会,陈九江正好可以好好的观察一下这座城市。
  这城市真的繁华,高楼大厦鳞次栉比,颇有点欲与天比高的气势。街上行人如织,个个都似在双脚安了火箭推进器一般,风风火火,各奔前程。尤其那叫不上名的汽车,一个赛过一个的豪华,一个赛过一个帅气,在宽阔的马路上如那过江之鲤,呼啸跳跃,正应了那句词语——车水马龙。

  这样的场景真是不多见的,若是在河西,一个星期跑过的汽车,一只手都抓的过来。即便是新通车的玉河大道,和这一比也变成了门可罗雀。
  高天市是不错的了,比起广州来,也差的太远。这样的差距让陈九江想到了他经常听到的一句话,那就是要差着几十年呢。
  过上几十年也许天云省的省会高天市可能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但是河西乡是不能的,即便是几百年后,河西也成不了广州。除非,首都迁能到那里去了。
  正在陈九江感叹世界发展真快的时候,刘一手坐在那里感叹道:“广州真不愧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更当的起中国对外开放窗口的说法。”
  听了这几句话,陈九江觉得刘一手不愧是走南闯北的江湖人,还是有点见识的,不想接下来的话,让陈九江哭笑不得。
  日期:2018-03-11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